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梧桐】亲亲我的宝贝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科幻游戏
李群和杨柳是大学同学,杨柳的家在遥远的南方,为了爱情,定居到这个陌生的北方城市。单位很好,人人向往的铁饭碗,一个在市组织部,一个在纪委,郎才女貌,事业顺利,是众人羡慕的一对。美中不足,结婚八年了没有孩子,时髦一词丁克一族,但个中的内情让李群难以启齿。    李群先天性无精,他不明白这个难以启齿的怪名词竟会出现在自己这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汉身上,夫妻俩借旅游的名义去了很多著名医院治疗也毫无起色。远在县城居住的父母急着抱孙子,几乎每天一个电话询问情况,他担心父母知道实情伤心,几度搪塞, 妈妈生气了,以为是儿媳的原因,迁怪于杨柳,杨柳有苦难诉,闷闷不乐。李群愧对妻子,几次商量要个试管婴儿, 杨柳不同意:不行,想到一个陌生的孩子在我的体内成长,我受不了,与其委曲求全我宁可终生不做妈妈。 妻子斩钉截铁地拒绝,李群自觉理亏,夹在妻子和父母之间左右为难,最后商定,有机会抱养一个,但必须是在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李群不想暴露自己的隐私。   今天是周末,气温适宜,两个人很晚才起床,李群煮好早餐,正准备吃饭,手机铃响了,杨柳知道是婆婆打来的,每周这个时间电话总是准时响起。   “妈,吃了吗?”   “吃不下,被你们气饱了。”   "妈,您老可千万不要生气,和爸保重身体。”   “杨柳在你旁边吗?”   看来母子俩又有什么悄悄话要说, 李群刚想说在,杨柳摆摆手,凑到手机边,他急忙改口:“没,随领导下乡了。”   “这就好,给妈说实话,你们没孩子是不是她的原因,如果是就离婚吧,不能因为她让李家绝后。”   杨柳瞪了老公一眼,狠狠地在他额头戳了一指头。   李群没料到妈妈这么说,他握住杨柳的手,:“妈,你说什么呢?离婚至于吗?”他担心妈妈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匆忙挂了电话。   美好的一天刚开始就被婆婆的电话破坏了,杨柳不高兴地说:“离婚吧,要么就和妈实话实说,我再也不想背黑锅。”   “不能离婚,也不能坦白,如果妈知道真相非急疯不可。”   杨柳心烦意乱,饭也不吃,开门走了。      杨柳走下楼,一股清凉扑面而来,温和的风儿吹到脸上,轻轻地,柔柔的,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心中的郁闷畅通了不少。这是一个花园式小区,住的大多是市政单位的人,因是周末,散步的人很多。她心情不好,便避开行人走出小区,拐上一条寂静的马路。   路上静悄悄的,两旁的法国梧桐换着绿装,让你感觉季节的悄然变化,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她的心情好了些。婆婆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离婚”二字是那么刺耳。李群孝顺,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的病情,,她为了老公默默地忍受公婆的误解有几次,婆婆的话语她受不了。“离婚。”当看见丈夫乞求的目光,想到十几年的感情,话到嘴边又生生地咽了下去。   生活啊,为什么总会有残缺?她常常感慨。   她和李群一见倾心,当年她是文学院公认的校花,才貌双全;李群是优秀班干部,潇洒威武,十足的男子汉,是众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第一次相遇,彼此的眼里就再也没有第二人,大学毕业的时候,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爱情随着毕业劳燕分飞,而是顺利收获,她不顾父母强烈得反对随着李群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第二年两人顺利的考取公务员,进入到市府大院工作。刚开始为了事业不想要孩子,等到想要孩子的时候才知道李群的状况,他们着急,经过多方医治也没有效果,两个人渐渐绝望了。