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房子啊,房子_1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青春幻想
摘要:曾几何时,我们悄悄丢掉了单纯美好的心境,在俗世的烟尘里无奈地挣扎起落。回望生活中房子的发展史,那也是我们交织着酸甜苦辣的成长史。住过的房子在变,我们的人生也在变化当中,惟愿心境能随了年少时的纯净,而让如今的自己少沾染一些俗世的污浊。 房子历来是人们的安身立命之本,有了房才有家的感觉,有了房,也才能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因此,无论对于过去还是对于现在而言,房子都是最基本的追求目标。   过去物质生活水平欠发达的时代,城乡的居住水平参差不齐。乡村低矮的土砖房像营养不良的老妪,残喘着立于狭窄蜿蜒的街道,守候着一座座贫穷而落后的村庄。城市里人口密集,而居住水平却并不乐观,一家几代人挤在狭小空间里的情况并不少见,生活的艰辛和拮据,让人们活在了一声声叹息里。那个年代,房子是人们得以遮风避雨的港湾,不求装饰奢华,只求温暖舒适,能使一家人容身,能让简单的生活继续,便已是很好。   对于七十年代出生,并从那个相对艰苦的年代走来的自己来说,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与房子有关的故事,都与彼时的社会生活有着息息相关的印记。从贫穷到发展,从简单到复杂,所有的东西都在不断变化当中推动时代的车轮前进。我们在渐渐长大,耳濡目染了社会的新旧变迁,也感受了房子对于人们的别样意义。   记忆里属于自家居住的最早的房子,是故乡后街老宅的东屋,那青砖平顶木格子窗的三间旧房,是我童年里的摇篮。而母亲说,其实我出生的地方,是这院子里的小南屋,因后来父亲为爷爷奶奶在别处盖了新房,我们才搬进的东屋。母亲说,那小南屋的冬天如冰窖一般彻骨冷,致使幼小的我那时染上了顽固的鼻炎病根,每至寒冷的冬季,鼻炎就伴着感冒发作,抽丝一般,很久都好不利索。而那段时光于我并无多少记忆,可能因为太小的缘故,我的居住记忆是从东屋开始的。   那时,故乡的房子不像如今农村的住房布局规范合理,那时房子盖得都比较随意,院落与院落之间,房子与房子之间,是没有一定规律可遵循的,依了地形和人们关系的亲疏远近,以及宅基地的特点,房子的朝向和院落结构可以自行设计。因此,那时后街的房子往往是房房相连的,若从空中俯瞰,一座座平展展的房顶,组成了一条曲径通幽的空中走廊。你从街西头起步,沿着房顶七拐八绕,因房屋高低不同,忽而抬脚上忽而跳将下,忽而又要过小桥似的穿过两房之间夹道上方的“空中通道”,如此,便能将整条街道的房顶串联在一起,同时也能踏遍整条街道的房顶走到街东头去,这可谓是当时故乡建筑的一大特点。除此之外,那个时代的后街别具特色,仿佛呈放射状分布一样,街道一侧每相隔不远就直刷刷地射出一条死胡同来。说是死胡同,不如说是“瓮”或“酒瓶子”更形象,相邻的几户人家住在胡同深处,紧凑而集中,又远离主街道,且背靠房后的自留地,幽静而自在。   那时父亲在外工作,他用自己微薄工资节省出的钱,率先为爷爷奶奶盖了有明亮玻璃窗的新房子。这在当时称得上是一段孝道佳话,因为很多人家的儿子成家后都会只顾及自己的小日子,为父母盖新房的例子很鲜见。就这样,爷爷奶奶乔迁新居,我们住进了之前他们住的老旧东屋。奶奶的新房子在村子的南面,和北面的后街遥遥相望。我们去奶奶家,要穿过一条铁路和一条公路,铁路和公路把村子分割成了南北两部分,一如我们走过的时光,在很多个节点上被分割成了新旧两部分。   后来我家也在铁路南盖了新宅。搬家的时候,房子四周还是一片旷野,晚风凄凄中,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常常让人生出莫名的恐惧来,仿佛那浓黑里不是有着妖魔鬼怪便是有着吃人的野兽,使人一到天黑便不敢到处乱看,唯恐惹来一场视觉灾难。这时的房子,已从那低矮的青砖房变成了红砖的大玻璃窗房,比奶奶家的还宽敞明亮。而后便很少再回后街,也再不见那房房相连、贯穿东西的屋顶景观了,那是属于后街的时代,也是属于年少的记忆。发展的步伐让我们在感叹时代变迁的同时,也对旧时光多了一份珍藏和怀念。   很多年后的今天,当初我们引以为傲的红砖大玻璃窗的房子,已然在岁月的磨砺中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因了举家离乡的缘故,那房子便成为了一处无人打理的“旧居”。随着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乡村的面貌也在日益发生着改变,最明显的,当属那些不断变化中的房子。老房在岁月的风霜中逐渐被淘汰废弃,新建的房子也随着发展的脚步而更加时尚大气。