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山水】秋光潋滟岑河行_1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文化资讯
无破坏:无 阅读:2452发表时间:2017-02-16 11:31:31    三十多年前,去过一次岑河,原因已经不记得了。印象中的岑河和当时中国的其它小镇没多大区别,简陋和陈旧是那时小镇的共同标配。后来听人说,有岑河人来沙市的纺织厂学技术,然后回去办工厂的新闻,总是不以为意。再后来,又断断续续地听周围人说起岑河这些年的发展变化很大;偶尔在各种媒体上也看到岑河获得的“全国乡镇企业东西部合作示范区”、“综合实力百强乡镇”、“楚天明星乡镇”、“中国婴童装名镇”等称号和荣誉,便有了去岑河看一看的想法,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次承蒙岑河镇政府的支持,文化站李发国先生的邀请,我荣幸地随荆州市网络作家协会采风团,与岑河有了一次近距离的亲密接触。   一路上,我看着窗外急剧倒退的景致,思想着这个小镇依靠的什么力量改变了自己。我从来不认为,一个地方的经济崛起,是一两个因素所能决定的;它一定是综合凝聚了这个地方所有的文化和力量,共同成就的。那么,地处荆州一隅的岑河,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取得了这么大的辉煌呢。我揣着这样的疑问,踏上了岑河的土地。      一    岑河的名刹古寺,星罗棋布,遍布境内。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没有一座寺观庙庵(至少我今天所游览的几座)收取门票,也没有知客出来利诱你烧香捐功德钱,一切随缘的超然,凸显出宗教的纯粹与执着,其无量功德在我心中油然雄踞于其它庙宇之上。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同样,庙不在大,有善则盛。以善为本,乃一切宗教之根基。因善缘而起宝刹,因宝刹而教化万民;善因善果,循环往复,岂有始终。   定湘寺便是因一段善缘而起。定湘寺原名定向寺,现任住持天印法师端坐于银杏树下,佛旨纶音,娓娓道来。如是我闻:远在晋朝,此地为洞庭湖畔一高地,湖中遥望,如金龟浮水,蓬莱再现;过往航船无不以此为港,停泊于此。一日,恶风肆虐,劣雨妄为;浊浪翻卷,惊涛骇浪,吞噬了无数船只。一信佛的木材商贾曹正榜监押一船名贵楠木恰好行经此地,眼见风雨歹毒,浪涛凶险;满船楠木,落水过半,商船时有倾覆的危险,便跪在船头,口诵心经,祈求湖中所有船只人员平平安安。说来也巧,曹正榜愿心一起,立刻风停雨收,波平浪息。他慨叹不已,后在高地建寺庙一座。庙中住持又于寺庙的东南西三个方位,各植银杏树一株,作为航标,指引往来船只顺利到达彼岸,故取名定向寺。后来,这几株银杏为在湖中迷失方向的唐朝名臣尉迟恭指点迷津,受到唐皇重视。唐皇善念顿生,下旨扩建庙堂,赐名定湘寺。   千百年来,沧海桑田,洞庭湖水退楚湘,此处独余定湘寺。定湘寺饱受战火摧残,历万千劫难而不败;古银杏经一千八百春秋而长青,若非功德圆满,哪能找出另外的解释。所谓功德并不高深,通俗些说,功德无非与人方便。就这么浅显的四个字,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能悟出其中的真谛呢,便是我自己又能做到几分呢。佛做到了,与人方便才可与己方便,北京军海医院口碑好不好佛法才能深远广大。   我站在满是沧桑、一身庄严的银杏树旁,希望得到它的点化,为我指导人生的方向。我相信,它不仅普渡过当年的船工舵手,也指点着今天岑河的江山。   古银杏笑而不语。   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岑河较著名的寺院里,总会有一株奇异之树,让我们叹为观止。   重建中的华严寺,也有一颗奇树。据《岑河志》载:华严寺内,千年古柏,枝叶茂密,四季常青,主干三人合抱,时人以为奇观。有诗为证:华严寺内景奇观,伟干虬枝晋代蟠;世事炎凉收眼底,红尘看破好参禅。   一九四一年,日寇占领岑河口以后,将华严寺一带划为日化区。寺内柏树被刀掘火焚,惨遭荼毒;而柏树以它自己的方式,与侵略者抗争,竟然胜利地成活下来。今天,它刚直不阿,傲然耸立在我的面前。树干笔直,树冠如云,其枝虬虬,其叶牂牂;仪态洒脱,端庄万方。莫非它久居华严寺,已参透《华严经》教义,凭它寺毁殿倒,仍持七宝,劫难之后,依旧枝繁叶茂;也许是它早已教禅合一,觉悟为精灵,方可独立于红尘白浪,笑傲于天道轮回。   这令我想起了岑河为革命献身的先烈们,想起了简氏家族的简舜卿。