晚饭后散步,每当看见孩子牵着爸爸妈妈的手,或撒娇,或哭闹,那天真的童声如同天籁,让夫妻俩暗自唏嘘,羡慕不已,真想把孩子抱在自己怀里,好好地亲一亲。   真的离婚吗?   静心自问,对孩子的期盼真的胜于感情?   她默默地走着。      “救救我,姐姐........”一个微弱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把她从沉思中唤醒,她循声看去,前边不远处,一个穿环卫服的年轻女人躺在地上正向她无力地招手,她急忙跑过去,看见她身下在流血,吃了一惊:是个孕妇,看样子要生了。   救不救?她犹豫了一下, 看着女子无助的目光,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她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女人很年轻,她脸色苍白:“姐姐,救救我的孩子。”   “没事的,医生一会就到,孩子一定会平安的。” 听到孩子,一股柔情涌上杨柳的心头,她扶着她,让她半躺在自己身上,带着埋怨的口气说,“你都这样了怎么还工作,老公呢?这么不爱惜你。”   女人叹了口气,流下了眼泪。   救护车到了,医生把女子抬上车,她也随着去了医院。到了医院,女子被推进急救室,她用女子留下的号码拨通了电话,一会儿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声音:“找谁?”   “刘玉儿是你妻子吗?她在市医院,快生了,你马上过来。”   “ 什么?你讹诈吧?我老婆生孩子早着呢。”那男人不耐烦地叫着。   这么没礼貌。杨柳有些生气:“她摔到了,早产,你赶快过来。”   杨柳挂了电话,一个护士走过了急切地对她说:“你是病人家属吗?病人早产,有大出血症状需要马上手术,否则大人小孩都有危险。请你签字。”   杨柳连连摆手:“我不是,她是我在路上遇到的。”   正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中等个子,四十多岁的男子急匆匆地走来,远远地就问:“我老婆在哪?”   护士问:“你爱人叫什么名字?”   “刘玉儿。”   护士一听,急忙拿过入院登记簿:“快签字,病人急着手术。”   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治疗最好男人一听,眼睛立时瞪了起来:“什么,手术?生个孩子还要手术,那要多少钱?”   护士急了:“钱重要还是人重要?再耽搁人就没命了。”   那男人一听,烦躁地说:“到底需要多少钱?”   这时医生出来听见了,气愤地说:“妻子在危在旦夕,你还有心情谈钱?快签字,保命要紧。”   那男人看到众人鄙视的目光,悻悻地签了字。 医生护士匆匆进了手术室,杨柳本来想多留一会,看见他的态度感到厌恶,转身走了。      玉儿剖宫手术生了一个女孩,婴儿不足月,被送进无菌室。她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看着点滴静静地滴着,像不竭的泪水缓缓流进她的体内。丈夫不在,说是回去准备医疗费了,她明白,他不知又到哪里喝酒去了。邻边的病床上,年轻的产妇向老公撒娇,她羡慕,同样的年龄自己为什么没有撒娇的权利?麻药散去刀口疼痛难忍,她想起了妈妈,当需要亲情的时候,才发现是那么遥远。妈妈,女儿想你。   病房的门轻轻被地推开,杨柳和李群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男医生,他是李群的高中同学,叫魏阳,这家医院的急救室主任兼住院部主任,碰见老同学夫妻俩来探望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顺便跟了进来。   玉儿看见杨柳愣了一下,很快认出她,她动了动,想坐起来,被杨柳一把按住:“不要动,好好躺着。”   玉儿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姐姐,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娘俩就没命了。”   “不要客气,既然遇上就是缘分,怎能见死不救呢?”   “你之前已经过去了几个人,我怎么哀求也没有人理我,已经失望了。”   李群把手里的两桶奶粉放在桌上,笑着说:“小妹妹,吉人自有天相,世间还是好人多。”   玉儿这才发现身边还有两个人,她刚要问,杨柳说:“这是我老公,这是医院的魏医生。”   