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家乡的七里香_1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秦风秦韵
无破坏:无 阅读:4578发表时间:2018-04-30 16:06:08 一   老家的七里香,应该是祖宗辈的了,可是,我认识七里香却没有几年。   那天,我和妻子顺着山沟的田间小径回老家。   阳光暖暖的,有微风,不时有一股香味钻进鼻孔。淡淡的,甜甜的,很清爽。我很惊讶。这香味不是橘树的花香,橘花香味很浓很浓,像网一样笼罩人全身;橘树成片成片,香味把空气变成了海水,人是浸泡在里面的;头发是香的,所有的皮肤是香的,连衣服裤子鞋袜都是香的。可这股香味,很短暂,很少。微风一来,香味就来;微风一停,香味就断了。这股香味,只有鼻腔里那一点点的地方能感受到,只有肺能感受到那一瞬间的爽。   继续往前走,我突然看见前面的山崖上吊着一团绿,绿上面布满了洁白洁白的星星。我抽动着鼻翼,使劲抽动着,我吸到了那股香,就是从前面传来的,是从山崖上那一簇星星上飘来的。近了,我站在山崖下,仰头望着吊着山崖上的这丛花。绿,嫩黄嫩黄的,很新很脆,泛着光;花,水灵灵的,特别白,特别纯。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洁白水灵的花。樱桃花,就像纸花挤在树上,我从来就不喜欢;梨花白,水灵,但是厚,厚得像面粉涂在树上,是笨拙的,是涂满厚厚脂粉的女人脸。而这花,疏密适度,轻盈,灵动,会飞,是清纯自然笑容甜美的女孩脸。   “这是什么花?”   “七里香。走呀,有什么好看的?到处都是。”   “到处都是?我咋没见过?”   “你……书呆子,四门不出,哪里去见?”   我无语了,我确实四门不出,我哪里去见?今天不是走这田间小径,我仍然不认识七里香。一边品味着七里香的美,一边纠结着我怎么现在才认识七里香的问题,我突然醒悟,妻子对我的指责是没有道理的。      二   我从小就在老家的山山沟沟跑,老家的哪一座山我不知道?老家有哪些草哪些树,我什么不知道?就是认识妻子后,每年都会和妻子一起,帮岳父岳母收拾草坡,直到岳母摘李子摔瘫痪之后,这活才停止。咋这么长的时间里,我脑袋中就没有七里香的影子?甚至连她的芳名都没有储存过?   我五岁上,母亲走了,留下年幼的三个孩子,还有我父亲。父亲每天忙于地里,田里,他哪有时间去看什么七里香。如果母亲还在,或者不那么早就走了,我是不是能很早就认识七里香?一定。听邻居大娘们说,母亲是很爱美的。在生活那么艰难的情况下,母亲宁愿饿肚子,宁愿受病痛的折磨,也要把父亲贷款借到的看病钱拿去给我们做新衣服;母亲是心灵手巧的,她编织的围腰带,上面是有美丽的花的;她给妹妹做的小鞋子,上面也是有鲜艳的花朵的。七里香这么美,这么漂亮,母亲怎会不喜欢?我相信,母亲编织的图案里是有七里香的,只是我无从看到罢了。   母亲走后的几十年里,我还是不知道有七里香这种植物。   老家的坡是很荒凉的,只有山草。自留坡,全是茅草,茅草是有大作用的。那时,每家每户,除了祖上的老房子,都是清一色的草房。稻草、麦秆、茅草,就是老家人维修房顶的重要材料。茅草盖的房子,可以管十多年到二十多年。集体山坡,也没有树,除了地边地坎处的黄荆,就是山草,这些山草,是生产队牛们的乐园,农闲时,它们每天的任务,就是跟着放牛的人在这些山坡上徜徉,把山坡啃得光溜溜的,就像城市园丁修剪后的草坪。所以,山坡上是没有七里香生长的天地的。   七里香没有开花机会,还与我们这群大大小小的孩子有关。我们那时的重要任务就是扯猪草,捡柴。说是捡柴,更多的是砍柴割草。因为,老家的树很少,枯树枝很少,每家的枯竹也很少,真正能捡到的柴太少太少。能砍的柴比能捡的还少,有黄荆,可是,黄荆是生产队的,是不能私自去砍的,得等到长成熟了,砍回生产队,用来煮生产队的猪食子。能做的就是割山草,田边地坎和山坡的山草们,还没有品尝到十七八姑娘和小伙的美,就被我们割回家,晒在院坝里,放进灶膛中了。