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山水】笑红尘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秦风秦韵
(一)   红尘之中总是布满太多尘埃,闲暇时,我便喜好寻得一清静之地,一山一水一人,偷得半日清闲。有良辰美景,当然要伴有一壶好茶。踏破“铁”鞋,终寻得一处仙境之地——青莲坊。   青莲坊,可想而知,境如其名。四面山青水秀,前方有一莲池,池旁柳四季皆青。这茶坊如隐逸之人般,座落在这江南山青水秀之地,四面用琉璃围成,里面用轻透的轻纱遮挡,不仅景美,茶馆里的人更美。人人皆知,我孤子柳生性自由,独来独往,有一小愿望就是……携我孤子剑行遍江湖,行侠仗义,揽遍江山之浩荡,当然身边要是有个聪明伶俐美丽大方温柔体贴的好姑娘陪伴,那就更好了。哈哈,其实,我并不想告诉你们我师傅是个老和尚。   其实人人也都不知,我也有着文人的雅性,虽不识得几个字,但也懂得欣赏这青莲坊内名人字画,画上之莲仿若隐藏着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故事。你看这幅,水间青青荷叶却无一莲盛开,岸边一青衣女子的背影,她一定在等待荷开,等她缘分的到来……当然,我更喜欢倾听此刻青莲坊内那被一头青纱遮住玉面的姑娘弹奏的琴音。我猜想,她一定符合我孤子剑的标准,聪明伶俐美丽大方温柔体贴……啊哈哈哈哈,想着想着我便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想必是我笑声很好听,或者是我背上的孤子剑很好看。所有人都停下了此刻的动作,看着我。有好奇的?有愤怒的?有鄙视的……哼,哪个再敢鄙视我,就让他尝尝我的孤子剑法。只有青纱之下抚琴之女,依旧继续着她曼妙的琴音。这琴音真是奇怪,听得我一丝怒气都起不来,还是安心的品茶听美人弹琴痛快!   这清明时节的茶果然是好,闻起香气怡人,品起唇齿留香。我边品茶,边想象这抚琴女子青纱之下的模样,她一定有双若水的眸子,白皙而清秀的脸庞,清泉般好听的声音……   “孤子柳!”忽地,一个粗鲁霸道血腥的女子声音出现在我耳旁。我知道我的噩梦又来了。我立刻跳出板凳一米之外……   “哼,你不愿意娶我就算了。没想到你竟然为了躲避我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破地方!害的我为了找你磨破了三双鞋子刮破了两套衣服。”话未说完,莫小绿一只“大”脚便踩上了凳子,一只手挥舞着,另一只手端过我那碗喝了一半的茶水大口的往嘴里灌。喝完后还不忘用她那破烂不堪的绿袖子抹了一下下巴……   噩梦啊,噩梦……她的泼辣是我的噩梦,她的暴牙是我的噩梦,她右脸的红胎记是我的噩梦……只有她那双眼睛还算水灵。只可惜,那水灵里藏着凶狠狠,正如此刻,她那双水灵又凶狠的眼睛正怒斥斥地看着我。噩梦啊噩梦……想我孤子剑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花见花败,月见月衰,男看嫉妒,女看爱慕的独一无二的美男子……竟,竟被逼着娶这么一个噩梦的女人,悲哉啊悲哉!四目对视五秒,三十六计跑为上策!我跑!你别追过来!      (二)   我跑啊跑,她追啊追,难道我孤子剑这一生就要毁于她这个噩梦手里了?不要啊……   我回头,用可怜巴巴无辜的双眼看着她:“我孤子柳两袖清风,即无才无德,就这么张脸又不能当饭吃,你说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哼,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成吗!   “嘿嘿,柳大哥,你不用担心,我有饭吃,有银子花,还有啊,你好的不好的我都喜欢。”莫小绿笑嘻嘻地看着我,眼神变得温柔起来,露出那对“可爱”的暴牙。我,无语……“孤大哥,你看,前面那个人才真的是两袖清风呢!”   果真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断臂大侠?!他在干嘛……在踢坟头……啊,太过分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踢人坟头,太不厚道了!哼,让你尝尝我孤子剑的厉害,哎?等等,人家双手臂都没有,我要是再用剑,那多不好啊。别毁了我仁义少侠孤子柳的名声……“喂,剑,帮我保管。”我一把将剑扔给小绿,哪知她那个笨蛋竟然没接住,剑毫不留情的从我眼底飞落悬崖,啊,我的剑,那可是我师傅送我的宝剑啊。师傅,我对不起你啊……都怪这个“两袖清风”怪人,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本以为对付这等九流之辈一招半式的便能搞定,没想到这家伙没有手臂,脚上功夫倒是极好。