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摸摸女人手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无破坏:无 阅读:2844发表时间:2015-04-30 13:17:40    在一个由天南海北来自不同地区的人组成的旅游团中,其中有一个西部大男孩,正处于歌德描述的“谁家男子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阶段,特别愿意接触年轻的女性,“彼美叔姬,可与晤语”,帮助拍个照、拎个包、买瓶纯净水,鞍前马后,极尽殷勤。但萍水相逢,众目睽睽之下,也无法再前进一步有任何肌肤之亲了。   在乘船去景点的路途中,大家没什么事儿干,我的一个同事就把我出卖了:“你们不知道吧,运涛在《周易》方面挺有造诣,还是周易研究会的负责人呢。呆着没事,让他给你们看一看手相,很多女同志都特别信服,说算的挺准。”别人听后发愣的功夫,西部大男孩先凑了过来,把手一伸,“你先给我仔细看一看,我还从来没有让人看过呢。”尽管我说是消遣游戏,不必较真,他还是听得很认真,刨根问底,我说纤长的手性慈而好施,他就问厚短的怎样;我说身小而手大者有福,他就问身大而手小者如何;我说掌长而厚者贵,他就问掌短而薄者怎样;我说掌红如血者荣贵,他就问掌为青、黄、白、黑色的怎样;我说指纹细如乱丝的人聪明美禄,他就问指纹粗的怎样;我说绕腕三纹以上是翰苑之贵,他就问一纹、两纹或无纹的怎样……我说,“你知道自己怎样不就行了么,何必问与你无关的呢?”他说见我确实有研究,幸会高人,机遇难得,要拜我为师。我看他不象诚心拜师的样子,神色中透着自以为诡计得逞的古怪表情,我说:“不敢收你为弟子,多说几句却不妨。”耐心给他讲了一些看手相的知识。我推说差不多,不必再看时,他又叫来他同伴的一个男子让我继续看。   我给他同伴看时,他迫不及待地坐在全团中最靓的那位“芙蓉面色柳眉长,一点红唇真俏丽”的“湘妹子”跟前,说:“大师教了我几招,他正给别人看,我来给你看,挺准的。”不等“湘妹子”表示然否,他已捧起她白玉般的小手,攥在自己手里端详起来了,着眼点也不在纹理,摩挲了一会儿温润的掌心,说几句分析,又轻抚细嫩的手背,看个仔细,也不忘握住玉腕查一查纹线。那神态,不象是看手相的,倒象是交换结婚戒指。脸上掩盖不住意外收获又不免有些尴尬的笑容,现学现卖,多少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之后又让我给“湘妹子”重新用专业的眼光看一看,他自己沉浸在一种陶醉状态中,好半天不与别人搭话,象小说《教父》中的迈克尔.科利奥尼被西西里人所说的“雷电”击中了,虽然没有更深入的发展,但手与手的抚摩,足以使一个传统的未婚大男孩福至心灵、神魂颠倒了。   我见过有一些职业算卦的,身边的妻子就是通过看手相成就的姻缘,这些女人,也逢人便说自己的男人手哈尔滨看癫痫的医院哪家更有用?相看得准,我是不全信的,这些女子跟了看手相的男人,未必是因为手相看得准,而是看中了这样的男人有看手相的技术可以赚钱谋生,所以才以身相许。她们自己往往是不去工作南昌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的了,除了给男人当助手。   当初有人知道我会看手相而上门来找时,也有一些“美眉”,隔三差五就来看,我说凡人受命,在父母施气之时,已得吉凶矣,刚刚看过,这么短的时间,手的纹理又不会变化出新情况,不必再看,她们总是借口没记住,让再看一次。其实,后来我才明白,她们并不在乎手相,所以也无所谓记不记住,她们在乎的是想让我给看手相,说经我触摸过手之后,就象打了预防针,不再多灾多难、倒霉或失败,其实我只是使她们调整到一种积极进取的心态,与摸手无关。正如今天这个西部大男孩,也不是想学手相,他是想通过手相给他创造一个摸“湘妹子”纤手的正当理由。   我曾到底怎么治疗癫痫好有过许多自称“弟子”的男男女女,跟我学周易(不一定限于手相),通过这门技术,也摸过异性的手。但当摸到中意的那人手之后,“携手相将”组建起小家庭,也就不再摸别的女人了,甚至于到现在手生荆棘,连手相是怎么看的都忘个一干二净。   他们跟我学过手相,也被人尊称过“先生”,当他们遇到不想摸的手,或诚心看相不想只被人摸手的,又推给了我。这些人因为已经管我的“弟子”叫过“先生”,称呼我就只能在“先生南宁癫痫病去哪治好”之前再加上一个“老”字,成了“老先生”。“老先生”再摸手岂不太“小儿科”太轻佻,为区别起见,“老先生”讲周易的元亨利贞、吉凶悔吝。有种被供在神龛中的感觉,倒不如“弟子”们有摸着女人手的“艳福”了。   共 16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