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戴太阳镜的女子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手机的来电铃声到此中断,传出来一个女声说:“雯雯,我们来到了楼下,你下来吧,一起饮茶去吧。”   刚起床的许雯晴一脸憔悴,面对着手机说:“姐,我有点不舒服,还是不去为好。”   “雯雯,妈就在楼下车子里,等着你出来。你可不要让她老人家难过啊!”   许雯晴想到母亲,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干涸的眼眶又再溢满了泪水。自从那个负心人离她而去后,她的世界崩裂开来,整个身体坠入痛苦的深渊中,陷在泥沼里无法自拔。多日以来与家里人断了联系。今天,爱女心切的母亲来了,身为女儿的她岂能无动于衷?   于是,许雯晴答应姐姐一起饮茶去。出门前,她戴上了一副深黑色的太阳镜。只见天与地皆变色,如同她的内心世界,已经跟那光明和希望隔绝了开来。   见女心切的母亲已在楼外,一见女儿从门里走出来,立刻迎上去:“雯雯……”心疼得她直掉眼泪,说不出话来。   “妈,妈!”许雯晴伸手搀扶着母亲,声音有点哽咽,“妈,女儿没事!”   姐姐走过来,瞧见妹妹戴着一副太阳镜,那黑漆漆的镜片让她吃了一大惊:“雯雯,你的眼睛怎么啦?”   “姐,不用太担心!眼睛有点畏光而已。”许雯晴强忍着心中的痛楚,淡淡地说。   她不肯摘下这眼镜,不让母亲和姐姐见到她的眼睛??一双惨不忍睹的眼睛。她不忍心看到,她们流露出来的眼神是那么悲伤,那样,令她更加伤心。   后来,车开到唐人茶楼,一家人围坐在餐台旁,喝茶吃早点。左边坐的是母亲,右边坐的是姐姐,你一句我一句说着开解劝慰的话。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许雯晴静静地听着,偶尔点点头。她心存感恩,与她风雨相伴,为她排忧解难的人永远都是母亲和姐姐。但她知道,内心的疤痕不是几句话就能抚平的。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心中满是伤痕……”手机铃响,许雯晴接听:“雯晴啊,现在怎么啦?让一切过去吧,你可要坚强点!”   “卢经理,谢谢关心!卢经理,我明天就来上班。”      二   第二天,许雯晴开始上班。她总是戴着一副太阳镜,自然引来同事们的猜测。女同事玉娇亲昵地说:“雯姐,你的眼镜挺别致,配在你脸上真好看!”   许雯晴解释说:“眼镜的作用是保护眼睛。眼睛见风流泪,正在冶疗中。”   许雯晴不愿意吐露自己的心事,她不让别人揭自己的伤疤,她更加不愿意让自尊心又一次遭践踏。   只有到卫生间,她才摘下眼镜。眼前虽有太阳镜,但她眼前却不见太阳,心里更没有阳光。这副太阳镜曾经是她心爱之物??丈夫所送,当她戴上它时,笑容挂在脸上,楚楚动人,丈夫总是毫不吝惜那些溢美之词。那时的天地是光明灿烂的,她心中满是阳光。可是如今,物是人非,太阳镜成了她的伤心之物,戴在眼前只为遮丑。她不能告诉别人,她的双眼经历过那些泪水多日的洗刷,已经红肿严重,两个黑眼圈十分明显。她本来是一位美人,此刻配上一副精致的眼镜,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美丽和神采。她觉得镜中那个女人很陌生,一个残花败柳的女人,已被人遗弃了,她还有什么可以炫耀?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外。   许雯晴回到办公室,一边忙手里的活,一边偷偷留意别人的眼光。实话说,她很在意同事给她的外号“冷美人”,给人的感觉有点木讷,而且脾气大,不容易相处。那么说,是否因为她爱生气甚至有点无理取闹,丈夫以此为由弃她而去呢?   许雯晴扪心自问,爱丈夫情深似海,平时闹情绪,发点牢骚,也能对丈夫真诚付出。即使丈夫赌博欠债,她也原谅他,替他还钱。然而,丈夫出轨了,背叛了她,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原谅他的。这次致命的打击,差点就毁掉她了。   许雯晴本来以为,上班工作就能忘掉痛苦,殊不知每天上班都是受罪。一天,又在卫生间,她怔住了,定定地注视着大镜子里的女人,既熟悉又陌生,那张憔悴的脸上满是深深的愁容。这愁苦令她苍老,令她痛彻心扉,是谁令她活在暗无天日中?正是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啊!