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花】怀念三姥姥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青春幻想
摘要:三姥姥带着笑容,闭上了那双干瘪的眼睛。她走了,尽管是那么的不放心,但还是走了,让她牵挂的事太多,两个不能自理的大人,还有未成年的小孙子。但,老天还是让她走了,让她不在受人间的痛苦,因为她受的苦太多了。也许,她不再痛苦,因为,他的小孙孙现在学习真的很棒。三姥姥,您可以放心了!    一、   三姥姥已经去世五年了,我们这里的风俗是每到清明去上坟,但只有女人去,都要上坟上烧纸悼念。对于她老人家的去世,我们都很悲痛,但我又不能跟着去上坟,只好在心里默默地悼念。   那年初二我去拜年时,三姥姥已经是极度地虚弱了,但她的意志却是我们常人无法达到的。见到我来了,三姥姥吃力地想要坐起来,由于太虚弱,却没有能够起来。她只是动了动身子,嘴里说了些什么,虽然没有听清声音,我却明白她是在说什么。我的眼泪在眼眶里强忍住了,怕她看了难受。我坐到三姥姥身旁,握住她如同骷髅般的手,叫她不要说话,好好休养。姥姥浑浊的眼睛里流出了几滴泪水,我知道,她有很多话想和我说。   三姥姥从小就没有了父母,一个叔叔收养了她。从小就剜菜割草。三姥姥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了,父亲又找了个后母。从此,三姥姥就从无忧无虑的的童年,一下落入了不幸的深渊。那个后母是个很凶残的女人,对三姥姥非常不好,看不顺眼就非打既骂,有时烦了随手拿起旁边的物件,劈头盖脸的就打。她打人还不许哭,一哭打的更厉害,三姥姥的身上,头上留下了许多疤痕。三姥姥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创伤,以致后来三姥姥一提起那个后母身体就打冷颤。三姥姥坚强地忍受着痛苦,咬紧牙关把泪水往肚里咽……   她小的时候正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吃糠咽菜是好时候,挨饿是经常的事,她还跟着姑姑去要过饭。三姥姥娘家原是地主,在土改后被分去了家产土地。三姥姥的爹吃喝玩乐惯了,土改后还是改不了那好吃懒做的脾气。在1958的那年冬天,他受不了挨饥受饿、被社员批斗的生活,撒手西去。在三姥姥记忆的长河中,她父亲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浪荡公子,对家庭子女一点也不关心,整天喝酒赌博。后来被抄家后,家徒四壁。原本吃喝惯了的他,家里揭不开锅了,就去偷。在那个本来就对地富分子列为斗争对象的年代,更是把他揪出来,在大队队部搞批斗。三姥姥的爹死的那年,三姥姥才十岁岁,被无情的后母赶出来,领着八岁的妹妹,随讨饭的人群向南部山区艰难徒涉,开始了流浪乞讨的生活。   三姥姥带着妹妹,在讨饭的路上吃过常人无法想象的苦,受到过很多人的歧视侮辱,但遇到的好人多。在济南的仲宫镇的南边一个小村里,三姥姥和妹妹已经一天没有要到吃的了。因为前面早有很多饥饿的人都过去多少遍了,那里的人家里粮食也不多,他们也都已尽力了。三姥姥敲开了一家的门,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看到俩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小乞丐,赶紧关上院门,并在里面骂道:“快滚吧!怎么来了这么多臭要饭的!”   三姥姥只好又去敲另一家的门。这次出来一个半大孩子,他说:“俺家的饭都吃光了!你们还是去别家要吧!”   那天,三姥姥和妹妹要了五家,都没有要到一口吃的。