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桃源懂】那么近,那么远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灵界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809发表时间:2015-09-03 19:05:21 摘要:远和近,从地域上来讲,是一对形容词。而,对于心灵,则是一对很有意思的动词。这种概念上的词类活用,说到底,是你与这个世界的秘密。当你懂得它时,它离你很近。当你不懂它时,它离你很远。 远和近,从地域上来讲,是一对形容词。而,对于心灵,则是一对很有意思的动词。这种概念上的词类活用,说到底,是你与这个世界的秘密。当你懂得它时,它离你很近。当你不懂它时,它离你很远。   ——题记      住在钢筋水泥的城市,心被一瓣瓣揉碎。耳畔里鼓噪的蝉鸣,声嘶力竭,燥热难耐。身体和灵魂都需要一次新鲜的沐浴。   太远的地方,需要时间。在红尘里摸爬滚打的人,缺的就是这个。于是,择周末和相熟的朋友一起叩问甘山森林公园。   度娘告诉我,甘山森林公园地处三门峡市陕县南部窑店林场境内,距三门峡市区30公里,属国家3A级旅游区(点)。景区总面积为3800公顷,最高峰海拔1884米,公园内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植物种类多达1500多种,动物20余种,林木植被覆盖率达95%以上。这样的地方应该比较凉爽,可以去看看。   从我居住的小城驱车抵达目的地时大约上午10点多,车程两个小时左右。景区大门设有售票处,却并不售票。许是景区还未完善,我们当属尝鲜一族。   入得大门,车辆尚可长驱直入。道路两旁,林木茂盛,抬眼处,绿意葱茏,整个路面都因了它们的庇护,清爽无比。树叶间透射下来的光斑,在水泥路面上,滴溜溜滚动,像路人不小心抛洒的笑靥,高低错落,金声玉振。   弯道极多,却并不惊险。在绿意的怀抱里,小小车辆恍若游弋在绿色云朵里的一尾小鱼。我们索性关了空调,摇下车窗,使劲呼吸着窗外新鲜的空气。那空气清洌洌,有一抹薄凉,混合着淡淡的香,抚慰着五脏六腑,一时间让我们振奋起来。   一路上几乎未遇见什么游人,极目四望,我们周遭除了树还是树。天空像刚出浴的蓝水晶,点缀些白白的云朵,在林木间悠悠地飘。耳畔传来清亮的鸟啼,高一声,低一声,委婉曲折,摇曳生姿。我疑心它们是一对情窦初开的鸟儿,正试探着交流,连声音都带了些娇羞的味道。   车子停在园内停车场,比我们早到的游人并不多,停靠的车辆一字排开,约有十来辆。由于天气炎热,有游客干脆在树荫下铺开坐垫打起了扑克。供游客休息的亭子也三三两两坐着休憩的游人。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中午,我们一行人决定先解决肚子问题。山下已经没什么好位置,那就继续往前走,横竖总有休息的地儿。   果不其然,登上石阶没多远,就发现一个石桌几个石凳。大家把带的食物武汉哪儿可以治疗癫痫一一摆放好,烧鸡,烤鸭,火烧馍,咸菜,水,火腿肠,一应俱全。剩下的时间就是自己动手,喂饱肚子,然后开拔。   野外就餐的好处就是无论吃什么,怎么吃,都能吃得津津有味,有声有色。不讲吃相,不论姿势,品咂有声,市井百态,很生活,也很原生态。   就着山风和鸟鸣,这顿午餐很生动。吃饱喝足,开始登山。   刚开始的山路并不陡峭,景区开发过的石板路,虽不宽,却也舒坦。窄窄的石板路,在浓密的树影里逶迤。近旁的树,有意无意地蹭着路人的衣衫。因有了前一段日子被晒伤的教训,这次我特意带了防晒衣。可在这里,防晒衣似乎并无用处。林子里的日光并不毒辣,只是星星点点的闪烁,像夏夜里的萤火虫。   那些铺天盖地的树,除了常见的松树槐树枫树等,多叫不出名字。它们一径地绿着,浓淡深浅,全由它们自个调配。绿和绿的层次不同,就多了一份深远和辽阔。它们的枝桠也无拘无束,爱怎么长就怎么长,爱长多高就长多高,没有人呵斥它们不守规矩,标新立异。在这里,一切都是被允许的,一切生命都是宏大值得尊重的。   我看见沟壑里几株老树身上横七竖八缠满了干枯的藤蔓。这些藤蔓借助老树的身姿可劲地往上长,它们的身子已经深深勒紧树干,像一个撒泼耍赖的孩子,死命地抱住老树的身子,甩不脱,挣不掉。   我停下来,仰起脖子往上看,阳光晃得眼睛迷成一条缝,我也终还是没有找到这些树和藤是在哪里分道扬镳的。或许它们早已习惯了这种相依相偎,就像我们人类世界的某些情感,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并不鲜见,只要人家觉得舒服就行,我们何必替人家鸣不平,自找块垒?   说说夏日里并不惹人待见的阳光吧。   林子外的阳光毒辣辣的,毫无遮拦,晒得人头皮发麻。林子里的阳光呢,从这棵树上荡上那棵树,还不时地冲你调皮地笑,是那种眯缝了眼睛,月牙般的笑。更重要的是,翠绿的树影湿漉漉的包裹着你,这样的撩拨恰到好处,是月半弯,是微醉,是刚刚好。如若此刻没有了太阳,林子就少了一份通透和灵动,显得压抑,阴森,以至于让人惮于前行了。   