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空巢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收拾好卫生,老杨就牵着团圆出门了,“团圆”是他给小狗起的名字。小区里比往常热闹了许多,多了好多年轻人和小孩子。老伙计们身边被子孙围着,脚边再没有狗狗的身影。   “老杨,干什么去,孩子们还没回来吗?”   “老杨可是教子有方,孩子们一个个真有出息!”   “那是,老杨也是书香世家,听说祖上出了很多大学问家!”   老杨一边和大家打着招呼,一边笑着回应着。他喜欢听这些,老了老了,属于自己的时代过去了,再没有什么东西比儿女有出息更让他骄傲的了。“有出息”这仨个普普通通,乡土味很浓的字,在这块土地上所代表的含义和重量,是其它文字无法比拟的。老杨喜欢这仨字,喜欢别人用这仨个字来夸奖他的孩子们。   排骨大儿子爱吃、大虾二儿子爱吃、牛肉三儿子爱吃……连儿媳妇儿和女婿,孙子儿孙女儿外孙儿爱吃的,老杨买了好多。拎不动,走一会歇一会,满头是汗,老杨还是乐呵呵的。脚边的团圆今天却是蔫头耷脑的,失去了往日的活泼。今天一个小伙计也没见到,街上全是人,它孤单了。   回到家,老杨开始煎炒烹炸,还没到中午,菜就已经摆满了一大桌子,碗筷摆好了、酒倒好了、饭盛好了。他坐在桌边,一会看看时钟、一会看看桌子上安静的手机,耳朵还注意听着楼道里的声音。时钟到十二点了,还没有动静,老杨把门打开,就那么敞开着,邻居老赵家里传来一阵阵的笑声,让他心烦意乱。时钟静静地走着,不急不徐、不紧不慢的,老杨开始焦着,在地上来回地走,一趟趟地,他无数次拿起手机,犹豫再犹豫,还是放下了,儿女们忙,他怕打扰他们,也许这时,他们正在忙着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   “叮呤……”老杨一把抓起手机,摁下了接听键。   “爸,市委张书记来了,正在视察,我今天不能回去了。”   放下大儿子的电话,老杨默默地坐回到凳子上。   “叮呤……”   “爸,节日快乐!我今天工作忙,不能回去了……”   这是二儿子的!   “叮呤……”   这是三儿子的!   ……   唉,都忙,忙点好。   老杨慢慢地走到书桌旁,从抽屉里拿出一大本影集出来,影集的边角已经磨坏了,起了毛边。坐到沙发上,拿出老花镜仔细地擦着,直到擦得锃亮,才仔细戴好。翻开第一页,那是一张全家福,唯一的一张。那年大儿子考上了大学,一家人高兴坏了,去照相馆照了这一张。自己和老伴坐着,五个儿女站在身后,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这张是二儿子五岁时照的,他从小体弱多病,瘦瘦小小的,让人担心。   这张是三儿子十六岁时照的,他那时刚做了胃切除手术,脸色苍白,不知道现在好些了没有?   ……   一张张照片记录着儿女们的过去,记录着一家人的喜怒哀乐。这张是老伴的照片,那时她还很年轻,自己还是个穷小子,两个人相濡以沫,几十年来,她为自己、为孩子们、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日子刚好些,她就走了。老杨用手摸挲着照片上的老伴,轻轻地,好像生怕自己粗糙的手指弄疼她细嫩的皮肤。   用手背抹干眼角的泪,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还有那一桌子早已凉透的菜,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胸口有些痛,他站起来想去吃药,刚拿起药,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稀里哗啦,药洒了一地。   团圆疯了一般跑过来,一边用爪子拔拉着他的手,一边“汪汪……”地叫着,看他没有一点反应,团圆又从门缝窜了出去,疯狂地挠着邻居老赵的门。   老杨走了,静静地趴在地上,身下是那本已经磨坏了边角的影集,手边是一粒已经抓在手里,却没能放进嘴里的药,身边是呜呜哭着的团圆,和一桌子丰盛的,没有一点热乎气的菜。   黑龙江癫痫那个医院好武汉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河南有没有治疗羊癫疯的医院湖北能治愈颞叶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