富裕起来的家乡人,首当其冲地将房子盖得高大气派,甚至近年来条件好的还纷纷盖起了别墅洋楼,不仅为了享受生活,也为了下一代到了成家年龄时好找对象。因此,犹如新旧两个不同的年代般,我家那历了几十年风雨的破败旧宅,被四周漂亮的小洋楼包围起来,显得尤为醒目而尴尬。很多年前的独矗旷野变成了今天被繁华热闹所包抄,那座在时代洪流中走过了沧桑历程的老房子,虽已破败,却也永远是定格在我们心里的一段温暖记忆。   房子是人们生存的根本需求,因而,我们住过的房子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初离家乡的那些年,父亲单位的简陋公房成了我们遮风避雨的住所,一排排古旧的青砖瓦房,一行行挺拔的白杨和法桐,诉说着历史的沧桑。在成为家属住所之前,这些房子是办公室、宿舍、图书室甚至是提审室等等,因了一个“公”字,也因了是被淘汰的旧工作区,那个时候的那些房子,带给我们的除了不可或缺的温暖外,还有一丝对一个职业若即若离的融入感。   我们在那里住了好多年。就在这特殊的居住环境下,时光一年年悄悄走远。那些青砖瓦房陪伴的青葱岁月,那些冲天的白杨,还有那虽装饰简陋却并不乏温馨和爱的家的画面,都在心上刻下了深深的痕。我在那里收获爱情,我的儿子在那里蹒跚学步,我的父母在那里打拼生活……我的一切曾与那些青砖瓦房有着扯不断的联系。   然而,无房的困惑曾经像幽灵一样缠绕着自己,我们的家也终将不该是这无根的浮萍。当这座城市中,终于有一套房子属于我们的时候,那是一份满满的踏实感,犹如游船靠港,犹如落叶归根,犹如经过了许久的流浪终于找到了家的方向。虽然房子只是两居室的小户型,但也足够一家三口搭建一个温馨的小窝,用以盛装爱和幸福,用以抵挡寒凉与风雨,从此,这套普普通通的房子里,便常常飞出欢声笑语。一年又一年,四季轮回变迁中,房子与我们都在悄悄发生着改变。房子渐渐显出老旧和拥挤,儿子渐渐由孩童变为青年,我们也在时光里历了苦辣酸甜而变得沧桑。房子与房子虽被钢筋混凝土聚连在一起,邻里之间却仿若相隔天涯,再没了乡村纯朴的你来我往,再没了大杂院的热闹亲近,城市的单元房给了人们踏实和温暖,也封闭了人与人之间最朴素的交往。这样想的时候,内心又会平添一份无措感。   当社会的发展愈发让房子成了高消费产品时,社会形态及家庭结构的改变又致使很多人成为房子的奴隶,倾尽一生积蓄背上房奴的躯壳,或为硬性需求,或为长远投资,或为改善居住条件等等,从而成为宏观经济调控下的一枚枚棋子。更有甚者,是与开发商集资失利拿不回钱,而无奈转为购房,从而被迫加入房奴的队伍。而即使这样也还是好的,更有一些投资者是钱和房血本无归,欲诉无门。对于一个时期沸沸扬扬且害人不浅的集资事件来说,自己生活的这个城市的老百姓可谓深受其害,不知这应归罪于老百姓的贪念,还是应责难于国家的市场经济政策。总之,因了这些纠葛,不少人对现在的房子是既爱又恨,加之房价过山车般不稳定,若非刚性需求,是再不敢贸然投资买房的。   生活中,很多人如我一样,在这浮躁世间背负上房奴的重压,月月挂牵着还房贷,甚至为了成为一个可怜的房东而费尽周折,即使拥有了不同房子,却找不到从前那种单纯朴素的快乐。城市的发展让人们的住房条件有了很大改善,却带给人更多的浮躁和纠结,高楼大厦炫酷了城市的容颜,却丢失了曾经那些淳朴而单纯的生活理念。人们忙碌穿梭于光怪陆离的街道,为各自不同的生活目标而奔波,心里想着怎样能挣到更多的钱,怎样能撑起更多的消费,怎样能玩转这个世界,却少有时间静下来,与自己的内心对对话,与天空和大地深情凝望,与山川河流亲密接触。于是,生活在精美宽敞房子里的人们,找不到生活的重心,找不到灵魂的归处,感受不到纯粹的快乐。这时的房子,已不再只是一处遮风避雨的港湾,而成为了普通百姓的一种负累。   时常会想到儿时在老家后街的房顶上肆意玩耍的情景,也会想到那个有着一排排白杨树的青砖瓦房的院落,甚至也很怀念我们最初温馨朴素的两居室时光。年龄在增长,时光在流逝,曾几何时,我们悄悄丢掉了单纯美好的心境,在俗世的烟尘里无奈地挣扎起落。回望生活中房子的发展史,那也是我们交织着酸甜苦辣的成长史。住过的房子在变,我们的人生也在变化当中,惟愿心境能随了年少时的纯净,而让如今的自己少沾染一些俗世的污浊。   也时常会梦到最初生活过的地方,那些房顶上的风光总是令人难忘。房后是阡陌纵横的田野,不远处就是那条至今都怀念的牤牛河,各家院子里有春天开满粉花的梧桐树,还有秋日里结满硕果的枣树。房顶与房顶连接起的,是乡村朴实淳厚的邻里情,不用设防,也可夜不闭户,却社会安定,邻里团结。   醒来看到各家窗户上的钢筋护栏,仿佛现在我们所住的房子,就是一个个精美封闭的鸟笼子…… 湖北去哪治疗癫痫病云南专业癫痫医院怎么选武汉看羊癫疯哪家医院哪家好手术治疗的癫痫病效果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