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回家_6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摘要:我在一阵阵夏雨声里,回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家乡。家乡的小城依然那么美,那么安详。那条弯曲的小石头路一直延伸向远方。我推着行李箱,行走在小城的街上,雨儿滴滴答答,淅淅沥沥的敲打在小城的地面上。    我在一阵阵夏雨声里,回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家乡。家乡的小城依然那么美,那么安详。那条弯曲的小石头路一直延伸向远方。我推着行李箱,行走在小城的街上,雨儿滴滴答答,淅淅沥沥的敲打在小城的地面上。我同老公走在路上,回想着我们很多年前,还来到过小城的某个地方。身后的儿子满脸的无奈,默默地跟着我们继续前行。来到东关街的一家面馆前,儿子终于说话了,“妈妈,快看,我们那时候来过的地方。”儿子一脸的惊喜对着我说。亲爱的小城,你总算也让我的一直不愿意回到故乡的儿子,也找到了小城最熟悉的风景。我抬起头,看着这家面馆,还是原来的招牌,只是重制做了一下。我和老公走了进去,里面虽然很小,但依然干净,整齐。老板娘依然热情地招呼着我们一家三口坐下。也许是下雨的缘由,来吃饭的顾客很少,偶尔有一两个撑伞的人,也是来吃炒面的。我们选择坐在离窗户很近的地方,依旧是三碗牛肉拉面,热气腾腾。有多久,我和老公,儿子在牧野的饭馆里,烧烤摊前,也常常会提起家乡的牛肉面。每一个周末在牧野的大街小巷,我们也常常去所谓正宗的“牛肉拉面”里,都没有吃出小城的味道来。可每一次还是想去,今天,在雨中,我们依然冒雨来到这里,并且用心的等待,等待久违了的一份记忆。门口的石狮依然还屹立在风中,是否也等待游子的归来。屋外的雨声更猛,更大了,我默默地坐在这家店里,静静地望着窗外等待。   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撑着伞走过,偶尔也有像我们一样远方归来的人,冒雨走在街上,在路边找寻着回家的车。母亲虽然早就交代说,回来时要坐1路车,可街上几乎不见1路车的踪影。一碗面下肚,填充了一段空白的记忆,也填饱了饥肠辘辘的肚子,顿时觉的精神焕发。没有了旅途的疲惫。   在街上行走,那一滴滴雨水,轻柔的飘洒下来,不动声色便挥去了丝丝烦愁。坐上回家的车,心里早就飞回到了家里。此时的爸爸妈妈,他们一定是坐在炕头边上,说着我们什么时候放假,看回来不回来的话语。如果他们看到我一下子站在家的院子里,他们是怎样的一种表情。想到这里,我心里面更加的想赶快回到家里。车子一路前行,沿着小路,在长满苔藓的老墙面前继续前行。这样的路上依然残留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庞,那些叫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   我已记不起,低头不语的画家用怎样的颜料,去调色这个小村里人们的生活,只有那青石的小路,冉冉升起的炊烟,记录着一段人间的焰火。我像一只疲惫的鸟儿,在车子刚停稳的瞬间,奔向我的家门,喊一声爸,叫一声妈。他们蹒跚着走出屋门,拉起我的手,母亲看着我的身后,问儿子呢?我说没有来,母亲说:“我不信!”   我说:“真的。”   老公把藏在身后的儿子拉了出来,儿子比母亲还高了半头。母亲拉起儿子的手,坐到热炕上,摸摸他的耳朵,捏捏他的小手,问长问短。而我怀着一种最美的幸福感,将疲惫的身体和灵魂交赋予热炕上,而后阅读记忆里储存的一些黑白相片,而后读出眼角里一股纯洁的泪滴……   武汉看癫痫什么医院好睡觉时抽搐是癫痫症状吗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明显左乙拉西坦适合什么癫痫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