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黑夜里的书信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摘要:日落黄昏后,月上东山头。悄悄地,文犹如一只蝴蝶轻轻飞入我的窗口,留下一片云彩,不带走只言片语。文微微的气息,跃然在那整洁的纸面,一个个鲜活的文字在撩乱着我的梦,在拨动着我那尘封的心弦。 夕阳西下,我为了帮老公寻找一些文件资料,在翻箱倒柜的找寻中,翻出一些尘蒙的信笺。看到这些已经泛黄的家信,记忆让我回到了二十五年前的那个暑假,还得感谢文的书信伴我走出那个黑色的魔窟。   据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有的时候,真希望自己跟鱼一样,能够让一些痛苦的事情在短暂的瞬间消失,去留无痕。然而,记忆却似一架手摇风车,幸福的时刻轻如飞絮,总是被记忆这架风车很快吹得无影无踪,留下一些痛苦的碎片被记忆这架风车沉淀,沉淀,再沉淀;保留在记忆的深处,酝酿,发酵。时过境迁之后,细细品味,却能感受到一股淡淡的苦味而弥久留香。   那年七月,正是热浪滚滚的季节。我的心正如这雷雨天的天气一样沉闷、燥热。在半个多月漫长的等待中,如坐针毡,又如热锅上的蚂蚁,等待着高考分数线的揭晓。   分数线终于出来了,最后因为文科方面的科目自始至终是我的死穴,以三分之差,在那千军万马挤的独木桥上被摔得遍体鳞伤。我茫然若失,白天还得强作欢颜,跟着父亲去参加农田的劳动。更难熬的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自己十一年寒窗苦读,以为自己能够跳出龙门,结果竟然只能以惨痛的失败而告终,眼泪禁不住往下流,潮湿了我那单纯而脆弱的心灵。考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如同压上了千斤大石一般沉重,我的世界被一片黑暗笼罩。   我知道,很多比我成绩差的同学,都会去复读补习。而复读一词,在我们姐弟们的人生字典里,从来就未曾出现过,也不可能会出现。人们都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这句话说说容易,可做起来,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于我来说,能让我读完高中,父母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复读、补习,复读、补习,这两个词时常在我的脑海里萦绕。虽然我从来不敢把它说出口,但也不甘心就这样轻易放弃那仅存的一点幻想 。上学期间的很多生活用品和书本之类的,我也一直让它留在读书时租住的小木屋,不想,也不甘心就这样让它们跟着我回到大山深处,守候我那一片孤寂而贫瘠的土壤。最后还是母亲开口了:“莲,你学校用的那些东西怎么不去拿回来?”我才肯相信,我补习的幻想已是彻底破灭了。虽然我也是多么的心有不甘,但对于那样的家境,我无法接受也得接受眼前的事实。   次日,天刚蒙蒙亮,我早早地起床洗刷完后,只身翻越一座高高的山,穿过那条绵延起伏、弯弯曲曲的好几里山岭,再徒步走了三里多泥泞的公路,才到鹿岗站点挤进了那缓慢爬行的公共汽车。客车在那起伏不平的泥泞路上一路颠簸着前行,好不容易开到了县城,车缓缓停下。我颓丧着脸,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慢慢地钻出客车的大门。刚走到大街上,迎面出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长得英俊帅气。在我看到他的那一刹那,我能明显感到他那种无法抑制的喜悦,溢于言表。但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知道我们彼此见过面,于是友好地向他打了声招呼。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我姐小组的,名字叫文。   真正认识他,是在我高考落榜回家正式务农的日子里。在那个月朗星疏的夜晚,我从田里干活回家,因为白天繁重的农活已累得我精疲力竭。我早早地洗刷完后,躺在床上休息,一边无心地翻阅着高考复习资料,沉醉在那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大学雅典娜神殿的黄粱美梦里。忽然听到窗口有窸窸窣窣的响声。我也没在意,因为夏天飞虫多,我以为是飞虫穿过窗格 ,进入我的那方小天地。   次日凌晨,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我便起床洗漱后准备跟父亲去农田“双抢”,忽然发现窗口多了一个信封。我好生奇怪,莫名其妙的从哪儿冒出了一封信呢?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读起了信。信中的内容依稀还记得:“亲爱的莲,那天在宜黄街上碰巧见你,我的心里激动不已。匆匆一瞥,只恨时光太短暂,来不及与你多说几句,你就匆匆反身离去,消失在茫茫人海。我只能呆若木鸡,目送你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怅然若失。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冒昧地给你写这封信。其实,在那次遇到你之前,想当年不幸的某一天,我的心里已埋下了你的身影,只是为了什么原因,一时也难以说清。…好花落在枝头,不摘也无所谓;好女落在农家,不求我将终身遗恨。假如你能大学毕业,到时将为我修改修改病句,那将是一个美好的记忆……。文”   日落黄昏后,月上东山头。悄悄地,文犹如一只蝴蝶轻轻飞入我的窗口,留下一片云彩,不带走只言片语。文鲜活的气息,跃然在那整洁的纸面,一个个跳跃的文字在撩乱着我的梦,拨动着我那尘封的心弦。   在那个黑色的七月里,虽然从表面上看我若无其事,事实是我在故作坚强。在那个落后的山旮旯里,谁又能洞察我内心的伤痛,也许我的心思此刻真的只有文能懂。唯有他能以文字的形式与我进行交流,此时,文那甜美的文字,暖心的话语成了我心灵的创可贴,是点在我心头的一盏路灯。我辗转反侧在黑暗中,却始终被文信中那暖暖的文字照耀。