这时,耳边响起玉娇跟她说过的话:“有些人背后说你苦口苦脸的,苦了爹娘,苦了自己!”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许雯晴脸上加了一个口罩。玉娇奇怪地问:“雯姐,这是怎么回事?”   许雯晴答:“患了严重鼻炎,有必要保护一下。”   又眼镜又口罩,别人的眼光更加怪异。许雯晴想到一个词“欲盖弥彰”,她后悔自己的多此一举。她骂自己:若不是个笨女人,又怎会被男人玩弄了,欺骗了?   到了这田地,也许再待下去,她会疯掉的。她对自己说:不能再呼吸这令人窒息的空气了!不久,她辞职了。      三   许雯晴白天去找工。她姐姐抽空开车过来,陪着妹妹到人才市场碰一下运气,或者到一些公司面试去。千军万马的争夺,短时间难见斩获。   到晚上,漫漫长夜好消愁,许雯晴躲在酒吧买醉。正是,情伤断肠人已到,醉卧酒吧君莫笑。   第二天醒来,许雯晴发现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是谁送我回家,给我盖上被子,把钥匙和眼镜放在茶几上?她问自己。她感到头疼难受,无法记得起昨晚的事。她瞥见茶几有一只水杯,她断定是那人给自己喝了解酒药。解酒药也是那人买的,留下了大半盒。再喝下半盒药也许能解酒精的毒,但是,爱情的毒谁能解?   出门时,许雯晴向小区门卫询问:“大叔,晚上是谁送我回小区呢?”   “李太太,是李先生送你回来的。”   “大叔,您没看走眼吧?”   “没有,没看走眼,看得真真切切。”   难道真是前夫?许雯晴打死都不相信,这个负心汉怎会良心发现?说不准,他整个晚上都搂着那个女人呢。正是,爱之深,恨之切。   又一天的找工面试,令她身心疲惫,回到家里,顾影自怜,又待不下去了。她不是害怕孤独,她是怕寂寞中想起他,那张熟悉的脸,那温柔的目光,那甜蜜的话语。原来寂寞不能让女人美丽,却令女人在痛苦中苍老变丑。她要逃避寂寞,于是独自出去,找那个容易入梦的地方。   果然酒吧是个做梦的地方,她在梦中看见了真实的人,听到了真切的声音。似是做梦,却又那么的真实。她本来少喝了点酒,一心只等着那个他来,不知不觉地醉倒了。翌日醒来,依稀记得昨夜里,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酒吧晃过;当她支持不住,迷迷糊糊的时候,又出现一双深情的眼睛。以后的事再没记忆,醒来才知道,一切如历史重演。   她又躺在自家床上,卧室里还原那个样子。她在心里默念着那个名字:李家俊!李家俊!你回来了,回心转意了!回到我身边,为了保护我,为了照顾我。她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她甚至想到,俩人从头开始,新生活就在眼前。她一直渴望着美好的爱情,虽然前夫弃她而去,但是在她心里,他仍是那个若有若无的人。   晚上,许雯晴又到这个太白酒吧。借酒消愁的她,只喝了少许酒,人就要倒下去。这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李家俊!是你么?”她一跃而起,摘掉眼镜,定睛细看,那男人也戴黑色眼镜,嘴唇上面长满浓黑的胡须。“先生,不好思,认错人!”许雯晴觉得这人相貌像前夫李家俊。   只见男人微微一笑说:“你好,小姐!白天的时候,我在人才市场见过你。你如果感兴趣可来我公司面试。”说着,递上一张名片:李家杰,雄达公司总经理。   第二天,许雯晴顺利地当上了雄达公司的总经理秘书。许雯晴每天在李总身边,耳濡目染,对他的为人越来越有好感。他总是微微一笑,让她想到电视剧名《微微一笑很倾城》,虽不可倾城,也可以倾心。能有倾城的时光,能有倾心的人,对一个女人来说太重要了。她想,能遇上李总是她的幸运。李总年轻有为,精明能干,温文尔雅,而又不失风趣。   一次,李总面对许雯晴,微微一笑说:“雯晴啊,你是我公司的形象代言人,阳光,开朗,奋发,进取,一个都不能少。”   许雯晴笑了:“李总,你不怕我这黑眼镜破坏了你的形象吗?”她笑得花枝乱颤,心底那片阴霾早已一扫而空,那开怀一笑使她成为一位阳光美人。   李总微笑着说:“正是这太阳镜,你显得更加迷人了。你看,你的魅力把客户都吸引过来啊!”   她已习惯了这副太阳镜,如果不戴上它,反倒有点不适应。这是什么缘故?也许是李总常对她说:“雯晴,你戴了眼镜太漂亮了!”此刻,太阳镜是她的太阳,给她阳光与希望。   见过客户,签了合同后,李总请许雯晴去了西餐厅庆祝一番。   那天晚上,她还是戴上了太阳镜,风中的长发轻轻飞舞,昔日那位婀娜多姿的美人回来了。