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我不懂你的潇洒不羁,但请不要再找我借钱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未来之星

文/冯小风

有些事情,千万不要有开始,有了开始,便很难回头。譬如,你本不喝酒,但只要有了第一次,那么这个第一次绝对是带在你脖子上的枷锁,那时你再也无法编织任何合适的理由。再如,你本不喜欢打麻将,但仅仅只有一次执拗不过后,那么你将时不时地收到这方面的邀约,你无法推辞,因为他们总有一个理由:你上次不是陪谁谁谁打了么,你这是不给面子啊!还好,上述两条对我来说不是问题,可问题是我借了钱给一个朋友,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事情很让人窝火而且没有地方发泄的话,我想一定是打着友谊的幌子,来让你做你排斥的事情了。蒲先生就是这样一个让我很是无语的人。

蒲先生是我高中同学,长得高高瘦瘦,容貌尚可,一张嘴特别会说,与任何人都是自来熟。说实话,高中三年,从来没有跟他有过很多的交集,但是拥有一个共同的好朋友,加之同班,所以也算是有点交情。

大学毕业后,我继续在校园里混文凭,他则去了一家施工单位当施工员,长年累月地在外地工作。可不同于我其他混工地的同学,两年以后,他依旧显得白净,丝毫没有受过风吹日晒的痕迹。后来才从那个共同的朋友那里了解到,这两年多他换了N个工作了,虽说他勤换工作的原因我不清楚,但我敢肯定不是为了什么远大的理想。

我读研三下学期时,他打电话给我,首先是寒暄一阵,继而问到我导师每个月给我发多少钱,我如实以告,本以为只是粗浅的关心一下。可是下一句话让我有些发蒙,“我下个月结婚,能不能借个五千给我?”当时的我已经不找家里要生活费了,所以倾我所有也就不到三千块钱的存款。后来,几经协商,我出资两千,可我并不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

半年后,他小孩出生,又来借钱,当时我刚好毕业,房租和生活费比起读书时来贵了不少,而且他开口就是一万,我到哪儿也凑不了这么多,所以只好拒绝。不过奇葩的是,他并不泄气,转而跟我聊工资的事情,我再次如实以告,然后又被他一句话彻底地惊呆了“那你每个月帮我存点钱,存到一万再借给我”。

后来,我忘了这事,当然,当时我也没有应允。再过了半年,他买了车,要还车贷,便问我那一万块钱准备好了没有,我说没有,对此,他颇有些微词。不过我说的也是实话,刚工作的一年里,我每个月百分之六十的钱都上交给我妈了,仅仅留下点生活费。他接着问,有多少,我说最多一千五,他说好。电话挂掉后不到二十分钟,他便出现在我们公司楼下。我纳闷在工作日里他怎么不用上班,可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将近两年没有正式上过班了。

不过这两年里他过得真的不差,而是过得很好,好到我都想在朋友圈里将他拉黑。每一张图片,每一条状态,不是在吃,就是在玩。过年时候,同学聚会,一提到打麻将,他最为积极,但最后也输得最惨。据我所知,他曾经一个晚上输掉我一个月的工资,但是一点也不妨碍他日子过得潇洒。

去年,将近年关的时候,大多是收债的时期。虽然我并不缺钱,也想跟他提提,毕竟一年多了,也不见他提起这事。可我没料到的是他竟然先打电话给我。

“我借了你三千五百块钱吧?”

“你还记得啊?”我心里有些惊讶,他竟然主动提起这事了。

“那当然,这样吧,你再借我五百,凑齐四千,以后一起还,我实在没钱加油了。”

当时我心里绝对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可是五百块钱这个数字让人着实尴尬,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身上连五百块钱都没有,只好再次转给了他。我以为傻子只会当一次,没想到我一再地显示自己的傻缺。

春节期间,我和那个共同的朋友聊天,正好说到了他。

“你借了那么多次钱给他?你傻啊,他身边的人他都借遍了,你不知道么?”

“他哪跟我说过这些,他永远是先叙旧,说我们关系多好多好之类的,你也知道,我脸皮薄,实在不好意思不借。”

“那你以后再也别借了,而且你要做好准备,那四千块钱你就当要不回了。”

我心里再一次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从今年春节至今,他打了多少个电话给我了,我已经记不太清了。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他,便经常性地不接他电话,以为他会懂味,可是我一次又一次低估了他脸皮的厚度。

上个月,他去桂林旅游,发状态说要喝遍景区里所有的酒吧。()事实上,他也朝这方面努力了,看着他每天不断更新的图片,我只想着一件事,这些酒吧都是免费的么?

如果以前我都不愿意和他撕破脸,那这一次我绝对是动真格的了。他从桂林回来后的第三天,打了个电话给我,无非是叙旧,接着便是借钱,而且现在他很厉害,开口便是一万,一旦我说没有,立马改口变成一千。这次我只能撒谎,说自己在外地,无法转账,他也不纠缠,挂了电话。

我以为这个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可等到周一上班之时,我接到他的电话,我猜得到他要干啥,便欲随便编个理由打发。可我还没有开口,他便来了一句“在公司吧?我在你们公司楼下,你下来接一下我咯。”我想,当时如果我man一点,我就下去把他打一顿,然后说三个字,“给我滚”。可是我毕竟太懦弱了,匆忙交代部门同事,如果有人上来找我,就说我出去工地了,然后急急忙忙躲到实验室去。现在想想,真是笑话,债主竟然要躲一个借钱的。他果然上来了,没有找到我,便一直打我电话,应该是第六个电话之时,我接了。他问我什么时候回,我说不知道,他便挂了电话。三分钟后,收到他的短信,“转两千给我,信用卡刷爆了,不能得罪银行啊,是兄弟,就帮帮忙。”

当我用手指按出“借不了”三个字,并发送出去之后,我总算觉得一身轻松。

蒲先生,好想跟你亲口说一句,兄弟这个词,真不是这么用的,他不是你用来榨取朋友的筹码。要知道,你真正认真工作了,也不大手大脚花钱,如果依旧拮据,想必你的兄弟没人不伸出援助之手。可是你的兄弟都在诚恳节俭的过日子,为何还要替你的挥霍买单了?大家不催你还钱就是一番好意了,你要珍惜。

昨天,他朋友圈更新,却并非改过自新的励志词,而是“西湖楼果然大得很,菜虽然贵了点,但是味道还真不错!”

兄弟,我不懂你的潇洒不羁,但请你以后不要再找我借钱了,如是而已!

谨以此献给那些以友情为磨,肆意压榨兄弟的人。

鹤壁市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武汉专治癫痫吉林母猪疯哪家治疗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