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烟蒂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散文
摘要:嵩山有高无印象,烟蒂有小光穹苍。追忆有小情思大,梦幻有馨花久长 闲暇时,经常想起亲人的音容笑貌和喜乐往事。他们或笑、或怒、或闲、或忙,都悠然清晰地在我面前飘摇。他们有的如以前一样陪我走在去乡间小学的小路上,我们有说有笑,有卖萌的、童真的冲动;有的瘪着的无齿嘴唇,在我哭闹得汹汹时,依然我行我素地不停地翕动,好像我们的哭闹,丝毫不影响她馨香的美梦;有的则在大快朵颐时,豪壮地宣誓“我村我骄傲,谁能耐我何!”喜得我在旁,羡慕地冲他送去赞许的偷瞄。他们都不定时地在我面前浮现。而在众多浮现的亲人的音容笑貌和过往趣事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一个个的烟蒂,它们或星星夜火、或青烟袅袅;或烟香阵阵、或灰飞烟灭。这些烟蒂经常走入我的梦乡。   烟蒂,顾名思义,也就是以前不带滤嘴的烟卷未被抽吸完全的余部,也就村人俗称的“烟屁股”,它们平常也就是被顺手一扔,踏脚一踩,沦落尘埃罢了。可是,我的印象中的烟蒂,却非同一般,它是高贵的象征;它是浓重的回忆,它是永久的回想;它是不老的回忆录。这都是因它们的背后有我祖母的高大形象的存在。   说起烟蒂,就要说起我的祖母;说起我的祖母,就不能不提祖母的家庭和她的兄弟姊妹。我祖母出生于大户人家,有着令人骄傲的身世和背景。她家是离我村六里地的姚家村,她的父亲是远近十里八村闻名的中医脉气医生。她父亲悬壶济世,医德高尚。有诗形容姚老大夫的医术医德:   “一根银针针病癖,药香浓郁医百家。收得百姓千家苦,送满温存疗穹崖。”   他,有了好医德,就有了好名声,于是名贯东西,誉满四野,成为了著名的大先生。慕名求医的络绎不绝,一时间,老姚家门庭若市。财富也如流水一样,向老姚家聚来。祖母与其兄弟姐妹们,生活在蜜罐里,有诗形容如下:   “家有豪房东西厢,挑脊堂屋影壁墙。良田数顷牛数对,银金几囤粮满仓。”   以致什么“海参鱿鱼燕窝汤,甲鱼虫草人参王”都食之无味;什么“绫罗绸缎燕尾裳,飞燕马褂皮甲香”都弃之敝履;什么莺歌燕舞西洋景,打鼓京腔戏厅堂”都耳熟能详;什么“打马东西游四海,遨来南北云穹苍”都苍驹徜徉。在这“不知日月有长短,生计靡靡音芬芳”的岁月里,祖母过着天堂样的生活。不知不觉中,与姐妹们都有了抽烟的习惯,而且烟不离手,令我美丽的祖母又有了另一种风韵。在香烟袅袅中,描画着自己美好的生活,那成堆的烟蒂,或星星闪烁,或青烟袅香成了祖母的生产品(它其实不是真正的烟屁股,也即烟蒂,因为祖母扔掉的是半支烟,有的甚至吸了一口,就扔掉了。)   祖母过着近乎奢侈的生活,在生活的甜蜜中,祖母的姐妹们都嫁给了附近村庄的首富或城里的官员。她的亲哥哥也荣升保长之职。她们可称是官远亨通,富甲一方。祖母的父亲继续他的医侠生活,祖母由于身体的原因待字闺中,直到几年后,方才嫁给了我祖父作填房。   我家也不算很贫穷,有地,有钱,只是没佣人。祖母过来时也算可以(她陪嫁了很多东西,自然香烟之类也少不了),她天生丽质,只是造化弄人,由于疾病原因才下嫁我家,可是又赶上土改,她的亲戚多被化为地主,富农。她大姐夫和唯一的哥哥都被政府判了刑,所有财物和田地都被政府没收。就是这时候,祖母的烟,还是在吸。吸的次数更多,只是烟蒂逐渐有了名符其实的转变,烟蒂的数量逐渐增多。   祖母是个坚强的人,从来未见她哭过。虽在我家没有以前的富足生活,但祖父他们的勤奋,也让生活处于中等水平。在土改后,她的烟仍在抽,只是次数有了减少,此时的烟蒂,倒是成了更加名副其实的烟屁股,更加是真烟蒂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后来的的日子里,祖母已很少抽烟了。只是把别人抽后的余烟,由她把它变成真正的烟蒂。不时见祖母收拾一下后,衔在嘴里,让它发出明灭的荧光,随着烟蒂火光的闪现,一缕缕袅绕的青烟,在祖母面前盘旋,升空,鸟散。而烟蒂的熏香弥散在我的记忆空间里,好似久久盈于鼻庭,长长存于脑海。   每当我看到祖母拾吸别人的烟蒂时(说明一下,她都是拾吸亲人的烟蒂),我都好奇地问祖母:“奶奶,你为啥不买烟吸,而只吸别人的烟屁股呢?”   奶奶总是微微地对我一笑,说:“你奶奶现在不吸烟了,只是见他们吸剩的烟太多,扔掉太可惜了。我这叫‘简省节约’,我这叫‘废物再利用’,我是‘毛主席的好社员’。”   看着祖母严肃认真的模样。我经常伸出大拇指,给予老太太大大地佩服和赞誉。只是我心内在流泪,在流血,在感叹。多坚强的祖母啊,宁愿吸食别人扔掉的烟蒂,以解决自己的烟瘾问题,也不愿去挥霍钱财购买新的香烟。祖母能够强颜欢笑,和谐人生。那是多么强大的忍耐力和伟大的人格魅力啊。   祖母已去逝二十多年,而至今依然映象清晰地在脑间回旋;那祖母抽吸的个个烟蒂更是熠熠在我的面前发光。 西安羊角风病治疗较好方法荆州哪能治疗羊角风武汉哪家医院羊羔疯效果好长春有治疗癫痫好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