最后她们走到了村口一座很破很破的、用石头垒起来的小房子前,那小石屋的屋顶,都是用树枝和蒲草搭盖的。前面是用树枝和草绳编制的篱笆墙,用木棍捆绑的小门。三姥姥向里面轻轻喊了一声:“有人吗?能给口吃的?”喊了几次,里面一直没有动静,于是三姥姥就上去敲门。屋里传出了狗的嚎叫声,但好久不见有人出来。三姥姥和妹妹很失望,正要转身走开时,那石屋的简陋的木板门开了,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老太太弓着驼背的腰,拄着一根带树杈的棍子,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一条小花狗摇着尾巴也在门缝里挤了出来,跟在老人脚下,并向三姥姥和妹妹叫着。老人回身用木棍打了那狗一下,小花狗惨叫着夹着尾巴钻进了门缝里,并在里面发出委屈的叫声。   三姥姥恳切地对老人说:“老奶奶!您行行好吧!俺和俺妹妹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能给口吃的吗?”   老奶奶好像耳背,她颤颤巍巍地走到妹妹面前,把脸凑到三姥姥的脸前。三姥姥又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老人这次听清了,老奶奶的头不停的摇着,但掉光了牙齿的嘴里却说:“你们等着,我给你们拿气(去)”   老奶奶又拄着棍子,颤颤巍巍的走回屋里,过了一会儿老奶奶拿了一只竹篮子,竹篮可能挂房梁上的,都被烟熏的漆黑漆黑的。老人还端着一只粗瓷碗,里面盛着玉米糊糊。老奶奶走到母亲近前说:“饿坏了吧?快接着!拿气(去)喝!”   三姥姥赶紧接过篮子,端过碗,连声说谢谢。她在篮子里拿出来一个地瓜面的窝窝头,给了妹妹,把碗也递给了妹妹。三姥姥都快饿晕了,三姥姥啃了口窝窝头,捧起碗大口喝着香甜的玉米糊糊。妹妹也拿了个窝窝头啃着,并用另一只手接着掉下来的渣渣,顺手又送到嘴里。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的饱饭了。三姥姥和妹妹吃饱后给老奶奶跪下了。老奶奶赶紧扶起她们说:“孩子啊,你们这样小就出来要饭,太不容易了,我一个孤老太太,也养活不了你们,你们把这篮子里的窝窝头带着路上吃,你们气(去)南边吧,南边的人富裕。那里的人也实诚,不会差你们一口吃的!”   三姥姥拉着妹妹赶紧跪下,给老奶奶磕了个头,然后带上老奶奶给的窝窝头,领着妹妹搽泪和老奶奶告别。      二、   三姥姥领着妹妹继续向着南方走,一路乞讨到泰安南部的一个地方,遇到了一个老乡。这个老乡是个五十来岁的人,也是要饭来到这里的,他比三姥姥她们早来几个月,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他保证说带她们能要到吃的喝的。远在它乡的三姥姥和妹妹都以为遇到了亲人,都跟着那个人到处去要饭。   当地的老百姓真的很善良,非常同情这些出来逃难的人。他们看到两个孩子都很可怜,就会给很多吃的。那个人只跟在后面,等三姥姥要回了吃的,就挑好的拿起来吃。那个人肚子大,特能吃,有时候会把三姥姥和妹妹的饭也吃光,然后还呼啦着肚子,嫌三姥姥和妹妹要的太少。后来三姥姥和妹妹觉得不对劲,就想离开那个人,三姥姥带着妹妹继续向南走。但那个人尾随着她们,他追上她们后,说有个地方,不用要饭就可以吃饱。三姥姥那时太小,还分辨不出来好人坏人,就跟着那个人走。也不知走了几天,那路越来越崎岖,那山越来越高。三姥姥害怕了,想逃跑,但那个人看的紧,一直没有机会。   这一天,天快黑时,他们来到了一处村庄,这个村子很小,也就十多户,十多座小石屋错落在山坳里。此时已近黄昏,三姥姥和妹妹已经饿的前肚贴后肚了。