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韶华易逝”】老妈的抉择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青春幻想
外边的枣树哗哗地响着,准又是老妈在打枣了,院子里栽了几棵枣树,结的枣子个大皮薄,肉厚而甜,看着就诱人。可在刘成的记忆里就没有痛快地吃过家里的枣子。都是被老妈严防死守着,到了中秋前后,就拿竹竿哗哗地打枣。然后捡了饱满无伤的去卖钱,只留下几把小枣子给他们哥两解馋。为了这事,刘成小时候没少闹别扭,同学偶尔来了想吃几个枣子都不行,太没面子了!可老妈的解释是,这些枣子能卖上老爸半个月的工资钱,可以让你们读完一年的书。你是想吃枣还是读书?得!没得可讲了。   老爸老妈的日子过得苦,刘成都看在眼里的。虽说老爸是铁路的职工,可非要住在农村院子里,而不去住铁路的家属院,就是为了那前后的两个大院子,农村的院子长,前后加起来差不多一亩地。老妈起早贪黑的在院子里种了各色瓜果蔬菜,养了几十只芦花鸡,可这些都不是自家吃得,都被老妈收拾利整后到市场上卖了补贴家用。   正当李成在乱想的时候,却见老妈抱了脚腕坐在了地上,不禁一惊,急急地赶了出去。   “妈!怎地了?”   “没咋地,崴了下脚。大呼小叫地干啥!”挣扎着就要起来,却又钻心地疼,干脆就膝行了两步,捡了地上的枣子往筐里装。   “唉哟!我个亲娘咧!你可就好好歇会吧!我来。”李成一边捡枣子一边说着体已的话。   “妈,你看你也快六十岁的人了,就别再三瓜两枣地操劳了!像别的老太太等着抱孙子多好。”   “哈!我也想早点抱孙子呀!可你们两也都是不着意的,我有什么办法。”手里捡了一个枣子,揉着,“就是这三瓜两枣地养大了你们,养活了咱们全家。妈也盼着不用这么操心,妈也盼着享享清福的!”   “嘿!等我上了班,买了房子,再娶了媳妇,就把你和爸都接过去,到时候你就享福吧!”李成憧憬地说着。   “唉呦呦!儿子,你做什么美梦呢?等你结婚了,接我和你爸去住你家?拉倒吧!你同意,你那媳妇能同意!到时候我去做老妈子都得嫌我。我呀就和你爸在家里过着,只要你们过得好比啥都强。”老妈看明世事地说着。   “不会,我找的老婆不能够!再说了,她敢么?我休了她!”李成讨好地哄着妈。   “得了,儿子,有你这句话妈知足。别说那些不着边际地瞎话了。这年头有几个媳妇儿能容得下婆婆的?拿你们的话叫代沟,尤其你妈我还是个农村的土老太太,也没个退休金什么的!”老妈说着倒有了些伤感,眼圈也红了起来。   李成正待说点小话哄哄老妈,就听着“轰隆”的一声响,震得屁股下的地皮都剧烈地动了一下,两耳轰鸣。   “怎地了,怎地了,好像是车站货场那传来的,成,快上房顶看看。”   李成顺着梯子三两下上了房,搭眼望去,只看到货场上浓烟滚滚,原本架在铁轨两边的龙门吊斜斜地歪在一节车皮上,装卸的工人们正在手脚忙乱地抬着龙门吊,乱糟糟地喊着什么。   “妈,龙门吊倒了,轧了一节车皮,看样子有人受伤了!”老妈本是扶着梯子的,听了李成的话却一下子软倒在地,仿佛没了骨头。   “你爸!你爸在货场呢!快去,看看去……”   李成刚要宽老妈的心,余光却看到有人奔着自己家的方向跑来,心里咯噔地一跳,也是手软脚软地下了房,腿脚麻麻地窜入屋里,打开后门,就迎到了翻墙进来的人,浑身沾满白灰,袖子上染了一片血迹……   “婶,婶,我叔被砸了,我叔不行了……”来人颠颠倒倒地重复着噩耗。是李成爸带的徒弟,脸色一片雪白,嘴角流着血,一块皮肉翻扯着……      李成爸到底是去了,当场就被超载的龙门吊拦腰砸中,血流了一地,等救护车来了,医生验了伤势,都没抬进车里,李成爸就去了。这是小小的车站里历年来最大的事故了,站里一干负责人赶来的时候,都是脸色煞白,仿佛到了世界的末日一般。