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心音】无形的锁链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句子大全
1   倩儿宁可一直糊涂下去。清醒的时候,她心里的纠结就像身上的毒瘤,让她痛疼得难以忍受。她只能尽量不去触碰它们,也不想把自己像船一样搁浅在沙滩上,无奈地,无望地看着茫茫大海,看着空旷的天空。   她不止一次地呼唤着亮亮这个名字,也不止一次看着他的衣服,看着他留在花瓶里的玫瑰——那束塑料玫瑰,一直这样开着,一直这样鲜艳,鲜红,鲜红得就像滴血红阳,让倩儿心痛、心碎。有时,她甚至不想看屋子里的陈设,不愿看屋里亮晶晶的镜子,还有那些带笑的灯光,觉得灯光一亮,用亮字组建起来的人就会笑着出现在她的面前。对于亮,她特别敏感,敏感得像自己的皮肤,碰见月季就起疙瘩,既痛又痒。   她不知为何对月季过敏,也不知月季花里含有什么?放出来的芬香里有什么元素。反正,她从小就对月季这么敏感。她没有去研究过这种花,也没有去认真看过那东西。因为过敏,远远地看见它,就像遇到煞星一般绕道而行,甚至,在空气里闻到月季花的味道就赶紧远远地,匆匆而过。   她一个人不想吃,也不想喝,什么都不想干,默默地看着夕阳从窗户走进来,在地上肆意张扬,就像亮亮在一样,一会跳跃着扑上来将自己抱住,还没亲够就将自己扔上床,笑着看那张富有弹力的床,将自己的身体一起一伏。尔后,忽然又飞也似的扑来,像一只饥饿的狼。   她喜欢看他饿狼一样的眼神,以及血腥的表情,更喜欢看他痴情地,带有女人一样的温柔和缠绵,以及女人一样的细心。但是,狼迹出现后,就像晴天里的霹雳,一会就会变换一种样子,变换一种姿态。她觉得,男人就应该这样,上战场就要有狼的气势,要有狼的雄风,叱咤风云,不管环境有多么地恶劣,猎物多么地狡猾。   夕阳一点一点地再回收自己那无哈尔滨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望的目光,将自己凸起的那只角像刀子一样插在柜子的镜面上,镜子好像要破了似的,咧开大嘴叫喊着跑到墙壁上,墙壁也感觉到了痛,就通过雪白的肌肤,传导着暗红色的光来。倩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心里说;“他不会来了!”   已经两天了,他的影子开始模糊,开始遥远,好像他在一个很远很远地方,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个虚幻的影子。尽管如此,她还是在心里呼唤着:“亮亮,你快来,再不来我就会死,会想死,会无聊死,会寂寞死,会变成空气,轻轻地飘出窗外,随夕阳西下。”   她不应该在这样的年纪,就糊里糊涂贪恋上一个成熟的,有家的男人,更不应该把自己的青春年华置于泥潭中,切越陷越深,深得不能自拔,陷得快要窒息的地步。然而,在她的心里,亮亮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最有事业心,有情有意的男人,哪个女孩碰上这样的男人,会不去疯狂的爱?会不将自己的一切托福给他?若有那个女孩不相信,她绝对会将亮亮领到她的面前,交给她,让她品尝一下,就像一瓣西瓜,只有尝到了才觉得有多么地甜,有多么地可口。   她觉得亮亮是西瓜,是芒果,是皮上带有好多尖的火龙果,自从遇到他,自己在这样一个极其丰富的水果面前,还求什么?还需要什么?他身体就像一只大麻袋,内容什么都有,只要你需要,他就会毫不含糊为你掏出来。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幸福地就像自己拥有了整个地球。她看看这房子,这陈设,都是按照亮亮的需要设计装修,自己也喜欢这种格调,这种风格,从小就爱雪,爱洁白,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是白的,透出淡淡地白光来,就是阴天,也泛着白光。   有时候,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和亮亮相处的几个月里,房子里的装修设计都是亮亮揣度她的内心,成了以后倩儿一看很满意,亮亮也会心地笑了。   这套房子本来是亮亮给父母买的,因为父母不想离开家,就一直闲放着,和倩儿有了关系,就尽快地将房子装好,变成她们的爱巢。   倩儿很怕光,也怕亮的东西,看见这些东西就认为,它们在挑衅,在嘲笑她:“你以为自己是漂亮的女孩,却连个亮亮都吸引不来。”   为什么自安徽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己怕亮?