那个人说就是这里,在这里可以随便吃,这里的人有的是粮食。他去敲一座很低矮的,被烟熏的黑黝黝的门,出来一对中年夫妻,这俩人身上都非常赃,就像从草木灰里钻出来的一样,那男人秃头,眼角耷拉着,几根山羊胡扎在厚厚的嘴唇上。那个女人一头黄黄的头发,上面带着几根麦秸草,俩只眼睛像杏核一样瞪着,眉毛是上挑的,大肉鼻子,像兔子一样露出了大门牙。那个人和那对夫妻嘀咕了半天,最后那对夫妻给了那个人一包东西,被他揣进怀里。那个人过来说:“来,快进屋吃饭吧!”   三姥姥很害怕,拉着小姑的小手不肯向屋里走。三姥姥低声对妹妹说:“别怕,反正来了,先吃饱了再说。”就拉着妹妹走进屋里。   这是三间用石头垒起来的屋子,两边是住房,中间是灶堂和餐厅。灶堂里的火已熄灭了,但还有余烟冒出。餐桌是一面青石板,下面支着几块大石头,四周放了四块平平的石头,算作座位。那座位被常年累月的磨的溜光錚亮。桌上已摆了一只木盆,放了一把勺子,木盆里面是稀粥。四周放了几只盛了粥的,黑黝黝的粗瓷碗,还有一碗咸菜。吃饭的时候,那对夫妻问了问小姑的情况。小姑和三姥姥都低着头吃饭,不敢看那对夫妻的脸,太难看了!   带着三姥姥和妹妹来的那个老乡,吃饭后说出去串门。三姥姥拉起妹妹想要跟着他,却被那对夫妻拦住了,让她们先在旁屋里休息,等那个人回来。但到了很晚了,那个人也没有回来。三姥姥和妹妹都很害怕,说要走。这时,那个女人烦了,双手叉腰拦在门口说:“你们的爸爸已经把你们卖给我们家了!以后我们就是你们的爹娘,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我们会疼你们的,以后跟了我们不会挨饿受冻的。你们再跟着你爸爸,一定会饿死的,别不识好歹啊!”   三姥姥和妹妹吓得直哭,妹妹紧紧地拉着三姥姥的衣襟。她们蜷缩在墙角里,对女人喏喏地说:“那个人不是我们的亲人,他是个骗子,请您放我们走吧!”   那个女人脸上顿时没有了笑容,狰狞着说:“我不管他是谁,反正他收了我的钱,把你们卖给了我。以后你们就别再想走的事儿。”   两个孩子立刻吓得不敢出声,哆哆嗦嗦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看到俩个孩子很小胆的样子,女人立即放松下来,脸上有了可爱的笑容,说话也柔声细语的说:“我们是非常喜欢孩子的,可是我生不出来啊!我有什么办法?村里人都笑话我,我的命咋就这样苦奥!”说着女人拍着自己的大腿哭了起来……   三姥姥和妹妹那家待了过了两个来月,最后她们想办法逃了出来。姥姥说,那家的两口子不但人长的凶,还很邋遢。那家里太脏了,从来不刷锅,不洗碗,也不叠被子,炕上就像猪窝,一股酸臭味。女人出了门,撸下裤子就尿。男人随地吐痰,屋里薰得人直反胃。在一个黑夜,三姥姥拉着妹妹跑出了深山,三姥姥真的很聪明,竟还记得走过的山路。      三、   三姥姥牵着妹妹的手,又向南出发了。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她们在好心的人们帮助下,一路讨饭来到了一个叫做蒙阴的地方。在这里受到了当地好心善良人的照顾。有一户姓张的人家,看到俩个孩子这样小就出来要饭,非常心疼,要把她们收留下来。三姥姥也真过够了饥一顿饱一顿的流浪生活。看到那家人挺实在敦厚,就留下了。三姥姥和妹妹总算有了庇护所,晚上不用在睡在人家的麦秸垛里了。   三姥姥说,那些流浪的时候,她有时会在夜里惊醒,妹妹更害怕,她颤抖着对三姥姥说:“姐姐,我害怕!”   三姥姥就抱紧了妹妹安慰道:“不怕,不怕!有姐姐在。”其实她也是非常害怕,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白天去讨饭时,有时会遇到很多可怕的狗。三姥姥说妹妹最怕狗了,每次看到那凶猛的狗扑来,都会吓得直哭。