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棉衣里的母爱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现在每到冬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大家到会穿上羽绒服,来防寒保暖,几乎每个人都一样。那种用纯棉花手工做的棉衣,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远离了我们的生活。小时候,每到冬天,我和妹妹都能穿上母亲做的棉衣,棉衣里的棉花是母亲亲手栽的,从小苗开始,施肥,除草,打农药,修剪棉花,直到开花结果。收获的季节,母亲就带着我去棉花地里,摘到篮子里收到家里,晒干后把棉花弹好,给我们兄妹做棉衣,棉鞋,从来没有让我和妹妹冻着。   记得小时候,缝纫机在农村还没有普遍,母亲还很年轻,做棉衣服很在行。母亲做衣服的动作仍然清晰地留在我的脑海里,母亲喜欢戴上顶针,一手拿针,一手熟练的穿线,还不时地用针在头发上抿一下。做到厚的地方,用针扎不动,母亲就用戴在手上的顶针轻轻一顶,针线就出来了。针线活看着容易,做起来就不容易啊,因为不小心还会扎住手。母亲用一双粗糙的手努力地改变着家的贫穷,全家人的衣服都是母亲做的,这也给家里节约不少开支,更主要的是穿着舒服,穿着暖和。到了快过春节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偷偷拿出来穿,出去让小朋友们看,他们都会不住的赞叹,也会投来羡慕的眼光,那时心里别听有多高兴了,感觉很过瘾,棉衣上因为玩耍总会沾上灰尘,母亲也会责备我几句,不过自己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多少年过去了,母亲也慢慢的老了,眼睛也变得模糊,看东西非常吃力,而我却像母亲哺育幼苗的棉花一样渐渐长大,开花结果,娶妻生子。母亲做棉衣也力不从心了,羽绒服代替了母亲的棉衣,个人的衣服都有了自己的归宿,母亲就显得有些孤单。也许穿棉袄干活有些笨,手脚也不灵活,羽绒服相对来说干活利索一些,也暖和,对我来讲,母亲的棉衣就有些显得多余了。   很多时候,我几乎遗忘了母亲做的棉衣的存在,身上穿的羽绒服里有没有棉花也无所谓,反正不冷就行了。去年春节前,记得妻子给母亲买了一件羽绒服,母亲不很喜欢,母亲还是穿着自己缝的棉袄。今年冬天来临的时候,母亲还在电话里还嘱咐我把棉袄穿上,她说就放在我的行李箱里。我急匆匆的打开行李箱,那件深蓝色的棉袄呈现在我的眼前,泪水不禁迷糊了我的双眼。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不惑之年,才深深地体会到母亲的良苦用心。一阵难过涌上心头,我用责备的心理悔恨自己。母亲的关心我从未真正放在心上,对母亲的关心我也做得很少。“儿行千里母担忧”,看着行李箱里的那件深蓝色的棉袄,想起母亲的棉衣带给我和妹妹的快乐,总感觉愧欠母亲的不只是那份亲情,还有母亲对我无私的爱。因为母亲知道她大半辈子的操劳也不知道最终能收获多少,但在她的内心里,在她的笑容中,总能寻找到平凡的满足,简单的衣物只能看到她外表的穿着,而永远也看不到她咽到嘴里有多少苦涩的野菜。   几多往事,几多辛酸,我感到自己为母亲做的远远不够,而母亲却给与我温暖的亲情。一件棉衣,一件棉鞋,包含了母亲对儿女的期盼,折射了母亲的伟大胸怀。“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今天在这个寒冷的夜晚,远在他乡的游子,把最美好的祝福送给母亲,祝福家乡的母亲健康长寿。   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比较专业武汉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治疗癫痫疾病用左乙拉西坦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