糟糕,我双手双脚竟然打不过他那两只脚,十招之后我已无力还手,只有躲招。最后,我终于被他那双无情脚踢到了悬崖的边缘处,哇,好危险,还差几毫米我就要去陪我的孤子剑了。   “啊,柳大哥你没事吧,你这坏人,怪不得手臂都被人砍断,一定是坏事做得太多了,哼,我跟你拼命!”这傻丫头,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和人家拼命,赶紧省省吧,留条小命好把我后葬了啊。   “哼,你这丑姑娘,那么丑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再满口胡言小心我连你一起教训!”   “你,你你你……你敢说我丑,我和你拼命,啊……”小绿费力地抱起一块大石头就要往他身上扑去。这傻丫头,死到临头了,还不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是最好的敢承认自己丑。我想阻止,只可惜我已无力气说话……    “住手,清风。真没想到你竟连个女子都不放过!”只是一瞬间的光影,一袭白衣的女子带着青色的头纱。等等,青纱……这不是青莲坊那弹琴的女子吗,原来那个断臂之人叫清风,呵呵,有意思,那么她怎么会来这里,她和他是什么关系?她……啊,我一头雾水,头好疼,吐了嘴角的一丝血,便睁不开眼了。   “啊,柳大哥,啊,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也不活了。”这丑丫头竟然诅咒我死,气死我了……可是我使劲挣扎就是睁不开眼睛。   “姑娘,别哭了,他没死,只是受了点外伤,带她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你骑我的马带他走!”白衣女子一声清脆的口哨,一匹白色的骏马便飞奔而来。    一道明亮的光线将我的眼睛刺醒,我浑身疼痛,接着听到小绿咳嗽不止的声音,并闻到一股难闻的草药味。“喂,你在干嘛,煮的什么?臭死了!”我捏住鼻子忍着身上的肿痛喊着。   “啊,柳大哥,你醒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小绿哭得时候更丑了……   “喂!哭什么啊,我孤子柳烂命一条,阎王都不肯收的!”我转过身,因为实在不想看小绿哭得更难看的脸。   “哎,对了,快喝药!我可是一大早熬了几个钟头才熬好的,大夫说了,你喝了药才好得快些,不然……不然一个礼拜之后你怎么娶我啊?”   “什么,喝药?我孤子柳受这么点皮毛外伤还要喝药?”   “那么,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喂你喝吗?哼哼……”莫小绿坏笑了两声吓得我端起药汤一饮而尽。      (三)    其实,若是相貌忽略不记,她倒还算是个好姑娘。比如,她很听我的话,比如她那么懒还肯为我熬药,比如,她可以为我舍命……师父曾经告诉我,女人就如海底针,一方面是难以琢磨,另一方面就是可以让男人万针穿心。可是我才不信,一定是他老人家年少时被女人骗了感情才出家,他自己出家就算了,还要我也出家。我孤子剑一表人才怎么能做和尚呢!可是……我若娶了这么个丑姑娘还不得让天下人耻笑,好歹我在江湖也算小有名气,其实……其实是我师父归一大师比较有名啦!不行,不管怎么样,我的寻妻标准不能变,我决定了,我要逃婚……   七天,六天,五天……两天……我数着日子,明天就是我娶小绿的日子了。 夜已很深了,月光很明,我走在热闹刚散场的长安街,算计着该怎么个逃婚法……第一种,我可以连夜潜逃,逃到那臭小绿找不到我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的地方。第二种,我也可以在大喜之时来个轰轰动动的新郎官逃跑,这样我就出名了,小绿一定被气得再也不想看到我……啊哈哈哈。第三种……我正琢磨着,前面街灯下的身影吸引着我,他那破旧的衣衫和他那篷乱的头发颇有一番济公再世的感觉。我走近一看,原来是长安街无人不知的刘二傻……他看到我走来,冲着我傻傻地笑了,这味道和小绿有得一拼。若是……若是小绿嫁给二傻……哈哈,哈哈,绝配啊!   第二日,莫家张锣打鼓,喜气洋洋……小绿镜前梳妆,红喜袍裹着她那玲珑身段,厚厚的脂粉遮住了右脸的红胎迹,此时的小绿若是不露出那惊人的大门牙,也算得上半个美女了……我从门缝里偷偷地看了她最后两眼,便背着包袱继续流浪去了!小绿啊,再见了,还真有些舍不得呢,没办法,谁让你逼着我娶你!   我打算先去青莲坊喝上一壶绿茶,再去无情涯寻找我的孤子剑,那剑可是师父的遗物,千万不能丢……   此时,青莲坊内,古琴声飘起,一种荡气回肠的美穿透人心,亦如那帘纱之内的女子,神秘动人,一曲弹毕,我端起一杯茶过去:“姑娘还没来得及谢你救命之恩,请你喝杯茶吧!”   “不用客气,应该的。”她用她的纤纤玉指接住那杯茶水凑近她那诱人的红唇,那样子美极了!那双生动的大眼睛透过面纱看向我,四目相对,我有些魂不守舍了。世上怎会有如此曼妙的女子!   且说,小绿这边已坐上红红的花轿,等待嫁给她的如意郎君,轿子外化成我的模样的刘二傻心里荡漾出花儿来了,傻傻地笑。你们一定想知道,他怎么成了我的模样,告诉你们,这个世上有一种奇特的易容术,可以把一个人化成另一个人的模样。当然只有城外的仙姑子有如此本领!恰巧,我和仙姑子又很熟,哈哈,不知道小绿那丫头知道了会不会气得爆炸……   小绿和刘二傻拜堂时,刘二傻一直在傻傻地笑,小绿听到旁边人在小声窃语“新郎有点傻呼呼的!”警惕心很高的小绿,终于忍不住,在拜堂时就掀开红盖头,看到对面那个虽然长了一张孤子柳的脸,但是表情和身材都不太像的傻傻的人儿。   “你不是孤子柳!”小绿不顾一切的叫出声来。   “我,我是……是二傻。”面对自己喜欢的小绿对自己生气地大叫,二傻委屈地低下头。 此刻你可以想象生气时呲牙咧嘴的龅牙妹的样子,再加上她的眼睛都绿了。来不及对二傻暴打一顿,也不顾自己一身红嫁衣,扔掉红盖头,以疾风的速度跑开了,当然你们懂的,她去抓我了。   风中,艳阳高照,徒留二傻一个人拿着红盖头凄凉地傻笑。      (四)   “小二,上好酒好菜。”我逃离后,立刻奔往青莲坊,本打算下崖寻剑,当然,我对那貌美如花的姑娘也是念念不忘。   “在下孤子柳,姑娘,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本打算下崖寻剑,却念想还不知姑娘芳名……”其实我也会文邹邹的,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   “其实,我就叫青烟。莫念,随缘便好。”依旧是青色面纱。   “青烟姑娘,我为你弹一曲如何,若是姑娘满意,姑娘便要解下面纱,若是姑娘不满意,我便答应姑娘一个要求。如何?”嘿嘿,我心想若是她满意我便可以见她真面目,若是我输了欠她一个要求便可再寻机会找她。哈哈,真是聪明啊,人才啊!我在心里鬼笑着。   她答应的倒是爽快,弹琴,这是我多年前玩弄的玩意儿了,要知道我师父,不仅仅只是个老和尚,他文才武略样样精通啊,尤其是琴更为拿手!真是后悔当年没多学些琴艺……   一曲未闭,她就掀开了青纱,来不及为自己的琴技得意,若是一个天仙般的女子在你面前含情脉脉的看着你,我想,你也不会走神的多看几眼。   此刻,她红了眼眶。泪水就如透明的珍珠般在她眼里打转。“这首《禅缘》曲是谁教你的?”   “青烟姑娘果然貌美如仙,这首《禅缘》,如今早已传遍大街小巷,有何吃惊的?见你早已揭开面纱,是否是满意我弹的曲子?”   “不,我既满意,又不满意。满意的是我很久没听过那么动人的曲子了,不满意的是,你勾起了我不想回忆的过往。所以,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来,我先教你弹一首曲,再慢慢跟你说。”   凭我那么聪明的脑袋和灵动的双手,她教我的那首《秋月》的曲子,我很快便学会了。然后,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对,她的秘密,不要问是什么秘密,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哈哈哈哈。听了一个美人的秘密的滋味,你们懂得。   “对了,传说断肠崖下机关密布,去了的人十有八九都回不来了,若是真的,就会孤独终老,你真的想为了一把剑,去冒这个险么?”   “青莲姑娘放心,十有八九走不出来,而我一定是那一两个走出来的。哈哈。” 从小到大,少说也死过几十次没死成了,一定是阎王见我长得帅,嫉妒我不肯收我,啊哈哈……我在心里偷笑着。“再说,师傅对我恩重如山,那把剑是他老人家留给我的唯一念想,况且那把剑也早已成了我的莫逆之交。我离不开它,它也一定离不开我……所以我怎么能让它孤零零地躺在山脚呢!”   青烟将琴赠与我,并给了我一封书信:“见琴如见人,告诉他忘掉二十年前的——紫琴。如今我是青烟,早已忘掉了那些是是非非。”   什么?她说二十年前?那么她的年龄?好吧,我又被女人的外表所欺骗了……话说回来,这青烟姑娘,不,这青烟大姐,也不对,是这青烟大婶是练了什么神功竟而二十年如一日那么年轻貌美?      (五)   “孤子柳,你给我出来!你个大骗子,大坏蛋,大……”   是的,小绿来了。我一个箭步冲出门外,天呢,噩梦天天有,今天的特别恐怖!我跑…… 共 9276 字 武汉癫痫是否会遗传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