简舜卿是岑河简家湾人,一九四零年,侵略者的铁蹄踏碎了岑河的山河。简舜卿组织乡亲,成立了保境安民的群众武装组织-黄学会,他被推举为黄学会总指挥,与日伪顽展开了可歌可泣、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队伍鼎盛时期,会员多达三千余人,势力覆盖岑河口、三湖及周边地区,成为抗击日伪的重要力量。后在中共江陵县委书记澎祥麟的领导下和简舜卿与其他中共党员的共同努力下,创建了三湖抗日根据地,黄学会改编为新四军第五师襄南独立十四营,成为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   三湖抗日根据地创建于民族危亡之际,创立之初,就受到日伪顽疯狂的围剿和骚扰。在敌强我弱的态势下,在血与火的考验中,简舜卿指挥独立营英勇善战,斗智斗勇,打出数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役。虽然屡屡获胜,由于补给困难,独立营也付出巨大的代价。特别是皖南事变后,革命形势更加严峻,国民党顽固势力加强了对新四军的围剿。在一次突围中,简舜卿不幸被捕,他拒绝了敌人的威逼利诱,从容就以,慷慨赴死。简舜卿牺牲了,他的生命之树不也是长青的么,他的精神与华严寺的古柏何其相似。我望着粗壮挺拔的古柏,回想着惊天地泣鬼神地先烈们,他们本不属于相同的物种,他们的精神却在历史的长河里紧密地结合到一起,成为一座丰碑,成为一笔不可替代的精神财富,成为激励岑河人奋发图强的图腾。   岑河不仅有如此义薄云天的嘉树,也有柔情似水的良木。生长在西湖村白衣庵的九龙盘珠银杏树,便以温情脉脉的仪态,现身说法地渲染了这样一个主题。   这是一棵年轻的银杏,八十年代一位居士捐献移栽于此。这棵树不算太高大,却也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它奇就奇在九根枝干绝不斜出,而是环绕着主干婀娜向上,似乎主干具有某种魔力,吸引着它们。在我的心中,主干就像母亲一样庇护着她的孩子们,而这些枝干虽然粗壮,也乖巧地众星捧月一般绕膝承欢。对于这样的一棵树,每人都可以解释出不同的象征意义;但每个象征的主题意义应该是相近的。它可以是亲情的象征,也可以是团结的象征;可以说它是血浓于水的注解,更可以说它表明了岑河人对党的恩情没齿难忘的情怀。   无论是定湘寺心怀悲悯的千年银杏,还是华严寺坚贞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不屈的古柏,抑或眼前温暖馨香的母子杏,它们把慈悲、正直、多情的善根,在漫长的光阴里逐渐揉进了这片淳朴的土地;这片土地又必然培养出勤劳善良、勇敢智慧的岑河人。我们今天站在这片土地上,回望历史,真善美无不精彩纷呈,岑河的崛起便在情理之中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岑河文化站李发国站长解释得好:水土,指的就是一种氛围、一种境界;是生活的态度,是生活的目标。我不禁要询问脚下的这片沃土,你是怎么创造了这样的水土,你哪来这样的力量,催生出这么多性格迥异、巧夺天工的灵木;你怎能这般地心灵手巧,塑造出锦绣得无以复加的蔚然大观。       二    岑河地灵人杰,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像简雍、岑参、张九龄、张居正、刘楚先等岑河名人,在我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方面都留下了深远的影响。他们是历史星空耀眼的星座,烁古耀今,永不停歇地闪耀在我们的前头。至今,简雍、张九龄、刘楚先等的后裔还保留着各自家族族谱。尤其让人敬佩的是简雍五十五世孙简梅松老先生为了收集完善简氏族谱,以七十七岁高龄在采写途中车祸身亡。为什么岑河人如此地重视族谱,因为族谱是他们的过去,是他们的历史;同时,也是你我的过去,你我的历史。今天,一本发黄的族谱不再属于某个家族,它属于整个中华民族。这一本本族谱是炎黄子孙共同的根,每一本族谱就是一根根须,所有的族谱合起来,就是我们的民族之魂、文化之魂、崛起之魂。   正因为如此,年近七旬的黄祥鑫老先生作为刘楚先第二十代玄孙,摒弃家族成见,义无反顾地同其他族人共同修编了《三南刘氏恭先之派谱》,并亲自为谱作序。黄祥鑫老先生由于历史的原因,文化程度不高,相当于小学文化,他却依靠自学山西看癫痫病的医院,做了沙市第七中学的高级老师。其中的艰辛与不易,又岂是常人能理解的。也许是因为他自己的经历,也许是他对艺术的热爱,他特别注重历史文化的传承与光大。退休后,他把闲暇富足的时间全部用在了与文化相关的公益事业上。