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梧桐征文】张老三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青春幻想
“张老三,你的家在哪里?”对面的老头问。   “河北保定。”张老三一边吃方便面,一边回答。   “好啊,真好啊!”他的回答让老头儿的好奇心很是满意。   “是啊,是好啊!”张老三自言自语说。他模糊地意识到自己要理清头绪,模糊地回想着过去,而主要的是,对某件事情的期待——所有这些共同构成了一个总的印象,让张老三感到人生还是快乐的。这种感觉是如此地强烈,让他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他把腿放下,一条腿架在另一条的膝盖上,用左手把这条腿扶住,右手摸了摸刚刚吃饱而圆滚滚的肚子,然后,向后一仰,深深地舒了几口气。   下了火车,又转汽车,最后坐上电三轮,张老三回到了板桥镇的板桥村。   进入村口,张老三就下了车,他的姐姐住在村头,他想先去看看姐姐。村道上,不远处,前面有两个女人正面对面聊天。   “啊!二婶呀!今午吃什么呀?”   “吃饺子!”   “什么馅呀?”   “茴香肉末!那您呢?”   “二狗子他爹今早上十里堡拉货,一半时回不来,我们就喝稀的,小米粥加贴饼子,凑合着闹!呀!呀……”那个女人突然张开了嘴巴,用手指着张老三说道,“那不是你的兄弟么?”   对面和她说话的女人转过头来,张老三一看,正是自己大姐。   “大姐,我回来了!”张老三笑笑说。   “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大姐淡淡地说。   那个女人给了张老三一个鄙夷的眼神,拍了拍大姐的肩头:“就你还搭理他!”   走进大姐堆满毛豆和花生的院子,张老三似乎闻到了甜甜的水汪汪的的味道,这多么普通的味道,但对他来说,却很独特。大姐熟练地在桌子上铺好摊子,手上站满了面粉,又抹了一点水,开始为他包饺子。   张老三欲言又止,大姐洞穿了他的心思:“三儿啊,吃完饭再回去吧!菊花和文文今天早上从我门前过了,我和她说了,她说她先带文文上街买点东西,估计晚上才回来!”   “嗯,嗯!”张老三搓搓手,他愿意和大姐分享他的喜悦。他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大堆信件,笑眯眯地拿出几张相片给大姐看:“姐,大姐,你看这是文文,文文越长越像我呢!”   “三,走,跟我烧锅去吧!火车上吃不饱吧?要不癫痫用药的原则姐先煮点给你吃!昨天上午,监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你要回来了。今儿一早我就把锅刷好了,还给你煮了点花生。也许还热呼呼的。走吧!”大姐低下头,边收饺子边说道。   “好,好!”这些信件都是大姐寄来的,大姐怎么可能不知道文文和自己长得很像呢,张老三边回答边想。大姐还说相片是菊花让寄的,菊花还在生他的气,可也很希望他好好改造,早点出来。在高墙内,每天把孩子的照片拿出来看,是张老三最为快乐的事情。   “三,来喝点茶吧!”张老三剥完了花生,吃掉了一大盘饺子后,大姐为他泡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   “姐,我不喝了,我得赶紧回家看看去!若没回来,我就等一等!”他站起来,准备背上背包离开。   “兄弟,我给你说了,你要顶住!菊花已经回到了娘家,她恨死你了,她说她这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你,也不想让女儿再见你!”大姐突然神色凝重地站起来说道。   “不,不可能!”张老三睁大双眼,一边往后退,一边扔掉了背包,最后像疯子一样跑了出去。   “看,张老三!开始铁头他妈和我说,我还不相信呢,果然是他。他这是怎么啦,疯了吗?”路上有人看见了,问另一个人。   “他可不就是一神经病,不在南方好好打工,听别人的教唆,去抢劫,以为放哨没事,哪知道其他人下手狠,弄死了人。害得自己也坐了十年牢。”另一个人说。   “十年?我算算啊,可这才七年啊,他怎么就出来了?”   