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梦断秦淮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人生感悟
阳春三月,江南正是万紫千红的时候,处处草长莺飞,莺歌燕舞,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无忌因失去最爱的女人感到郁闷,孤身离开京城,来到秦淮河畔。谁都知道,华灯初上,十里秦淮,十里歌,无忌刚来到这里,就被一女子轻唱的小曲给吸引住了。   银屏,秦淮河畔春香楼一名普通的打杂者——一年前穿越到这里就是这种命运了。起先,她也挣扎过、自杀过,想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回到她的21世纪去。但当一切都是徒劳后,她开始认命了。   这一天,她像往常那样一边灶里添柴烧火做饭一边哼着一首当地人从没听过的歌谣,把正在大堂喝酒浇愁的无忌给惊动了。   “妈妈,这是哪位姑娘在歌唱啊?快快把她请来。”   无忌说着把一锭金元宝搁在了桌子上。   “多谢官人,多谢官人,在下这就去把她找来。”   鸨母见钱眼开,赶紧将金元宝接过,马上顺着声源进去找唱歌者。   “银屏?怎么是你?”   当鸨母顺着歌声找到正在厨房烧火的丫头银屏时,也不由地大吃一惊。   “妈妈,怎么了?”   银屏停止了歌唱,平静地问。   “哦,没什么,唱得好,你唱得好啊!来,给你!”   鸨母从怀里掏出一两纹银放到银屏的手中,笑得像观世音菩萨,   “只要你替妈妈去给客人再唱一遍刚才唱的那曲歌谣,这两银子就是你的了。开不开心?”   要知道,一两银子,可是银屏一个月的薪水啊!银屏岂有不要之理?更何况,在这里端着“妈妈”的饭碗,可不就得服她管么?   银屏跟着鸨母来到大堂,见一身着白色绸缎长衫,脖子、领袖、腰间都绣着金线的男子,玉树临风,正背对着她坐在那里喝酒。   “请问大人尊姓大名?”   银屏轻轻地问。   “放肆!你个死丫头,问那么多干什么?叫你唱歌你唱就是,大人的大名岂是你这样的人可以随便知道的?”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鸨母喝道。   “无妨。在下上官……你就称呼我上官大人就是了。”   白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定定地望着银屏,他没想到,能唱出那样动听曲儿的居然会是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丫头。   “是,上官大人。”   银屏的脸也莫名地红了,她赶紧低下头,一颗芳心没来由地就“呯呯呯”直跳个不停,   “请问大人想听什么样的歌呢?这里的古词曲银屏可一支都不会……”   “就是刚才那首,我记得好像是有一句……”说着,上官无忌按着刚才听到的旋律,也轻轻地哼了一句,“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接一杯……美酒我知道,但请问咖啡是什么玩意儿?”   “我只要喝一杯……”银屏马上接着轻轻地接唱了一句,一边唱一边走过去拿起桌上的酒杯,“那是一种饮料,只是跟酒的作用和味道不一样,你们古代这里还不可能有的……”   银屏的眼前马上浮现出自己的前身在酒吧里唱歌的情景,唱着唱着,忽然瞥见舞池里自己的男友抱着他的舞伴她最要好的闺蜜在玩亲亲。   “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银屏冲动地扔掉手中的话筒,向他们俩砸了过去,她的心顿如刀绞。   想到这里,银屏又唱了一句:   “我并没有醉,我只是心儿碎。开放的花蕊,你怎么也流泪……”   也许是想起了往事吧,银屏唱到这里,早已泪流满面。她怎能不伤心呢?一个是她视如姐妹无话不谈的闺蜜,一个是她热恋了三年的男友,居然会无视她的感受,背叛了她。   那个话筒没有砸到他们,过度的愤怒反而使她自己摔了一跤,失去重心,从台上栽到了台下,脑袋一疼,立刻昏了过去。然后,再醒来,就在这家妓院里了,所有的人都对她呼三喝四,叫她做这做那……   她的歌声,十分柔美,旋律流畅,宛如行云流水。虽然,她的歌词比起那些古词曲来显得直白了些,但她唱的时候梨花带雨,却更有一种楚楚可怜之美,看得上官无忌也动容了。   