三姥姥总是用单薄的身躯护着她。等狗的主人把狗呵斥住,三姥姥就抱着妹妹,俩人哭成一团。   在张家生活了七年,三姥姥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虽然也给那家干庄稼活,但三姥姥和妹妹还是非常感激那家人。每天担水劈柴,做饭扫院。三姥姥是个又勤快又心灵的人,每天都闲不住。帮大人烧锅摊煎饼,她在晚上纺线,在白天随大人下地干活,往山上挑土种地瓜。秋后往山下背地瓜,花生等农作物。闲暇时就用玉米皮编制草垫,小篮子,等等。非常的精致,就像是现在的手工艺术品。受到了街坊四邻的夸奖,婶子大娘们都愿来向三姥姥学习。   张家有个儿子,比三姥姥大两岁,由于人有些憨,所以没有人给说媳妇。张家就想让三姥姥嫁给那个憨子。三姥姥不善言谈,心里不愿意,但又说不出口。那家人就张罗憨子和三姥姥的婚事。三姥姥很害怕,她心里非常不愿意嫁给那个憨子。在一个有月亮的夜晚,三姥姥带着妹妹逃跑了。为了不被撵回去,她们走的崎岖的山间小路。她们一路的向北,向北。走了一夜,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此时她们都以迷失方向。此时起了大雾,   三姥姥和妹妹不知跑了多少山路,她们是鞋子都磨烂了,裤子也被灌木丛挂的一条一条的。脚上都流着血,母亲扶着妹妹一瘸一拐的走着。在雾雾罩罩里,她们看到山脚下有户人家,走近了看到那烟囱里冒出了袅袅炊烟。妹妹说:“姐姐我饿了!”   看着浑身衣衫偻烂、满脸泥巴的妹妹,三姥姥眼里噙满泪水。走了一夜,她们已经筋疲力尽了,而且脚上全是血口子,实在走不动了。三姥姥去敲那家的门。出来一位老大爷,看到俩个破衣烂衫的孩子站在门口,赶紧让到屋里。善良的老大爷,让老伴给母亲端上热汤热水,让俩个孩子吃饱后又端来一盆热水,让三姥姥姊妹俩洗了脚。老大娘说她儿子儿媳都在城里,家里也没有什么合适的衣服,这几件衣服是自己穿过的。让三姥姥和妹妹换上。   在老大爷老大娘家歇了一天一夜后,三姥姥和妹妹婉拒了老人苦苦的挽留,又踏上了回家的路。   三姥姥带着妹妹,心里想着北方的家,艰难地向着北方啊走啊,不知走了多少天,过了泰安又过了济南。她们背着老大爷送给的半袋子煎饼,饿了就肯口煎饼,渴了就喝口山泉水,一路走来。这一天到了济阳县的垛石桥,三姥姥不记得回家的路了,正在焦急时,一个小男孩拄着根棍子一瘸一拐的走来,穿的破破烂烂的,脸上都是泥巴,一看就是个要饭的。三姥姥就问那个孩子,去商河县前铺怎么走?那个孩子说他就是蒋家村的,正要回去。蒋家村离前铺不远,三姥姥是知道的,于是,便与那个小孩一起往北走。      四、   算算日子,从那个夜晚,离开张家,到现在,一路上艰难地走了三个多月。历尽千辛万苦,三姥姥终于在七年后,带着妹妹回到了家。本想应该非常高兴、非常幸福地回到自己的家,但到家后,后母却不让进门。没有办法,三姥姥只好带着妹妹去叔叔的家里。叔叔是个很善良的人,收留了她们,但婶子却非常反感。叔叔也有四个孩子,那时生活虽然有所改善,但还是不能解决那麽多张口。又多了两张嘴,就更加困难了。虽然没有赶走三姥姥,但三姥姥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婶子却整天指桑骂槐,撵狗打鸡的。母亲就忍受着非人的侮辱,干着只有男人才干的所有粗活。三姥姥后来跟我们说,那是她最不愿提起的几年,吃最差的饭食,时常吃不饱。干最累的活,有时饿的人站着都打晃,还要推着独轮车去地里送农家粪肥。 郑州看癫痫哪里的医院好?武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武汉去哪治疗癫痫病郑州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