玉儿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们来看我,还要你们破费。”   “一点点,给孩子的。”   魏阳看见玉儿,很诧异,真像自己去世的妻子。他不由自主地看看床头的号牌:刘玉儿,二十四岁。心头涌上一丝异样感,他再看看玉儿默默地走病房。   杨柳坐在床边问:“玉儿,你老公呢?怎么不在你身边,你家里人也没来吗?”   说到老公,玉儿脸色突变,她急促地说:“你们走吧,他快回来了。”   杨柳不解:“为什么?”   “他说是你撞到了我害我早产,找你要儿童癫痫病用药有什么讲究赔偿费呢。”   杨柳异常气愤: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真是无赖。   “姐姐,你是好人,能遇到你是我的福分,我会感激你一辈子,你们快走吧,不要被他碰上。”玉儿再一次催促他们。   李群没有见过他老公,但从玉儿焦急的脸上知道不是好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拉起妻子,对玉儿说:“我们走了,你自己保重。”   玉儿点点头:“谢谢你们,再见”   两人走出病房,杨柳被玉儿的善良感动,她想为她做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做。看见走廊里徘徊的魏阳,奇怪地问:“怎么了?”   魏阳说:“她的老公让人沉闷,出来透透气。”   李群同感:“这样的女人可悲,感情这东西有时是不可理喻的,我们走了。”   “走吧,免得被他碰上惹麻烦。”   杨柳叮嘱一句:“魏阳,交代护士好好照顾她。”      魏阳回到办公室,眼前一直晃动着玉儿的那张脸,这个叫刘玉儿的女人为什么那么像自己的妻子?大脑总是开小差,他摇摇头,赶跑杂乱的思绪,拿起桌上的病例看了一会,脑海中两个面容交替出现,搅得他无法安静。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无心工作,不由站起身来,又向病房走去。   透过玻璃望去,玉儿的病床前冷冷清清,他的老公没有出现,她的亲人呢?为什么一个也没来?令人费解。不知道为什么,魏阳对这个酷似自己的妻子女人有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悯?也许弱者容易让人产生同情吧。看看走廊尽头的时钟,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他走进护士值班室。   值班室里是两个很年轻的护士,看见魏阳来了,笑着打招呼:“魏主任,怎么还没下班?”   魏阳点点头:“你们俩值班?”   个子稍矮一点的护士说:“是啊,你有事吗?”   “四病房九床的病号上午做完手术,家里人一直没有来,也联系不上,你们不要忘了过去照看一下。”   “记住得了儿童癫痫病怎么办了。”   魏阳刚要走,又说:”如果她的家人不来,去食堂给她做点吃的,产妇该吃什么你们应该知道。”   “主任,放心,我们会细心照顾的。”   “好,我走了。”   “是,请主任大人放心。”两人调皮的相对一笑,异口同声地回答。   看着魏阳消失了,两个人疑惑地对望一眼:主任为什么关心她,不会是他的亲戚吧?      魏阳回到家,十岁的女儿沐阳已放学回来在自己的房间里静静地做作业。听见开门声,知道是爸爸下班了,她走出来,给爸爸倒了一杯水,放在爸爸面前的茶几上:“爸爸,怎么才回来?”   魏阳看看小大人似的文静的女儿:“爸爸今天有事耽搁了,饿了吧?我去做饭。”   “爸,我想妈妈了,星期天我们去看看她吧。”   “好,爸爸带你去,写作业吧,”   沐阳听话的回房间了,魏阳看着日渐长高的女儿,心头掠过一阵疼痛:正是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年龄,随着妈妈的离去小小的女孩 忽然长大了,每天上学不再要爸爸接送,无论刮风下雨都是一个人挤公交车,魏阳不放心,开车送她,被她拒绝:爸爸,妈妈不在了,我要学着长大,你放心吧,我能行的。   吃过晚饭,沐阳看电视,魏阳没有像往常那样陪着女儿,早早地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特别思念妻子。 共 25549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