只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挥挥右手示意鸨母将所有闲杂人等都摒退,拿起另一只杯子,斟了半杯酒,示意银屏坐下来与他对饮。   “你刚才说什么?我们古代?那你难道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吗?”   上官无忌柔声问她,丝毫没有轻视她的意思,“那你又是哪里人呢?”   “谢谢大人。只是,银屏一时半会也和大人解释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我的确不是这里的人,来自很远很远的一个世界。”   银屏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告诉他自己是穿越到古代来的现代人。因为,即使她说了,只怕他也不懂、不信,何不省点口水?   “好吧,既然银屏姑娘不想说,我也不再问了。不过,看情形姑娘对酒似有一种别样的情怀,何不将烦恼事全都忘了,你我痛饮一场如何?”   上官无忌提议,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好!”   银屏也拿起面前的酒杯,与上官无忌碰杯后,一饮而尽,然后抹了抹嘴,   “难得遇见大人这样的好人,就让银屏唱几首我原来世界的小曲儿,以表谢意如何?”   “好!我就是想听你刚才唱的小曲儿才把你请来的。”   上官无忌顿时满面红光,也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这才把空杯放下,人也坐了下来。   银屏穿越到古代,第一次痛痛快快地唱她想唱的,会唱的歌,情到深处,不由忘我。于是,唱完《美酒加咖啡》,她又唱起了《甜蜜蜜》、《何日君再来》等许多她那个时代的流行歌曲,要知道,在来这个世界以前,她在另一个世界里有“小邓丽君”之美誉啊!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还有没有正义与公平?为什么……背叛爱情的人没有遭到重罚,被爱情和友情戏弄的善良之辈却被罚离开了家人,甚至远离了那个时代!然而,银屏又能抱怨什么呢?她只有日日勤劳,小心谨慎,不敢得罪任何人,夜夜以泪洗面,暗自祈祷,上天能记得这个一不小心犯下的小错,把她召回二十一世纪,让她重新做回另一个银屏。   在妓院里,她本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就连那些人尽可妻的妓女,也不曾把她放在眼里。然而,上官大人的到来,却让银屏那颗本已沉睡的心又唤醒来了。觥筹交错,你唱我和,她分明感到,两颗心跳动的节奏是一致的,那一刻,她想到了一个最适合形容他们之间感受的词——知音。   不知道是歌声的催化作用,还是酒精的麻醉作用,那晚上,上官大人也情不自禁地向银屏倾吐了自己的心声,他的母亲原来只是主母身边的一个奴婢,却被主子看中了并侵犯了,从而有了他。因为是庶出,所以身份卑微。更让他郁闷的是,他看中了一位大家闺秀,却被同父异母的哥哥抢了先,为了排解心中的烦恼,他才告别父母,出来远游。   听了他的身世,银屏分外怜惜,一边安慰他,一边鼓励他:   “你要把自己培养得更优秀些,让放弃你的女人后悔去吧,也让那些曾经笑话过你的小人们,匍匐在你的膝下俯首称臣……”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吗?”   听了银屏的话,上官眼睛又是一亮,这个女人太不一般了,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驱逐了他内心所有的阴霾。   “当然。”   银屏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   “太好了,银屏,你真是我的红颜知己。”   上官无忌冲动地握住了银屏的双手。   银屏羞涩地闭上了眼睛,却抽开了被上官无忌捧着的小手……   次日,银屏从梦里醒来,却发现房里空空如也,上官大人早已不知所终。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只是,银屏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平静。鸨母发现了她的天赋和用途,再也不要她烧火,而是派乐师教她弹古筝、吹箫,让舞姬教她跳舞,派裁缝师给她量身缝制新衣。   