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半壁唐诗命多舛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3-28 分类:抒情散文

纵观中国文学史,唐代诗歌,成就斐然,巍巍乎如高山,荡荡兮如江河。在这气象万千,瑰奇璀璨的诗国中,有杜甫沉郁顿挫、气韵悲壮的诗篇,有李白自由奔放、响遏行云的华章;有刘禹锡的厚重精切,有韩愈的奇崛兀傲,有杜牧的清丽俊迈,有李商隐的绮丽秾艳……唐代的大才子这半壁江山奇峰四起,真的是数不胜数,不胜枚举。那么,你是否看到了唐代女诗人这半壁江山柔弱的身影?你关注过她们多舛的命运吗?

在清代康熙年间御制的《全唐诗》中集中有诗,录中有名的有:薛涛、鱼玄机、李治、关盼盼、步非烟、张窈窕等一批在唐代就诗名远播、诗才超绝的小女子。她们资质超群、才华横溢,诗作之优美、之雅致、之精粹,往往不在那些能诗善赋的才子们之下,且每有奇藻异韵令才子们也不得不心悦诚服。但在《全唐诗》之外形形色色的唐诗选本中,尤其是唐代那些爱诗亲诗的文人雅士却将她们的诗歌摒弃在外,就连他们自己的自选诗集,也讳莫如深地将与她们酬唱的诗歌剔除净尽。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薛涛们或为姬或为妾或为婢女妓女,甚或什么身份都没有,只是才子官僚们包养的“二奶”、“三奶”。那些官僚士大夫的诗章,若与如此身份的诗作相提并论,岂不唯恐玷辱了他们的清名?但是,这些女才人们的清名又是谁给玷辱了的?

先说说诗名最著的薛涛。

薛涛与鱼玄机,李冶,刘采春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薛白城市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那里 涛又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全唐诗》录存薛涛诗1卷。薛涛本是长安良家女子,随父流寓蜀中,八岁能诗,到十六岁,诗名已遐迩皆闻。丧父后,与孀母相依为命,生活极其窘困,迫于生计,遂入乐籍。因其美姿容,性敏慧,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多才艺,声名倾动一时。

薛涛的身份其实就是当时的官妓。唐之妓分民妓和官妓。民妓就是花街柳巷卖身青楼的一类。官妓,低等的服务于军营,类似日军的慰安妇;高等的只应酬于官僚士大夫和诗人雅士之间。

薛涛和当时著名诗人元稹、白居易、牛僧孺、令狐楚、裴度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人都有诗文唱酬交往。可是身份使她不得不做他们随叫随到的“三陪女”。一旦得罪于他们,就有被下放到军营去当军妓之虞。以诗名服官政的高骈占有过薛涛,出使蜀地做监察使的元稹也占有过薛涛。元稹对薛涛是颐指气使,而薛涛只能忍气吞声。元稹一时高兴说要纳涛为妾,但他只是虚与委蛇,岂肯真的纳一个官妓委屈自己的才子加官僚身份。后来一到杭州高就,便得新欢,这位本可救薛涛于水火的元大官人连封书信也无。

再说与薛涛同称为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的鱼玄机。《全唐诗》纳其诗近五十首,仅次于薛涛。鱼玄机,性聪慧,有才思,好读书,尤工诗歌。鱼玄机与著名诗人温庭筠为忘年交,唱和甚多,但《全唐诗》所载温诗中却不见一首回赠诗。

咸通中,鱼玄机为补阙李亿之妾,因为李妻不容,进长安咸宜观出家为女道士。鱼玄机曾经登上崇真观南楼,目睹新进士题名,因而赋诗曰:“云峰满目放春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中名。”观其激切之志,如果是一男子,必为有用之才。后来,鱼玄机离开道观,为“女冠”(近于艺伎,只是名分略高些),其意欲觅“有心郎”,但真爱终不可哈尔滨市最好的猪婆疯专科医院 得,每一次激情热恋,不过是他们的逢场作戏罢了。一次,一个她喜欢的男客来访,她不在家。婢女绿翘未去通报于她,而被疑心与客有染,笞审至亡。事发,鱼玄机被京兆尹温璋以打死婢女的罪名问斩,年不足三十。她如此因猜忌而害人大概是已经心理失常。那么,又是谁导致她变成这样?

唐代四位女杰之外,我最关注的是关盼盼。关盼盼出身于书香门第,容貌俏丽,能歌善舞,精通诗文,后为徐州有名的舞伎,让无数世家公子望眼欲穿。张建封尚书镇守徐州,纳她为吉林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 妾,对她宠爱有加。张死后,关盼盼独居燕子楼为张守节十余年。白居易赠诗讽其未死。关盼盼写三首《和白公诗》以表明心迹:不是自己不肯死,是怕因从公死有殉葬之嫌而玷辱张公清范。然后绝食十余日而亡。可敬可佩的关盼盼啊!想当初,在张尚书家宴初见关盼盼,白居易可是把她能够歌唱他的《长恨歌》全曲的关盼盼夸成一枝花,如今怎会一点儿都不怜香惜玉?也不知这白居易大诗人是何居心!

唐代女诗人留名至今的实在不多,而女诗人中命善者又有几何?

而从先秦两汉直到明清,除了李清照那般出身名门,又有幸嫁给官僚名士的,才有机会入选正统诗集,其余的她们的诗歌大抵是由民间那些有公心的人士辑录才得以保存下来。

不过,把目光拉回到今天,唐代女子们的不幸,衬托出当今女子们的大幸!看看我们身边的女作家们:冰心、丁玲、张洁、宗璞、张爱玲、铁凝、王安忆、池莉、张晓风、黄蓓佳、舒婷、毕淑敏、方方、残雪、陈染、林白……她们正如雨后春笋般崭露头角,层出不穷。我们能够自由地读着她们自由的文字,真该为她们庆幸,也为我们自己庆幸!

为唐代的她们而悲!为现代的我们而喜!祝贺我们赶上了好时代!祝愿我们都能够真正得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