那时,老家人特别缺柴,每年,大人们都会成群结队到很远的大山中去捡柴,捆成捆,男的挑,女的背,艰难地弄回家。木棒等硬柴,是我们最渴望的,因为耐烧,火力旺,烟少。可是,这些柴很少,记得我家唯一的硬柴就是父亲早早打下的老竹蔸;硬柴是要留的,留到过年时烧。家乡所有的刺类灌木,同山草一样,还没有长成半大孩子,就被我们给砍掉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一颤,原来是这样。七里香,是藤类带刺的灌木,一定像其它刺类灌木一样,早早地被我们砍回家做柴烧了。它根本就没有长大,没有长大开花的机会。我们哪里有机会去看七里香的美,去闻七里的香?   原来,早早地没有母亲,过去的穷,才是我没有更早认识七里香的原因。      三   后来,老家人的日子好过了,国家要求退耕还林,老家人也可以烧蜂窝煤、罐罐气、电做饭了,房子成为楼房后大量秸秆也可以做柴烧了,修剪下来的大量的果树枝堆满了房子周围……老家人再也不缺柴了,山坡再也没有人去砍去割了。一年一年,山草们枯死在坡上;山上的灌木也一年一年变壮,山坡上各种灌木花也多了起来。   “走,天气暖和,我带你去找七里香。”天刚亮,妻子就喊了起来。   约上几个朋友,沐浴着春阳,我们去逛山坡了。   顺着水渠路,我们来到了一山坡前。   “看,那里!”   顺着妻子的手指,我看到了水渠边的一道瀑布。这道瀑布从十多米的空中“挂”下来,绿白相间。   “那是什么?”我惊讶地问道。   “七里香。你不是成天闹着找七里香吗?”   “什么?七里香?”   我呆住了。我第一次看到的七里香是在山崖上,它像吊篮一样悬在山崖。而这里的七里香,是在树上,是在那几根十多米高的柏树上,像云层中冲泻而出的一道瀑布。我以为,七里香像刺榴一样,是一丛一丛的,最多就是人多高,或直立于山坡,或倒垂于悬崖,没想到它竟然像丝瓜藤一样,是会爬树的。而且树有多高,它就能爬到多高。我被它的壮阔气势镇住了。这种气势,我在《紫藤萝瀑布》一文中领略过,但是,那是读别人的文字,我并没有真正见,此刻,我终于见到了。那绿色,是山岩,是石包,那白色是水流,水流弯弯曲曲地泻着,那些山岩在水流中若隐若现……我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我听到了轰轰隆隆的水声,这些声音从天空传来,从前面的水渠边传来……   边看边走,我们来到了七里香脚边,我看到了这些星星一样洁白的花朵。   一朵一朵,像洁白的蝴蝶穿梭在绿枝条中,它们在绿色中追逐中;它们飞扑着翅膀,像要贴上,又要摔下……   我偏着头,换着位置看这几棵柏树,看着这些像白色的网一样包围着柏树的蝴蝶。   “好多蝴蝶!”   同行的一位女孩喊了起来。我以为她说的蝴蝶和我看到的蝴蝶一样,就是这些花朵。   随着女孩的喊声,一只只蝴蝶在我们头上飞过,白色的,红色的,黑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只只彩蝶扑着我们的头,轻拍着我们的脸,追逐着,在七里香中飞进飞出,在花朵上扑闪停留……我们也听到了嗡嗡的声音,一只只细小的黄色蜜蜂,围绕着七里香……   春天的阳光是迷人的,是香甜的。我们都停下了脚步,长久地仰望着水渠对边的七里香,煽动着鼻翼,痛痛快快地吸纳着这里的香气,我再一次有了泡在香海中的感觉。这里的香不是一股一股的,它是把人装进香袋中的。但是,它与橘香不一样,橘香很浓,像盐分很重的海水;七里香的浓,就像夏天深山大谷中的山泉,给沐浴者的是凉,是爽,是淡淡的甜。   同行的人停下脚步,是舍不得这香吗?我不只是稀罕这香,更稀罕这几树的景。这里的七里香长了多少年?竟然成为了巨大的丝绸,把几棵大柏树都遮盖起来。七里香,把老柏树变成了新娘,给她们戴上了美丽的盖头;七里香,把几棵老柏树,变成了美丽的女孩,让她们穿上了美丽的连衣裙……不,这些老柏树难道是母亲,她们又怀上了孩子?