身旁的李总轻轻挽着她的手,款款走来,吸引了多少艳羡的目光。晚餐后,李总给她拍了许多美照,留住了最美好的时光。      四   有一天,雄达公司来了一个人,竟然是许雯晴的前夫??李家俊。一个是前夫,一个是李总,他们俩人身高相貌太像了。她又见到前夫那副丑陋的嘴脸。他来这里干什么?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太白酒吧了,难道说,他找她来了?他这次是为我而来吗?许雯晴想着,脚步走近了办公室。   当时李总在办公室,见有人推门进来,便说:“雯晴……”立刻怔住了,他没想到进来的人是李家俊。“哥,你来了!什么事啦?”   “弟弟,听哥说,咱们是兄弟,哥有难了,你一定要帮忙啊!”李家俊双眼发红,声音沙哑了。   又一样的套路!许雯晴想起从前的李家俊,生意上亏了本,或者是输光了钱,他便一副走投无路的样子,对她苦苦哀求,许愿发誓的。   “哥,请你想一想,三思而后行啊!哥,一次又一次地,我给了你多少钱,可是你越陷越深,这是个无底洞填不得啊!”李家杰恳切地说。   门外的许雯晴听得明白,终于恍然大悟:世上哪来这么多的巧合!这个李总李家杰就是前夫李家俊的亲弟弟。他回来了,那两个晚上是他送自己回家的。原来都是家杰的安排,也许正合她的希望。她的双眸在灯光的映照下,流动着异样的神采。   办公室里,李家俊接听来电:“亲爱的,别生气,我正有事呢。宝贝啊,那家用嘛不会少给你一分钱,乖乖,等我回家吧!”   不一会儿,又有来电,李家俊连忙说:“龙哥,龙哥,和气生财嘛,那个小钱,不必担心!我一收到钱,马上给你送去!”接听完电话,他脸色又马上阴沉了下来。   昔日那个英俊?洒,风流倜傥的许家俊去了哪里?许雯晴苦笑。眼见前夫一副狼狈相,她心底竟生出一丝快意。也许她对这个男人绝望了。   李家俊已经焦头烂额了,他踱着步子沉思良久。现在他只有使出最后一招了,只见他可怜巴巴地说:“弟弟,哥对不起你!都是哥鬼迷心窍,一错再错,请你原谅我吧!”   李家杰真诚地说:“哥,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哥知错了,我很高兴!只要你知错,我会原谅你的。”   李家俊攥着弟弟的手,眼含泪光说:“弟弟啊,这是哥最后一次求你。哥现在是走投无路了,好弟弟,哥求你啦!”   “家杰,千万不要上他的当!”说着,许雯晴走进办公室。   “你怎么也来了?”李家俊瞪着她。   “无耻!又赌钱又玩女人,回来又想祸害自己的弟弟,别想欺骗我们!”   李家俊明白了,她和弟弟原来走到一起了。   “你这个女人好狠心啊!你够狠啊!”李家俊有点声嘶力竭,愤愤不平。   许雯晴一把摘下太阳镜递给他手上,坚决地说:“你送我的还给你,后会无期!”字字斩钉截铁,悭锵有力,令他目瞪口呆。   她对这个男人彻底死心了!   一个曾经深爱过他的女人,做出如此决绝的事;一个向来正直听话的弟弟,已经不再相信他了。李家俊感到绝望,对未来产生一种恐惧,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他知道讨不到便宜了,他的末日到了。他猛然转身走出办公室,终于悻悻地走了。   此刻从许雯晴心底冒出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时办公室只有许雯晴和李家杰。她说:“这一切我都弄明白了。”   他微微一笑,摘下眼镜,撕掉假胡子,眼前立刻出现一个英俊青年,跟那李家俊长得一模一样,真能以假乱真。   这对孪生兄弟,曾经同时爱上许雯晴,只有哥哥俘获到了她的芳心。弟弟在悲伤欲绝中离家出走,三年后回来了,他当上了雄达公司的总经理。   此时此刻,俩人对望着,心有千千语却难以表半句;心中爱似火,通过相握的手传递着热量。   这时他俩都没有戴眼镜了,他脸上绽开着温柔的微笑,剑眉星目之间透着一腔深情;她那羞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双眸顾盼生辉,是那么明亮动人。   他依然微笑着:“雯晴,你知道吗?是你的太阳镜把我吸引过来了。原来摘下眼镜的你更美丽!”   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靠谱些武汉儿童羊羔疯哪个医院治疗的好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治疗最好癫痫怎么能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