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虽然我一直在拒绝回信,但是在文一次又一次暖暖的文字中,我不知道我的心理防线能持续多久,但我知道尘封也只是暂时的,坚冰也终有被熔化的时候。他那执着的、如火的热情,终于烧毁了我那一层薄薄的防具。我开始试探着给文回信,窗口自然成了我收发的信箱。   记得第一封回信的某些内容大约是这样的:“文,你好!夜风拂窗,星烁长空。我不能,也不想探究你来自何方,但能感觉到,你离我很近,也能感觉到一颗跳动的心的热情。这么多天了,很抱歉,我一直没有给你回信,因为我不想这么快谈及男女之情。无论你多么爱我,我也不能答应你的求婚。你比我大几岁,我不想你因为我而耽搁你的青春。岁月是一把无形的剑,在我们不知不觉中,悄然劈去我们青春的容颜。文,我求求你,放弃我吧!放弃是为你好,也是为我好。这是你最佳的选择。”   时光荏苒,文依旧朝花夕拾,拾的尽是枯萎。我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他的求婚。他也不愿动摇那颗执着的心,就像我依然固守着幻影般的大学梦一样不放,磐石不可转移。我无力劝他放弃,最后只好把我的想法告诉他:“文,你还是另找别的女孩吧,世上好女孩多得是,为何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说句实话,我不想这么早斩断自己飞翔的翅膀,我看着我的同学都比我成绩差,可是他们都已经去复读准备明年再参加高考,就这样嫁人,我真有点心有不甘。”他不担不反对,反而非常支持我说:“你想去补习,我支持。你去吧。只要你愿意,你去补习的一切费用我来支付。”让他支付我的学费,我又凭着什么呢?我委婉地谢绝了他的善意。他也拿我没办法,最后他鼓励我去参加成人高考,获取大学文凭,还为我买了一整套成人高考的复习资料,说等我拿到大学文凭后再谈婚姻。   纵然有千百次的拒绝他,文依旧每天都来给我送信,好像给我写信成了他的职责与爱好。在频繁的书信往来中,不知是出于对他的感恩,还是我那青涩而又懵懂的情弦被拨动。他的文字时常给我带来些许的感动,抑或是心灵的悸动,如那小石子落在平静的水面,荡漾起阵阵细小的涟漪。我也对文产生了一些好感,也不再那么强烈地要求他放弃我。这,给文带来了莫大的鼓舞。从他的文字中,我能感觉到他的欢欣。文也开始借故接近我。因为我姐就在文那个村庄,我时常去我姐家,他就找机会来看我。   更巧的是那年秋收后,我姐家盖房子。整个秋冬我几乎都在姐姐家帮忙,对于文来说,莫不是一件好事。他便以同村人的身份借故帮忙,实际也是在想方设法接近我。我在哪儿干活,他也跟着我去哪儿。那时没有吊机,砖头都得一块块人工抛上去。时常都是文在下面抛,我蹲在木架上接砖。别看文平时爱玩文字,对于抛砖这件事还真是行家里手,经他手抛上去的砖不会翻转,每次都平平稳稳地落在我的手上。   就这样,只要是明眼人也都能看得出来,文在追求我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我姐开始反对,原因是不忍心让我跟她一样嫁到一个有华南虎出没的小山沟吃苦。我爸妈也都坚决地开始反对,说他比我大六岁,又与姐在同一个村,总不能让两个萝卜种到一个窝吧!为了不让我们有见面的机会,爸妈也不再让我去姐姐家帮忙。   我是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女孩,看着父母失望的眼神,我不忍背叛生我养我的父母,也不敢与他去那月下促膝而谈。为了不辜负爸妈对我的期望,我开始想方设法远离文。也许是因为家人的反对,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的一席之位。   正如文自己所说,他是个感情执拗的人,感情容易使他走向极端。哪怕是风霜严寒,也不可能使他改变。虽然有时因为我的冷寞而心痛,但痛过之后他却提出我们不谈婚嫁,只以朋友的身份交往,但如果要让他先娶别人不可能,除非我先嫁给别人。我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与耐心。也许他坚信在寒冬过后,穿过寒冷的风,挤过漫漫长夜,总能等到春水微澜的那一天吧!   时间如水,六百多个夜晚在书信的往来中匆匆流过。 那一天,我现在的丈夫与公公去我娘家看我,我爸妈看着也不错,至少让我可以跳出那个被大山封锁的小山沟,也就答应了他们的求婚。至于我自己,从学校出来久居山中,懵懂的我也认为,在那个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年代,能够考上师范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再加上公公的那张巧嘴,我轻易地相信是我改变命运的机会到了。   当我跨上他自行车后座的那一刻,文知道他的希望已经成为彻底的失望了。伤心欲绝的文很少喝酒,但因为我的“变心”,他只能以酒精麻醉自己,真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在家沉睡了三天之后 ,文带着滴血的伤痛再次来到我的窗口,要求我还给他写给我的那些书信。他说也许以后会成为他写作的素材。我知道,是我辜负了他的一片真心,纵然我有多么的不情愿,但对于这一小小的请求,我找不到任何拒绝他的理由。我把他写给我的几百封书信,连同那套高考复习资料完完整整地一并交给了他。   他最后递给我一封信。信很短,但令人记忆悠长,令人感动得心殇。信中说:“亲爱的莲,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写信。无论你到天涯还是海角,请记住,我都在默默地为你祝福。永远,永远!文”。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犹如看着黄昏的太阳,消耗了自己全身的热量,照亮了我那冰冷的胸膛,自己却跌进了茫茫夜色之中。我的心里不由产生一股“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惆怅……      鄂州那个医院看癫痫病最好哈尔滨做癫痫病手术医院武汉癫痫怎么治疗最好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