你看这些被七里香罩着的柏树,不就是几位挺着高高的肚子,穿着孕妇裙的母亲吗?   柏树,是我老家最多的树。老家是紫色土壤,不长松树,但是,柏树生长普遍。柏树是没有彩色的花朵的,也是没有花香的,他们除了像松树一样是抗寒斗士外,是没法给人以更多的美的。这几棵老柏树,他们把七里香紧紧拉在怀里,把七里香变成了他们美丽的彩衣,把七里香的香甜紧紧搂在怀里,于是,老柏树像新娘一样美丽,像糖果店一样香甜起来……      四   我班是毕业班,又是一班,根据学校的安排,我们到了四楼,而且是最靠近山坡的一间教室。   我正在讲台上讲课,突然,一片白从教室后的窗口跳了进来,跳进了我的眼里,吸住了我的眼睛。我趁学生看书的时间,走近后窗口,伸头往窗外看,这些白色,原来是七里香,它们攀援着教室后的老柏树,像一件清爽的花衣穿在了这棵老柏树上。   我激动,又感动,于是,有了哈尔滨在哪有好的癫痫医院要写诗的冲动:“给我一双有力的肩膀,给我一个魁伟的身子,我就能把天空变成银河。”这是我看着教室外的七里香,首先想到的句子。   于是,每天走进教室,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到后窗看七里香,这里是俯视,我终于从柏树的顶端看到了七里香和老柏树恋爱而成的美。我久久地站着,看她洁白的花朵,嗅她迷人的芳香……我惊叹于老柏树的狡猾,她借恋爱,打着帮助七里香站起来的旗号,让自己也大大地美丽了一把。我又惊叹于七里香的智慧,知道借助老柏树魁伟的身子,让自己也能昂首于天空。如果七里香没有攀援的本事,她可能就像树下的那些草一样,永远摊在地面,永远没法展示自己的美。老柏树和七里香的互惠互利,不也是一种智慧吗?   有一天,我又走到了后窗口,看到了像一张被床毯盖着的树颠,树颠成了一块几平米的荆门看癫痫那个医院凹凸不平的坝子。透过七里香留出的缝隙,我看到了里面的柏树,枝丫弯曲着,没法伸展,不少柏树的叶片已经枯黄了。我心里又一次颤栗起来:原来,老柏树并不喜欢被七里香缠着,七里香把它楼得太紧,遮盖得太严实,它几乎喘不过气了。如果老柏树具有人脱衣服的本领,它是肯定要把这件花衣脱掉的。   看着,想着,我对七里香的美感,突然间消失了。我深深感觉到,七里香在天空展示的美,是一种自私,是一种把自己的美建立在柏树的痛苦甚至窒息、死亡之上的自私。   上周末,吃过晚饭,带着孙女,跟她的爸妈一起,去乡里建的休闲长廊玩,这是国家号召建设新农村之后出现的。长廊上全是人工培植的美景,在这里,我又见到了七里香。   走近长廊,首先遇到的是一处十来米长的绿色隧道,隧道是水泥柱头,是铁丝网。七里香顺着铁丝网爬到了隧道的顶上,隧道外面是花,隧道里面也是花,走进里面,如同走进了洋溢着淡淡的香味的帐篷。穿过隧道,到癫痫抽搐吃什么药好呢了一个堰塘边,这是一个不算大的人工湖。围绕着湖的,也是一圈七里香,它们翻过布在堰塘边的铁丝网,将扎满花朵的秀发,伸进湖里,照镜,沐浴……把孙女托举到我的脖颈上看湖中倒影,从倒影看七里香,又是一番别样的美,那带着湿气的香味,是从水中出来的还是岸上飘来的?走过湖泊,是一个健身小广场,广场上除了各色花朵,更多的还是七里香。你看,白色的鸽子在飞翔,白色的兔在奔跑,白色的羊在打瞌睡……动物造型的铁丝网,布满了七里香,在人工修剪下,其动物造型更逼真感人。我蹲着身子,从小孙女的高度看这些七里香,它们完全是被星星抬着,在星空奔腾、翱翔、徜徉、漂游的爱物……家乡的七里香,终于走出了山野,服务于家乡了。   原来,这七里香还有这样的妙处?   看着我的惊讶,妻子抢白我说,哪百年就有了,继续回家当你的书呆子。   是啊,宅是会让你远离真实的世界的。   夜里,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一直在思考着家乡的七里香的故事。   2018年4月30日 共 442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