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鹿缘情仇民间故事1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感人的话

明英宗天顺年间,会宁铁木山下,有个叫田望成的青年樵夫。一天他正在山上砍柴,忽然一只梅花小鹿从眼前跑过,他立即张弓搭箭,“嗖”地一箭飞向小鹿——箭射在了小鹿的一只后腿上,但受伤的小鹿却带箭跛着后腿仍在不停地向前奔跑。

“嗬,煮熟的鸭子,我岂能让你飞了?”田望成跟在小鹿后面紧追不舍,当他一口气追到山下的关川河边上时,看到一个貌美如仙的姑娘将“呦呦”哀鸣的小鹿揽在怀里,用纤纤玉手拔出它后腿上的箭镞,正用她那樱桃小口一点点舔着小鹿的腿伤。

“咦!”田望成被姑娘人美心肠好的行为感动,便躬下身子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刀伤药缚在小鹿腿上,并帮着姑娘给小鹿聚精会神地进行包扎。

“哈哈!猫哭耗子假慈悲,这唱的是哪出戏啊?”身后忽然传来嘻笑声,田望成回头一看,本地豪强大户李功的独生儿子李广利带着一帮子家丁,站在他们身后。

“呦——呦——”小鹿一见这几个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又哀鸣起来。

“哎,公子!这不是你射中的那只小鹿吗?我们满山遍野找不见它了,没想到它近在眼前啊!”一个“大金牙”家丁撇嘴说道。

田望成一看这家丁耍赖讹诈,气得脸红脖子粗地和其争辩:“这鹿明明是我射的,怎么能是你家公子射的呢?”

“公子射的!就是公子射的嘛!”几个家丁胡搅蛮缠和田望成吵着吵着竟动手打了起来。家丁人多势众,眼看田望成就要吃亏,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姑娘发话了:“各位听我一言,无论这小鹿是你们谁射中的,我们把它放生了好吗?”

李广利本来被这姑娘的风姿迷住了,一到这儿他就想着如何套近乎占姑娘的便宜,一听姑娘犹如莺啼妙啭的声音,整个人都酥了!他连忙讨好地说:“行!行!看在姑娘的面子上,就放了它!请问姑娘尊姓大名,家住何方啊?”

“谢谢李公子!”这姑娘向李广利深施一礼,说她叫陆鸣翠,就住在铁木山顶。大家顺着姑娘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铁木山顶一排茅屋里正隐隐飘着袅袅炊烟呢。

“改日再会!”李广利竟礼貌地向鸣翠姑娘抱拳招了招手,然后带着家丁走了。田望成愣愣地傻站着,心说,今日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李广利这家伙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李广利就让几个家丁抬着聘礼上山聘鸣翠姑娘来了。可他们访遍了铁木山山顶几个村落,不但找不见陆鸣翠家,就连姓陆的人家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李广利不相信,他将家丁大骂了一通,又亲自带人在铁木山顶转悠访寻了好几日,仍是没找见。“还真是活见鬼了!”李广利心里始终放不下陆鸣翠姑娘,他狠声狠气地对几个家丁说,即便是狐仙鹿精,也要给老子找见!

“公子,那天田望成不是和鸣翠姑娘在一起吗?到田望成家里问一问,不是一切清楚了吗?”“大金牙”一语惊醒了梦中人,李广利马上一拍大腿说,对!对对!便立即吆喝着一帮子家丁来到山下找田望成。

田望成左一个不知道,右一个不晓得,还真让李广利无可奈何!他咬了咬牙,给田望成撂下一锭银子,说:“这下你该说了吧。”可田望成手一推银子,头还是摇成了拨浪鼓。

“嘿!真是活见鬼了,一个穷樵夫竟不爱银子?”李广利见癫痫病早期症状问不出什么,气呼呼地一甩手,带着家丁悻悻地走了。

李广利走后,田望成心里也纳闷。那天,陆姑娘临别时,给他也说住在铁木山顶,怎么李广利他们就找不见呢?

不料第三天,会宁县衙几个衙役竟来到铁木山下,不由分说就锁拿了田望成。

“说!你是如何拐走李广利的未婚妻陆鸣翠的?陆鸣翠现在何处?”会宁县知县侯桐一拍惊堂木,睁着牛铃眼,一连声发问。

田望成愣愣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大老爷,我真的不知道啊!”他几乎哭出了声。

“不用大刑,量你不招,来人啊!”侯桐一声令下,众衙役“嗷嗷”喊着堂威,一番“老虎杠子”的酷刑,田望成昏死了过去……

这夜,在黑漆漆的牢房里,田望成从昏睡中醒过神来,发现一个女子在用嘴吮吸着他的伤口。说来也奇,凡是这女子吮吸过的伤处,一丝凉嗖嗖的感觉之后他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田郎,让你受苦了!”这女子见他悠悠醒转过来,便哽咽着叹息。

田望成听出这是陆鸣翠的声音。这时的田望成在牢房里见到陆姑娘说不上是喜还是悲了。

陆鸣翠幽幽地对他说,侯知县收了李广利的贿赂银,不得不替李广利办事了。明日你就带他们到铁木山山顶,到时就能见到我了。

“你……”田望成一头雾水,他刚要问,陆姑娘却倏忽间不见了踪影。他揉了揉眼睛,浑身舒服没有一点疼痛感,不像是在梦里呀!他叹着气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就按陆姑娘说的办吧。

