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徒步垭猫儿岗_1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垭猫儿”岗,实为“野茅儿”岗,因为该地的满山遍野,长满一种类似巴茅的、骨结很长的野草而得名。而世人不知其来龙出脉,便以谐音相传,故误人不少。   野茅儿岗,位于故乡红土坪村的最北端,只是刘三湾组的一个“真子集”。   由于野茅儿岗的名气响亮,在这次徒步以前,我一直以为,野茅儿岗也是一个村民小组。我还认为,该地的“野猫子”也一定很多。以至于,我有时还担心,当地人怎么养鸡哟!晚上,是不是常能听到,野猫子“咕咕”的诡异的叫声呢?   三十多年前,一个雨后的黄昏,我从砖溪洲绕山绕水地回家,途经野茅儿岗。由于天色向晚、火烧火燎地赶路,我便疏忽了对该地的观赏,所以,我对它没有一丁点儿的印象。但是,它那野性的名字,又实在而神秘的根植于我的脑海中,令我心驰神往……   2017年五月十三日,我开启了徒步野茅儿岗的行程。那天,初夏的太阳白灿灿的,由于我心中有诗和远方,它便显得有些微不足道。我觉得,那山气与天光,总是那般的美好,令人神清气爽,赏心悦目。   徒步,享受的是过程,终点,只是一个目标。我设计的行程路线中,几乎往返不需要重复,犹如一个横着的“8”字。   九点多钟,我就过了竹远角组,到了五少洲组的地界。因为已到文友家的附近,我自然得通报一声,否则,怕背上冒犯“地主”的嫌疑。结果是,文友要我多拍几张照片,说是要制作美篇。当晚,文友便让读者享用了一篇图文并茂的视觉盛宴。   当我沿着固化的水泥公路,缓缓地逶迤而上,再走一程浸满芳草的毛公路后,我便踏上了刘三湾组的红土地。沿途,拜访一位九旬高龄的李作阶老人,是我这次行程的一个重要环节,遗憾的是,他已经去远方的亲戚家了。   几经辗转和打听,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海螺星”,也就是位于手板崖(庵)上方的、细高的山顶。据说,站在榔木岭村的某个地方远看,它犹如一枚行走在碧绿林波中的海螺,熠熠生辉,栩栩如生。   而在“海螺星”同脉的小山岗上,我还找到了,埋葬“显三红”的十八座坟墓之一的旧址。   相传,“显三红”姓李(真名不详),祖籍在沂溪,他是故乡近千年的历史中,唯一“四十八步进槽门”的豪绅。他的绰号的来历,与《水浒传》中,宋江的“及时雨”如出一辙。因为他“刚正不阿,乐善好施,足智多谋”的三个特征,与他总是在别人为难时显身,所以,乡亲送他一个绰号,“显三红”。   据传,“显三红”生前,也得罪了不少周边的土匪与权贵。因此,他死后在故乡与沂溪,各有“一十八具棺材同时出丧”,旨在避免仇家盗墓和掘尸。打小的记忆中,家乡有很多隐秘的“生祭孔*”,据说,大都是“显三红”的墓地。   听老人言,红土坪村某农民家中,有一口雕刻精美的半圆形的石水缸,本是“团团圆圆”的一对孪生。这一半是“显三红”请人,从几百公里外的沂溪、岩质优良的牛鼻子洞抬过来的。还听说,另一半至今于沂溪“健在”。   我一路绕山涉涧,看到了许多的小风景点,真佩服古人象形取名的水平。如,刘三湾的乌龟包、狮子口等,看上去似是而非,却越看越像。即使你走去老远,还会回忆起其名字的精妙,与其形态的神韵。   如今的彭业屋场,早已经居住了新的主人。我禁不住要问,彭金山与彭烈屋场的主人,是同时代的同一个人吗?