就是想他的时候,没有他的时候,自己才怕亮,有亮就会想起他,就会失神地望着楼下大门和大门外的阴森马路。   有一次,倩儿感觉他来了,听见汽车的马达声,在窗子看了几次,都没有他的汽车,从颜色上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汽车是那么地有色彩,洁白地像一张什么都没有写上去的纸,等着自己去填写。如果自己坐进去,这张纸上就有了一个小小地感叹号,或者写上“象牙塔里的故事!”她不知道这个小小的象牙塔是搭建在高山上,还是在盆地里,自己暂时没有办法识别,也不可能尽快地去识别,只是和他心有灵犀。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看遍山水不识云的时候,熟悉的脚步声,钥匙开门声像一串美妙的音乐,回荡在自己的耳际,她赶紧将自己藏在门后,悄悄地听着他打开门走了进去,叫着:“倩儿,倩儿。”   看她不在家,他一边走一边寻找,自言自语道:“哪儿去了?平常她不会出去的呀?每次走都会给我说的,这是怎么了?”   她偷偷跟他捉起迷藏,看他走进这房间,自己就去那个房间,看着亮亮那失魂落魄的表情,独自偷笑。她就想看看他爱自己倒底有多深,来到这里,看不到她是个什么样子?作为女人已经体会了一个人的寂寞,一个人的寥落,以及一个人的期盼岁月。   亮亮无力地坐在沙发上,用手搓搓脸,拿起另外一个手机,在打电话。   倩儿的电话响了,声音大的出奇,亮亮像受到惊吓一样跳了起来,听到卧室里倩儿的电话,几步走进去看,一边自言到;“怎么连手机都没带?难道有什么急事?”   亮亮一脸惶恐地走进卧室,倩儿笑着站在门后,看他拿起自己的手机再翻。   倩儿忽然从门后扑出来,带着泪花一下子抱住了亮亮的头,几乎带着哭腔说;“亮亮,我爱你,我爱你,永远地爱你,看到你惶恐的神色,我的心碎了,我在这里,我不该这么捉弄你!不该这样!”   亮亮一下子站了起来,闪着泪花说;“你在家,在家就好,我怕你不打招呼走了,再也见不到你,没有你的日子我不知怎么生活,你是我的全部,你是我身上的细泡,血小板,没有你,我要是有点擦伤,就会流血不止而死。”   “亮亮,我们不会分开的,你我的心早都长在一块了,哪个人留一半心能够活?人都说心心相印,依我看,两个人只有一颗心就足够了,你痛我就痛,你饿我也饿,你瞌睡我就瞌睡,这才是爱,把两个爱化成一个爱,这才是爱的晶体,爱的升华,爱的全部。”   亮亮紧紧地抱着倩儿,她妩媚地看着亮亮,感觉世界在一瞬间灰飞烟灭了,宇宙也没有了,只有卧室那么大,整个宇宙只有两个人,就是自己和亮亮。她感觉亮亮将她抱起在地上旋转,旋转,像长翅膀的鸟,在空中飞翔,飞翔......   她看过十几次楼下的大门,也看了那绿茵布满的马路,今天是不是又换车?一个人偷偷地来?时间的摆钟一下一下地敲打着她的心,不安的心和焦躁涌起的、像豆腐锅上的浮游,一层层地结集,看上去快要成为豆腐,就是没有卤水。   他这两天好吗?在干什么?老婆是不是又和他闹了,闹得程度大还是小?可怜的亮亮,心爱的亮亮,怎么能叫他一个人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承担那么多的债?自己很想帮他,很想让他从苦海里出来,却没有更好的办法,无论自己怎么想,对他怎么说,他都觉得不可行。除非自己死了,或者她死了,将会成全一个美满的家。         2   太阳走了,彻底消失在天边。窗外的天幕张牙舞爪地将黑暗四散开来,她又一次来到窗前,看见夜幕下的城市,是那么地神秘而美丽,一对对情侣挽着胳膊轻轻地在马路上行走,飘逸的裙子,情意绵绵的依偎,她叹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远方。   华灯初上的街道上,林立的楼房,楼房与楼房之间的马路显得那样的窄小,看上去似乎窄得自己走过去都要侧身而行,梧桐树上的叶子泛着黄色,不注意就会有一颗叶儿飘下来,落在行人的肩上。人渐渐地多了起来,不知是往回走还是出去,一个个匆匆忙忙,只有那些老头老太太,慢慢悠悠地走着,好像前面的路并不长,也不急于行走。   夜雾升了起来,一下子模糊了倩儿的视线,几乎远处都在雾里,都在莫可名状的虚幻意境里。她看了大半天电视,电视里那些人影有时也会走下来,坐到沙发上,使她感觉到亲切,有的情节使她流泪,使她欢笑,总觉得某个角色是自己在演,是自己在唱。然而,有时让她生气的会将电视关掉,像闭上一扇大门一样。   你说为什么?人会为爱情而死?会为爱情发疯?我会吗?我觉得我会,也不会,如果有一天,亮亮不爱自己了,自己爱死也无用,也就烟消云散的。不,不绝对不会,亮亮是个很痴情很痴情的男人,也是个很有正义感的男人,是个有着一颗善良心的男人,是个很守信用的男人,绝对不会抛弃她,不会像很多男人一样,玩腻了将你甩掉,如同甩掉一只破旧的袜子。   