第二天下午,田望成带着李广利和县衙衙役来到铁木山顶时,果然看见陆鸣翠仍旧怀抱着那只小鹿悠闲地坐在茅草屋前。

“哈哈!她真的在这儿啊!”李广利一看见陆鸣翠,眼睛里放出了亮光,口水也止不住流了下来。

“让李广利一个人进屋来,我有话要单独和他说说。”陆鸣翠声音柔柔的。

李广利一愣怔,嘴一吸溜,他害怕陆鸣翠使什么诡计。可又一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能有什么诡计呢?于是,他带上一把宝剑,悄声向“大金牙”吩咐了两句,就迈步走进了茅草屋。

“李公子,坐。”“陆小姐坐。”

门外的衙役、家丁听见他们两人的寒暄相当客气,原来紧张的神经立刻松弛了下来。

“李公子,我什么时候变成你的未婚妻了?你找见找不见我,又和田望成有什么关系呢?”门外的人听见陆鸣翠的口气虽有些冲,但声音仍是柔柔的。

“哎呦,我的小美人!这还不是太想你的缘故吗?”

“哈哈哈……”众衙役、家丁听见李广利如此说,都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忽然,屋子里传出李广利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让大家的笑声顿时凝固在了脸上!

“大金牙”第一个冲进屋子里一看,不由吓得惊叫起来:“不得了啦……”原来李广利七窍流血,瘫在了地上!屋子里却没有陆姑娘的踪影!

“公子!公子!”大金牙喊叫着扑向了李广利。

忽然,“哗啦”一声响,整个茅屋开始塌陷,地下竟然裂开一口深不见底的洞穴,“大金牙”连喊都没喊得出来就和李广利的尸体一起落进了深洞……

当跟随李广利上山的家丁惊悸地将这惊恐的一幕告诉李功后,他急得竟一下子背过气去了!醒过神来后,李功亲自跑到铁木山顶,查看了一下黑黝黝深不见底的洞穴:“肯定有妖孽在作祟!”李功心里盘算着要请能人降妖捉怪,替他儿子报仇!

不久,李功从崆峒山请来一个叫智能的道士,这道士手里拿着个五色旗子在铁木山顶的洞口上绕来绕去一大阵,然后掐指一算,煞有介事地说:“是鹿精在做怪!”

“啊!鹿精?”大家立马想到了受伤的小鹿和陆鸣翠姑娘,难道她是鹿精啊!

智能道士拿出广成子留在崆峒山的祭天印,坐在铁木山顶洞穴旁开始做法捉妖了!智能做法到第三天时,洞里冒出浓浓的一股青雾,他估计鹿精已经被他的大法治住了,便起身爬到洞口上,用自己的“法眼”想看一看鹿精幻化的情景。

“啊——”智能忽然大叫起来,大家一看,洞中竟射出一支利箭,一下子竟射瞎了智能的右眼!

“这洞里的鹿精,道行极深,只有用人血祭旗,才能杀死它!否则,它一旦不死,还会幻化成人形,祸害百姓的!”智能道士用手捂着伤眼,对县令侯桐说。

“这……”侯桐犯难了。眼下不是秋天,还没有被问斩的犯人,怎么有人血祭旗呢?

平顶山治疗癫痫比较专业的医院有哪些时,李功竟“嘿嘿”笑着凑上前来建议说,现如今县衙牢房里不是关押着一个浑身充满妖气的田望成吗?为什么不用他祭旗而“救”苍生呢?

侯桐心头一震。人命关天,他实难决断。智能道士又在旁吹风打气说,他看过田望成了,确实一身鹿妖之气,已经不可救药了,还不如祭旗算了!

田望成五花大绑被押到了铁木山顶。他不由对天长叹:“天啊!我只是好心放了一只受伤的小鹿,难道好心就没有好报吗?”说完竟泪雨滂沱。

智能道士手握宝剑,口中念念有词,做了一阵法事后,他刚喊了声“祭旗——”忽然天空中一声炸雷,顿时雷鸣电闪,暴雨倾盆而下!此时,站在山顶一棵老槐树旁的李功竟被一声炸雷当场劈死!智能道士也被天空冷不丁落下的一颗大冰雹砸瞎了另一只左眼!其他衙役、李功带上山的家丁也被突如其来的冰雹砸得晕头转向,伤痕累累……

“老天睁眼,下得好……”田望成高兴地手舞足蹈,忽然,他眼前一黑,身子竟猛地一下跌进了深洞,不过,下坠中他懵懵懂懂感觉到被什么东西托住了……

“田郎啊!我并不是什么鹿精,我本是代宗皇帝的女儿,我的伯父英宗复辟即位后,下令斩草除根,派宫中锦衣卫来杀我,我的师父、江湖奇人崆尼师太从皇宫中救出我后,便带着我隐居在这西北

大山上,习武养鹿,本想远离尘世,谁想到还是无法让人心静……”陆姑娘叹着气向田望成讲着她的身世……

一天夜里,会宁县衙值班的衙役,忽然看癫痫病发作时怎么治疗才好到两个青衣夜行人飞进了县衙,一会儿工夫,知县侯桐的脑袋竟被其中的一人丢在了大堂之上:“做官贪赃枉法,这就是下场……”

“啊——”衙役们惊得一缩舌头:他们没料到,说话之人竟是田望成!惊愣之后的衙役们,意识到侯知县被田望成杀了,赶紧吼喊着上前捉拿。可这时,衙役们看见陆鸣翠一只手拉着田望成,一只手抱着那只小鹿,穿屋越脊,一下子飞得不见了踪影……

陆鸣翠是鹿精,其本事不是人力所及,吃过亏的衙役们深信不疑。可田望成一个凡夫俗子,怎白城市儿童医院癫痫科挂号么和鹿精搅和在了一起,他们始终无法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