我听说,过去的作战地图上,还标注着彭烈屋场的地名,这又是为什么呢?   大约中午十二点,我已抵达了真正的刘三湾的腹地。如果没有这次的亲眼所见,我还真是想象不出它的辽阔与壮美。在一个偌大的虚怀的山峪里,几幢精致的民宅,渐次地依托着巍巍的寨垴山而建,阵阵的狗吠与鸡鸣,此起彼伏。一条粗犷的山沟,从陡峭的山崖上,直捣毛公路的近处,一根硕大的涵洞前,山涧淙淙。农舍旁,枇杷已露出泛黄的光亮。几桶家养的蜜蜂,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牲畜的栏舍里,那长短与大小一致的木柴,堆放得如围墙般直和平整……   从刘三湾去野茅儿岗,不过十几分钟的距离。也许是三忙紧急的农耕季节,像我这样游山玩水的“闲人”,实在是不多了。在我步行至野茅儿岗时,好不容易碰到一位族兄。当他将我带到一个山岗,指着身后一道气势恢宏的山形说,这就是“猛虎下山”。然后,他又指着前面的一道前段折弯的山岗说,那便是“烈马回头”。天啊,不说,谁有这么好的想象力呢?古人的智慧与措辞,真是令人拍案叫绝!   在另一处的观景点,我还见识了什么叫“观音坐莲”,什么是“仙人撒网”。总之,给人的感觉是形象逼真,妙趣横生。   如今,野茅儿岗的茅草,似乎更加兴旺而张扬了,除了它无法浸入的地方,几近都成了它的天地。我站在野茅儿岗的塔沿上环视,身后,是令人仰望的雄峻险峰,前方,是连绵起伏、众山矮小的苍茫四野,白岩溪在它的脚下低吟浅唱。此时的我,有一种豪迈与卑微的纠结!   在那些年,野茅儿岗人饱经沧桑,从那低矮、拥挤、柱细的房舍中,我似乎看到了历史的痕迹。但是,一条新修的、尚未铺沙的毛公路,昭示了野茅儿岗的美好未来。愿:国家富强,社会稳定,人间温暖!   我接下来的路线是,穿过翠竹苍林,沿着峡谷深涧,直降刘三湾的山脚――手板庵。   下午一点许,我如丛林劲旅一般,已经突然出现在手板庵的上游了。   白岩溪的水,日夜流淌着,仿佛在唱着一首泣血的挽歌。“破四旧”,让手板庵金碧辉煌的殿堂、执掌正义的神煞、慈面善目的菩萨随水漂远了,可它的根基还在。修公路,已将它斩草除根,至使它面目全非、无法弥补了。手板崖,已不再雄险神秘而令人心怀敬畏,它只能佝偻着身躯,任世人肆意地宰割……   可怜的焚香燃纸的即将得道和尚哟!如果没有三更时的一声“好心”的呼唤,你就不会走神、失足殒命于悬崖,你的鲜血就不会随白岩溪的水漂远,也就没有红土坪村与红岩潭的美丽的传说了。如今,离手板庵不远处的几冢瘦小荒芜的坟地,真是埋葬着手板庵里圆寂的和尚吗?那块建庙的功德碑,为什么又会飞身于数里外的岩龙潭之畔呢?   我伤心地离开了手板崖,便踏着粗糙的毛公路順水而下,不足二十分钟的样子,就到达了去时的固化水泥公路。我向右重叠了近二百米的步程后,向左又步入了五少洲的领地。   当我沿着公路,步行到五少洲的最顶端时,正逢上李喜生老人在整理家谱。有某种源缘的责任和使命感的俩人,有了一次娓娓的畅谈,从他的口述中,我了解到许多有关家乡的故事……   下午五点多钟的样子,当我再一次回到白岩溪畔、五少洲的地域时,我远远地看到,竹远角的那一棵数百年的古树,似在翘首企盼,以等徒着“游子”的晚归……      【注】生祭孔:形状如瓦窑的、一种较高规格的坟墓。棺木,是依靠力学原理悬空的,以达到防潮的目的。 癫痫病者常做的化验检查有哪些山东哪些医院治癫痫癫痫病治疗方法那种效果好黑龙江中亚医院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