声响也是必不可少的。   走在寂静的山路上,耳畔不时拣拾到一些林子里特有的声响。   鸟鸣处处。河北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我分不出它们的名姓。每一声鸟鸣都是无形的影子或者歌声和谜。羞怯的,庄重的,矜持的,令人动容的,娇嫩的……我无法揣度它们的姿态和容貌。重重叠叠的叶子,让它们毫无挂碍地成为森林中的隐士。   走着走着,忽发奇想,如果我捧一只玉碗,晶莹剔透的那种,在透过枝叶的光影里,接续一串一串鸟啼,那些跌宕起伏的声音是不是也必将如太阳光的光波一样,呈现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奇观。   我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这种快乐完全不同于同行的旅伴之间的笑闹,它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就像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中的渡边君一样拥有独处的欢乐。不同的是,他的森林更多的是月光,苍白,忧郁,迷茫,带着踯躅往返的迟暮和寥落,他有隐秘的欢乐,这种欢乐来自直子——他一直迷恋的女孩。而我的欢乐来自辽阔,明丽,寂静,浩大,是一种过滤掉尘世芜杂的纯粹和满足,是一种心灵的独舞。   也许,这种来自内省世界的独舞和梭罗有相通之处。他沉溺于自己构建的瓦尔登湖,用一把斧头开拓出自己的疆土,他是自己精神世界的国王。我缺乏梭罗那样的勇气,我无法抛开尘世的枷锁。所以,我只是满足于小小的放逐,满足于小欢乐,小喜悦。   脚下的路,越走越短。石板路戛然而止。往上走,是真正的原生态森林了。没有路可走,只能在树林间腾挪跳跃。脚下的土很松软,得留心打滑,此刻,眼睛只好乖乖收回来,盯牢脚下,一步一步艰难地行进。   一些裸露在外的树根盘根错节,像谁留给游人的课题。我们无心纠缠这些,也许我们更关心的是山上还有什么。   山上还有什么?   连走带爬一路跌跌撞撞上去,越过一片杂乱的小树林,终于看到一座小房子。一行人长嘘一口气,终于到了。而求证结果不过是一处老旧的变电站,锈迹斑斑的大铁锁狡黠地望着我们,却不发一语。   大失所望。原来,我们探究的不过如此。这世上事本就如此,有时我们苦苦追寻的,不过是一阵风而已。失望归失望,这一路也并非一无所获呀,那些鸟鸣和树影,那些叠加的脚印,那些丰沛的氧气,这一切不都是意外的收获吗?过程有时比北京治癫痫在哪好结果更值得回味,不是吗?   下山的时候,偶遇一条浅浅的小溪,孩子们欢呼雀跃起来,完全忘却了此前的失落。善于遗忘是孩子们的天性,也是他们保持一颗纯粹童心的法宝。这也是我们成人不如他们的地方。   水,确乎不大,有微微的沙粒,裸露的石块清晰可辨。孩子们一直热衷于找小鱼儿,拿空矿泉水瓶装起来,小脸上花开灿然。   我一边在溪水里濯足,一边追寻着飞来飞去的蜻蜓和蝴蝶,想把它们定格在我的镜头里。可惜,这小东西机警得很,每每是我刚一近前,它们就扑棱棱轻巧地转移了阵地,等我再转身远去,它们又立马旧地重游。鬼精灵!   我反反复复在水里追逐,清凉的水流柔柔地亲吻着我的脚踝,一只黑绿相间的蜻蜓恰巧落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它薄如蝉翼的裙裾在阳光里透明唯美,这是一只秀气优雅的蜻蜓,我喜欢。镜头锁定,咔嚓咔嚓,它竟然如此配合,任由我一张接一张地拍。难道这小东西和我有缘?   心念微动,想到苇岸讲述的那些大地上的事情。大地上的事情,是美好,神奇的,苇岸细腻的笔触,动情的描写,哲理的收尾,总让我叹为观止。我也逐渐迷恋上大地上的事情,开始留意身边的事物。阳光,空气和水,那些细微的声响和渺小的生灵,这一切无异为我打开另一扇神奇的大门。   苇岸在《大地上的事情》一书中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事物的轮回或者循环比较相像,一是树叶,一是水。这是两种壮美的周而复始的运行:树叶春天从土里升到树上,秋天它带着收集三个季节的阳光重回泥土。而水从海洋升到天空,最终通过河流带着搬运它们的土壤再回到河流。不同的是,对于水的运行,它们从海洋出发再回到海洋,只是完成了一次轻松愉快的旅行,它们空手而来,徒手而归。而人类的崛起和对地表的无限占据,使得它们沦为搬运苦难的奴隶。   我庆幸在这个夏日浑浊的呼吸中,与这两种奇妙的事物相遇,它们给予我无限的思索和想象空间,把我存在的世界拓展到无限远。   不知什么时候,我迷恋上这样的心灵放逐,有些切近又切远的事物在我眼前展开:辽阔,苍劲,灵动,睿智。我喜欢这样的感觉,自此地出发,让绵延的触须伸向彼此,就像我们的身体和灵魂一样相亲相爱,不离不弃。即便由于不得已身心暂时分离,也一定不存在方向上的错误。   生命如此,当是最美好的事情。   共 34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