他不计报酬地参与到岑参纪念馆的筹备修建工作中,发挥自己在书法、楹联、剪纸等民族艺术上的功底,创造性地将诗词、书法、剪纸艺术融为一炉,不但将中华传统艺术发挥到极致,也为纪念馆贡献了大量的艺术精品,成为纪念馆的一大亮点。当然,岑河人不仅关注过去,也注重当下。黄祥鑫老先生更是如此,为了古老的民族艺术后继有人,七十多岁的黄老,作为志愿者依然活跃在周黄小学的三尺讲台上,为同学们讲授诗词、楹联艺术。   无独有偶,在桂花村我们看到了另一位老先生陈必建自建的农家书屋-学思堂。学思堂占地四百平米,藏书多达一万余册,是陈先生集半世心血浇灌而成的。他读书藏书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文革期间,他的家被抄了,家中藏书被付之一炬;只有爱书的人才能理解他心如刀锉的痛苦。可是,求知的种子一旦萌芽,任他什么力量都阻拦不了它开花结果。形势稍有好转,陈先生再次投身书海,像华严寺的古柏那样挺立起来。陈先生说,他修建藏书楼的目的不仅是要给村民搭建一个以文会友的平台,更重要的是给子孙后代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这是一个农民的话么,这话更像是出自于一位思想家、一位教育家。藏书楼多么像当年洞庭湖边普渡众生的古杏树啊,它用书籍铺出了一条提升自己、通往未来的宽阔大道。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有志者,永不老。这样的老人在岑河还有很多,他们就像一颗颗参天大树,扎根于岑河,又反哺着岑河;有了这些壮心不已的老年人,岑河的传统文化才能够薪火相传,永不熄灭。   还是在桂花村,一排排崭新整齐的楼房排列在我们面前。给我们义务导游的李站长饶有兴致地告诉我们,这是我们的新农村。是啊,这就是新农村,花园一样的新农村。农民们从破旧的草屋里搬迁过来,从陈旧的砖瓦房里搬迁过来,搬进了梦中,搬进了天堂。他们敞开大门,每扇大门的后面都是骄傲好客的主人;他们推开窗子,每扇窗子里都飘出丰收的稻谷香。劳作了一天的男人们,惬意地在新居里看电视、聊农事;忙完家务的女人们,春燕一样奔向百姓舞台,跳起广场舞。文静的年轻人会走进学思堂,充电学习,提高自己;爱动的年轻人便会跑向天诚体育馆,备战下一届岑河篮球联赛。   岑河人是健康的,是幸福的,是美丽的。   岑河人是怀旧的,是创新的,是充满活力的。   他们把祖祖辈辈使用的农具收集起来,放进农耕博物馆,告诫子孙,数典不忘祖;他们把激情倾注于笔端,用粗壮却又灵巧的手,把一万六千零九十八个字的共产党党章誊抄出来,庄重地挂在党建室里,表达他们的心声。   桂花开了,桂香溢出来,醉了这里,也醉了那里。       三   岑河的变化离不开经济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又离不开岑河人的勤劳和智慧。腾飞的经济,助推着日新月异的岑河;崭新的岑河又以饱满的热情不断给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岑河的工业是从几家针纺织厂起步的,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已经发展成纺织服装一条龙的产业链。特别是他们的婴童服装,在全国打造出南极人、宇风、马克•贝瑞、小猪•洛克等众多地驰名商标。全镇三百多家婴童生产企业,在2015年上半年,占领全国的市场份额达到8%~9%,也就是说,中国每生产10件婴童装,就有1件来自岑河。   马达吹响前进的号角,电子屏刷新着新的生产纪录;数控剪裁机在玉帛上优雅地舞蹈,女工给童装绣上吉祥的金匾。织布机上的棉纱,牵动着辽阔的棉田。棉农把棉花聚集在岑河,岑河人把喜庆的童装回报给五湖四海。   岑河人没有因此而满足,没有因此而驻足不前,他们还在前进。他们要信息化+工业化、要互联网+婴童装。他们以阿里巴巴、天猫等知名电商为载体,开辟出新型销售模式。岑河镇党委、政府高瞻远瞩,不仅积极为他们创造机遇,搭建平台,还投资500万元新建了一个占地10亩,建筑面积4000平方米的电商大楼,为电商人才提供资金扶持、信息咨询、事务代办等各项服务。在这样环境下,2015年1月至7月,全镇婴童装网上销售额约为3亿元,其中仅红叶公司一家网上销售额突破4200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近800%。在双11的凌晨0点始至晚24点止,岑河镇一百多家婴童装实体企业和近60家触网电商企业一道,共同完成线上婴童装销售订单40余万单,线上销售总额破亿元大关,比去年同日增长近200%。龙头企业红叶针织淘宇商贸有限公司,线上订单20余万单,比去年同日翻了一翻。 共 619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