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她知道他不会来了。男人有外遇时,开始欺骗妻子晚上开会,或者有应酬不回家,当妻子发现他的秘密后,他由地上转为地下,开始秘密工作,晚上基本都回来,有时迟点,有时整个白天都守候在他的秘密基地,晚上才回去。这样,亮亮才觉得对得住倩儿,也对得住妻子。   倩儿不想要什么名分,也不想要他多少钱,自己相信爱情,相信真正的爱情下的两个人在一起的甜蜜生活,以及生活里的点滴情趣。她觉得,和亮亮在一起的多半年的时间里,自己活在仙境,活在飘满云朵的人间仙境里,她觉得世外桃源过于老套,天堂过于世俗,只有仙境最美妙,最有诗情画意。她从没有想过自己有套房子,也没想过有亮亮这个帅气的男人,将自己拥入怀中,度过一个个漫长之夜。   从她的以往生活里,就知道一毛钱分开来花,爸爸是教师,每个月工资都是从黑板数字里划分下来的,每个数字是一毛钱,或者是五分,日积月累才将这个家养活。母亲是个火烧火燎的女人,性子急得马都追不上,屋里地里都是一把手,遇大忙天,爸爸总是一次次落伍,母亲数落过后,看到爸爸的脸色,就会出现银铃般的笑声,这笑声从童年到青年,一直在倩儿的耳畔回响。   父亲听到这声音,皱着的眉头会舒展开来,弟弟听到这声音,笑看着妈妈,觉得妈妈是那样的年轻而漂亮。虽说现在农村富了,耕种打碾都是机械,就那场上晒好的麦子,最后一道工序,妈妈总像男人一样,手拿木掀,扬起麦粒。而爸爸像女人一样跪在麦堆上,带着草帽,用扫帚来回地扫麦基。   爸爸是个不紧不慢的老黄牛,在不紧不慢的进程中步步为赢,使我的家从一只小鸡开始,已经逐渐地变成一只小鸭,慢慢地变成鹅。倩儿从童年里就能听到妈妈那匹马的扬蹄声,那声音是多么的清脆,多么地悦耳,只是爸爸这头老黄牛走不动,一直拌合着马的脚步,一急一缓里产生出好多故事,就像一串串洋槐花,洁白地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飘荡在童年的日子里。很多的时候,就听见妈妈说;“我怎么能看上你,遇见你这头牛,半辈子没过上好日子不说,连个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听上去我还跟了一个吃皇粮的,捉国家事的,谁知我可怜得像王宝钏,活得怨得像窦娥。”   爸爸嘿嘿一笑说;“不要再怨了,也不再像王宝钏,以后会有好日子过,我知道你的心高,这叫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是属猪的,在一旁看你这个猴子能蹦多高。”   妈妈狠狠地瞪他一眼,他却笑了,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觉得自己娶了漂亮的媳妇,精心用画笔描绘的一双儿女也漂亮,鼻子眼睛画得像妻子,个头、身材和自己一样,觉得自己慢,笔法独特老道,给家画上烟雨春归图。   他不求富贵,也不求荣华,更不求人,一个人走走想想,用四书五经,孔子的道德经看自己的身影,觉得有点斜,就赶紧校正,紧怕自己走歪了路,用一种及其沉长的,意味深长语言教育子女,常常给妻子说;“子不孝,父之过,妻不严,夫之过。”每每遇到这话,妻子不屑一顾地瞪眼睛,父亲还给自己家大门上写着《耕读传家》的字样。         3      父亲是个典型的,很顽固的、很教条的固守人物,只是他的知识渊博,不论是墙上的字,房梁上的字,临近的几个村子里随处可见。碑文,祭文以及有些诉状,都出自父亲之手,在文字的王国里,他是个佼佼者,在生活里,他是一根筋,从不转动一下,就连有些人送一瓶酒,或者一条烟,他都觉得亵渎了自己的神灵,自己的清高,硬愿饿着肚子,都不去祈求一只馒头。人都说父亲是个好人,极好极好的人,不但人品好,也有事业心,从一个中学教师到教导主任,几乎是走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快五十的人才走上领导岗位,不过荣誉证书覆盖了箱底,有好几寸厚,还有奖状,房子里的墙壁上随处可见。小时候倩儿觉得满世界都是,自从自己睁开眼睛,就像满天的星星一样布满整个房子,母亲看着偷笑着。   弟弟在父亲的熏陶下,从一年级开始,一直到初中,几乎全是第一名,第二名都是很偶然很偶然的情况,只是自己和母亲一样,脾气随父亲,不温不火,学习不好,怎么都学不进去,前边学后便忘记,背诵一篇课文要被其他人多费好几个小时,总是背不过,没有办法,初中毕业后,勉强地上了卫校,学的是护士专业。 共 67616 字 15 页 首页1234...15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