待了解清楚是设备老化造成的意外时,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站里给了刘成妈一大笔抚恤金,相当于刘成爸两年的工资。又拿了殡葬费,最后解决了刘成的工作问题,事故就此完结。   刘成的工作终于得到了解决,可刘成却高兴不起来。这是老爸的遗惠啊!要是老爸还在,这事值得浮一大白,可这工作却是用老爸的命换的。唉……   生活依然继续,不会因为谁的离去而停滞不前。刘成妈大病一场后,又挣扎着劳动了,几亩地的苞米又要收了。   等料理完老爸的后事,刘成穿上了工作服的时候,刘成在部队驻地谈的女朋友来了……      “成哥,爸没了,我过来照顾妈的,你就放心地去上班。家里有我呢!”徐秀挽了袖子哗哗地洗着衣服,两只手被井拔的凉水冰得红通通的。刘成就是欣赏徐秀这点,风风火火的没有心眼子,办什么事都是雷厉风行,实实在在的。   刘成妈坐在苞米秆上,拿了颗苞米无意识地掂着。心里想着事,嘴里就唠叨了起来。   “他爸呀!你说你着啥急走呢?苦日子都熬完了,儿子都大了,你说走就走了,就是个没福气的命!在彬子那楼里住了一个礼拜就吵吵着回,说是受不了楼里的寂寞,谁谁都不认识,其时不就是怕儿媳妇嫌吗?人家都是大学生,城里人,咱们是农民工人没得让人烦。我也不愿意在楼里住,不接地气儿啊!现在成儿谈的女朋友来了,是个灵利人。我就想啊!这还没结婚呢就住在一起,惹人闲话,就给他们把婚事早早地办了,然后把咱的老房子卖了,这不有你的抚恤钱能在镇里交个楼的首付,他们也就成了家,我呢就一个人在哪都是活,不跟他们住。等干不动了再说!”      在老妈地执意坚持下,老房子卖了,找人算了日子,就打发刘成和徐秀回徐秀的娘家下定,该有的程序还是要有的,好歹也是明媒正娶。   老天爷下了第一场雪,苍茫茫大地一片素白,大清早的,又下了雾,抬眼望去,秃了头的老杨嫩柳都披挂了银甲,随风便摆曳下一片碎银子。大红的鞭炮在雪地里炸出了无数的红花花,觅食的麻雀盘旋着飞舞。   接亲的是一辆普通的大众轿车,却难掩新郎新娘地喜气!刚装修完的新房里贴着大大的喜字。亮敞敞的两室两厅让娘家人满意,也给婆家人挣了面子。在厅堂里给双方老人行了礼,叫了爹娘,交换了戒指,婚礼的仪式便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吃吃喝喝,敬了酒的刘成被刘彬拽到了安静处。   “成啊!你现在就是大人了。结了婚就得挑担子了。现在老房子卖了,以后妈就咱俩孝敬了,先到我那住一个月。你的密月也就结束了,然后妈再回你这。你这镇里离咱爸近,咱妈住着也踏实。我会按月给妈生活费的。”   “打往,什么生活费,养老妈我还负担得起,你和嫂子有那心多回来两趟就有了,别象以前一年就回一两次。别说什么工作忙,工作再忙看爸妈的时间也挤得!”刘成老早就对哥嫂有意见了,趁今儿就提了出来。   “就是工作忙吗?”刘彬有点不如意思地道。“也是你嫂不愿意回农村来,哪都不方便。”刘彬见跟前没外人便也吐了实情。   刘成狠狠地剜了刘彬一眼,小声地嘀咕:“连媳妇儿都管不住,也算个爷们?”   “你……”   “好了,你们哥俩别说了,我哪也不去,我已经答应给你郑婶看房子了,他们都出去打工了,有人住的房子不破败呀!我一会儿就住过去了,在村里好呀!熟人多热闹,主要是离你爸近啊,你爸这个人哪!一辈子就离不开我……”刘成妈一句话否了哥俩地商议,转身离开,留下刘彬刘成哥俩大眼瞪小眼。两人都知道,老妈的犟脾气,一但做了决定就不容更改了。      武汉癫痫去哪里治比较好河北癫痫哪家最好哈尔滨哪个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呢哈尔滨看羊羔疯上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