当张老三跑回家,一看,他傻眼了。家里铁锁都生锈了,透过门缝看到,里面杂草丛生。那十年前还算可以的平房已经坍塌了一大半,一副破败凄凉的景象。   他捂住脸颓然地蹲在地上,女儿,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   他一心想看到自己的女儿,在下午的时候,他到了丈母娘所在的村庄。   他凭着记忆找到了那座房子,门口的大槐树更加浓密高大。   丈母娘出门一看见他,先是一愣,然后认出了他,脸也绿了,眼睛也红了。   “妈,妈,”他傻傻地笑着,“我来看看菊花和文文!”   “谁是你妈,谁是你妈?我打死你个劳改犯!”老太太气势汹汹地返回院子里,找出一根长竹竿,劈头盖脸就乱打一气。   他既不躲,也不闪,低头默默地站着,承受着。   “妈,你别打他了,他已经得到了惩罚了。”菊花听到动静,从里屋跑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母亲手里的竹竿。   “你这个该死的张老三,你那姐姐总是来找我们要孩子相片,你现在阴魂不散也跑来了!你怎么不去死,你跑来干什么?”老太太怒气冲冲说道。说罢,用要吃人的眼睛一样看着自己的女儿:“都到现在了,你还护着他,当初死活要嫁给他,我就说像他那样好吃懒做全凭一张嘴骗吃骗喝的人男人不可靠,你就是不信!”停了停,她又气喘吁吁地说道:“唉,唉,气死我了!”   菊花对自己的母亲指责一言不发,她转头对张老三说:“你走吧,一会儿文文要放学了,你总不希望女儿看到这一幕吧?我早已告诉她,她的爸爸死了!而我也确实不想再看开封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到你!”   “也好,也好!”张老三看着菊花那张刻满了无奈和痛苦的脸,说道。   晚上,张老三一回到姐姐家,就忍不住嚎啕大哭。   “张老三!”姐姐突然大声喊道。   “到!”他条件反射地立正,止住了眼泪。   “你嚎,你嚎叫什么?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哭死也没用,你只需要走好你以后的路就行了!洗脸,吃饭去!”姐姐说。   第二天早上,张老三对姐姐说了他的打算。他准备先到省城看看父母和哥嫂,然后再去南方打工,这一次他保证不再干坏事,他想好好挣点钱留给文文以后上大学用。一下说了这么多话,张老三都有些吃惊。常年的监狱生活,他原本流利的口齿只会讲简单的两句话。   姐姐点点头,早上,她做了丰盛的早餐,桌子上有张老三以前最爱吃的炖肘子。肘子皮烂烂的软软的,瘦肉还很紧实,原本吃起来很有食欲的肘子,张老三却味同嚼蜡。他勉强吃了一些,姐姐也不多劝。她知道他需要一个时间去慢慢适应。   下午,张老三到了县城,准备晚上坐火车去省城,第二天晚上再坐车去南方。   他慢慢地在火车站附近闲逛,到了火车站广场不远处的地下通道里,他看见一辆车飞速地开来,通道里面有一堆沙子山东治癫痫病效果好,有一个小女孩正在兴致勃勃地玩着沙子。   意识到了危险的张老三展现出惊人的力量,他冲到小女孩面前,一把把她推到旁边去了。接着,“砰”地一声,汽车把张老三撞飞老远。   当人们看见张老三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一个老大爷脑子里有一个不祥的强烈地感觉。他不无沉痛地说:“这人怕是活不了啦,你看他的脚惨白惨白的!”   经过医生好几个小时的抢救,张老三才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人们问他为什么这样做时,他说:“我看到小孩孩子气的脸,好看,像我的女儿,她的花裙子,也和我女儿穿的一样!”   人们感动了,又问:“你还有什么愿望吗?”   他颤抖着说:“我就想正大光明地看看我的女儿,我不想躲在树后面偷偷看!”   当菊花和文文赶到医院的时候,张老三已经和刚刚过去的那个黑夜一样,过去了。   张老三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是哪家其实并不老,他死的时候,才三十六岁。   共 27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