银屏原来就是个歌手,对音乐有特别的领悟,曾经会钢琴,会击鼓,虽然不曾弹过古筝,吹过箫,但稍加练习,很快便能得心应手了;至于舞蹈,她本来就会,只是她原来跳的是现代舞,现在她把现代舞和古典舞结合,使得她的舞姿更加特别,既有现代舞的热情奔放,又有古典舞的柔美含蓄;裁缝师来给她量体裁衣的时候,她自己画了一些图纸,让裁缝师根据她提供的款式来剪裁、缝制。   经过这么一打造,银屏再也不是原来的银屏了,很多来“春香楼”的男客们都是冲着她来的,只是,无论他们出多高的价钱,银屏都只卖艺不卖身。说来也怪,鸨母并不像逼其他女人一样为难她,只要有银子进,她便乐得睁只眼闭只眼,一切都听银屏自己的。   一年后,上官大人再来春香楼时带着一个姓黄的富商来秦淮听歌,谜底才被揭开。原来,这一切,都是上官大人的安排,所有的花销都是他包了,目的就是要把银屏培养成一个色艺俱佳的优伶……   只是,银屏得知这一切时却已太晚。上官无忌失踪一年,又突然的出现,给了银屏太多的惊喜。虽然,上官看她的眼神里有着奇怪的躲闪,银屏都没在意,只以为这是碍着他的朋友那位黄大人在场。   那夜,银屏倾尽自己毕生所学,又是献舞,又是弹唱,不但唱了上官喜欢的听过的《美酒加咖啡》、《甜蜜蜜》、《何日君再来》,还特地唱了上次上官没来得及听的《我只在乎你》——当她唱这首歌的时候,虽然视线在古筝上飞舞的十指上,但她的心的方向却始终是对着上官的,她相信上官一定懂的。   其间,上官大人离开了一下,鸨母进来悄悄地在银屏耳边暗示她,这位黄大人是个了不得的大官,上官大人嘱她好好招待,会有无数好处的。银屏顿时什么都明白了,那颗心“啪”的一下就碎了。不过,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她也就显得平静了许多。   果不其然,上官大人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银屏也不向黄大人打合肥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听他的去向,只是尽心尽力地倾尽这两世所学,让黄大人开心。白天,她陪黄大人骑马、郊游、狩猎,甚至垂钓,在野外做烧烤,给他讲另一个世界的奇闻趣事;晚上,她给黄大人弹古筝、吹箫、唱歌、跳舞、喝酒,整夜整夜地也不知疲累,直到黄大人醉了、沉沉睡去,她才会卸下浓妆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选择?艳抹,也和衣趴在桌子上进入梦乡……   黄大人倒也不勉强她,却是托鸨母暗示过银屏多次,只要她肯点头,跟着他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奈何银屏佯装不懂,不是沉默就是婉拒。   一个月后,黄大人不告而别,临行前,放下大把的银子,替银屏赎了身,并叫鸨母替银屏置办些房产安家……还有一封书信,展开来,里面只有一句话:   “尔的心事可以放下了,朕会善待无忌吾儿,并将他委以重任的。”   原来……黄大人就是皇上啊!也原来,上官大人就是皇子啊……也难怪,他会嫌我配不上他……银屏抹干泪水,收拾好行囊,离开了这座“城市”。   大运河的河堤上,一个穿着现代装的另类女子,一边走,一边狂放地唱着:   “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一杯再一杯……”   次日,人们在秦淮河上打捞到一具女尸,原来是春香楼的名妓银屏,看得大家都一阵唏嘘,尤其是那些去过春香楼见识过银屏绝技的男人们,直说可惜——这瓶美酒还没开封呢,怎么就失足掉水了呢。   其实,他们不知道,银屏落水不是失足,而是有意、主动的。只有春香楼的妈妈,感叹之余,又是一阵欢喜,因为她又赚了一笔。不过,她还是着人为银屏买了棺材、香烛、钱纸,又找了几个和尚为她念超生经。   “银屏我儿,我可没害你,你一定要早去投胎、重新做人,不要再回春香楼了,也不要怪妈妈听见没有?妈妈给你烧纸钱了,还请大师为你做道场了……”   她甚至给银屏跪了下来,只是银屏再也看不见听不见了,因为她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里了。   “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接一杯……”   21世纪的银屏,在毕业典礼上再次唱起这首歌。   共 41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