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实力写手选拔赛】田埂上的草_1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406发表时间:2017-11-29 10:01:32    每年一月底二月初,深冬寒春都要回去,赶着过一个春节。颠簸的路晃荡,无聊看着车窗外满目满目青灰色的树,挤挤歪歪的点在闷黄色的山上,时不时一闪而过一两盏暗暗的灰黄色的灯。我把窗口开了一点,风慢慢的飘进来。   我大多数生活在异地,这乡一年来也不到十多天,每每回去也大多是困在家里,最多是到门口看看四周,极少和其他人交流。故乡与我而言是陌生的。   到的时候是傍晚,天上泛起了破碎而蓬乱的云彩,颜色交错下呈现的最美的晚霞。   家里的房子是这几年翻修的,偏居一隅,大门对着村口。大门顶上有个雨盖,几年前重建加上去的,最开始盖的就是它。夏天坐在那下面,很舒服。冬天倒也还好,就是冷了许多。闲来无事搬一张椅子出去坐,是最幸福的。   本来冬末春初,乍寒还暖,在这南方也是绿色片连片。但这乡下不同,地里水稻早已经割了地里什么也没有,田连田,荒荒凉凉,看起来像无边的寂寞的荒原。这唯一的生机也就是田埂边的草了,浑身墨绿低着腰像是要融在地里。看着看着就出了神,坐在椅子上慢慢的就像掉进了一个梦,密密麻麻的草遮挡了视线,一片暗绿带着落日的彩,跌落在荒原。   这天地间好像只有眼前的泥褐色的田。   不过几日,田埂上的草有些些变得发黄。晚上吃饭的时候,奶奶说我们屋子下面在路边的那家人里的婶婆摔跤了,怕是难熬了。我很少有和他们联系,悲伤是有却不多。恰巧房间对着是村西,隔着几间落败的老屋,往左看去不远处就是祠堂。   晚上睡下,隐隐约约传来祠堂里大人们乱哄哄的议论和断断续续的尖刺的哭声,就像是一个刚刚知晓被困住的孩子,在用尖指甲划破窗户。可能是祠堂里的悲伤传到了空气里,飘向了四周飘向了远方,传到了房间勾起来回忆。两年了,记忆还不能被时间冲刷走,强留在心里的悔恨像是要扎根,在这一个时刻被发酵无限放大。睡在床上,想起曾经看到的一场日出。看到快要融化云层的太阳,初绽光芒,无所依偎。我举起手挡住眼睛以期待脑袋不要乱想,放我今晚安稳进入睡乡。   乡村不是冷漠的,却是孤寂的,越是孤寂你慢慢的就会变得沉默无言。夜晚是骇人的,四周只有狗吠声围着你,没有一点光亮的影子。越是深夜露越重,人如果睡不下就会越来越冷,冥冥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今晚的房子还有一圈圈哭喊声,窗户外面灰蒙蒙的世界,再怎么努力睁眼也看不清外面。漫长的夜晚只有把自己抛到床上,才能避开无尽的悲伤,只有编织美好的梦,才能有第二天起来的勇气。   我喜欢门口看到的一切,即使是现在冬末的荒凉也不能削减一点点心悦。我喜欢田野里宽阔的地,像一个天空,天空里自由的万物。我喜欢这一场景色,闭上眼睛张开双手就能飞,只是现在有些慌凉。   田野多了些水,像是白白的泡发的面团裹上一层褐色的尘,边上的草倒是很茂密,弯腰贴着地。祠堂里又传来了唢呐声,地里的水被荡起一圈圈涟漪,像白纱,折出波浪纹的叠痕。声音一直向到傍晚,像是累了就停了,风起了,刮了树上很多叶子下来。几片叶子仿佛毫不以落地为意,在浑浊的田里飘飞,弄乱一池水,赫赫在台上的舞女,清冷而且傲慢,如蔑视人们的不惜时光。边上的草抵住一片,风过它就跟着走了,毫不留恋。   我远远的看过祠堂里的斋事,棺木放在正中间,四周还雕刻了一幅猩红色的画,堂下跪着几个人,低着头,双手交叉放在前面,不时抹眼,白白儿童癫痫除了治疗还应该注意什么的上衣里露出不同的颜色的内领。红的火红,青的靛青,绿的碧绿,交错晃过眼竟然会生出几分生机。   等到离开荆门治癫痫选择哪家医院好的时候又再次看了一眼门口外的田,水上的叶子已经飞到了树下,枯黄腐朽,烂了一半。我的眼忽然又看到那天一闪而过的白色上衣上不同颜色的领。好像阳光打下来也没有那长春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怎么办呢?么刺眼,宽广的原野印下了一片蓝色的云,开了一朵花。   ——土褐色的地边,埂上有草。   几个月后奶奶打电话来又提起此事,那家人过半个月办喜事请我们喝酒。恍惚觉得那晚听到的声音不真实,田野和棺木重叠在眼前,像两条线互相覆盖,交错得延绵下去,一直伸到看不到边的未来。烂了一半的叶,发黄的草掺和着堂下的人,像是一幅画,画着蓬松的云略过天空。   ——结束,是下一段旅程的开始。黄草会有下一个春天,一个结束不是没有下一个开始。   祠堂里的墨褐和田野的土褐,我分不清是结束还是开始。   那家人的故事像是重新开始了。 共 1674 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