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文字情缘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摘要:文字今生,不悔的爱! 挣了一百块钱。这是我用文字挣得第一笔钱,我最想挣到的钱。   一   我最想于之分享的人,是母亲。她已不在了好久,这是我人生最大的痛。想当初我写写画画的动力是母亲,她说爱看我的文字。那是上学的时候,每当放学后,妹妹跟母亲说我的作文又被老师当范文读了,她都高兴地让我把作文本拿给她看,我喜欢看她捧着我的作文本声情并茂的朗读我的文字的样子。我其实并未觉得自己写的作文有多好,可是经她读完,我真的听出了一点韵味,真的觉得自己写的还不错。她抚摸着我的头说,辉,好好写,好好念书,妈供你。后来我的辍学让母亲一直觉得我不读书了是多么的可惜,而她又无力供我继续读书,她一直心痛我.到她去世前在医院里的那一个月我才知道,那是母亲走不出的痛。   而我那个时候都做了些什么呀?不上学了,我和自己和父母拗上了,每天如失了魂丢了魄,一本本书撕了,一支支笔断了,闷声不响地一个人去过那一个个没有希望的日子。前面没有路,是荒原,是旷野,是黑暗,这样的时刻包括我自己都不敢作声,怕一个不小心我就真的迷失走远了。浑浑噩噩地走过好像跟我没关系的时光,一朝醒来,心里有着迫切的疼痛,想要抓住植根在心灵最深处的那缕怎么都不会割舍掉的信念,我从差一点就彻底沉陷的悬崖边回过神来,复又痴迷,坐车到新华书店一天天站在溢着书香的书架前看免费的书。看到想据为己有时就买下来,手中钱不多,也不管还有没有路费就买下来,好多次捧着书怕谁抢走似的边走边读。书里一个个的字都是我的知己。爱极了它们。偷偷地把它们变成属于我的本子上的主人。一个个从心底里蹦出的文字,陪我过了那么多不想安分又不得不安分的日子。我和自己的文字、别人的文字一起哭着笑着,一路走着。   我痴迷时是忘我的,喜怒全凭着文字牵引,爱哭,也易笑。神伤时把书和文字束之高阁,刻意躲避不敢触碰。但有一样,不再去毁坏它们,它们坏掉时我心疼,等着什么时候再来亲近它们时更是疼痛万分又加了几多悔恨。我折腾着文字、书籍,也折腾自己,折腾母亲。   母亲任由着我神经质的折腾,不加制止也不敢劝慰,只是无言的默默看着我,给我端来水、饭,有时是一件件衣,后来在母亲的弥留之际,她混沌的意识流露出那时面对我是愧疚与心焦的,她喃喃地说,她没能耐,供不起女儿读书,要不然你就算考不上大学,也会是一个能写文章吃饭的人,你写得那么好。   听她病床上的呢喃,我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有多么不可饶恕。我如果稳稳当当地坚持写,而不是带着怨恨、失意如苦难一样的对待生活,对待自己,母亲早已是最幸福的母亲了。让她在愧疚与遗憾中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把那些愧疚与遗憾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去了。她在她最后的日子拉着我的手说,“辉,还写吗?喜欢就继续写”的时候,我几次想跟她保证,我写,我会努力的写,我要努力的把你喜欢的文字在纸上用铅字的样子生存。可是我不敢这样保证,我怕我做不到,我怕她等得太久会累。我就在心里默默地立下誓言,为了母亲我一定努力。   而今天,有好些人看到了我的文字而她竟再也看不到了 .   今年的清明快要到了,母亲的坟前我也有了底气跟她说,妈妈,你从没有误我,不信,你听我给你朗诵这一首女儿敬献的诗作!只是不知,母亲在天堂里会知道吗?   二   爱上文字的孩子都是苦孩子。不知道这是谁说的。也对也不对。爱上文字就有一根脆弱和绵软交替出现的神经。一个同我一样痴迷文字的朋友说,爱文字的人都是神经病,我们这样只是轻微患者。我的文字之旅有苦有乐,欢乐更多于苦涩。我想做一个快乐的孩子,在文字的海洋里我想愉快的游弋。因为,我有了给我无限欢乐的宝贝儿子。襁褓中他就给了我无穷的灵感,这灵感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打扮儿子的一个个创意,给他织衣衫,手套,精致小帽,厚厚的毛袜子。我要他美美的,暖暖的;再就是文字,他的来到给我的喜悦让我唏嘘,激动、感怀,我又一轮麻醉沉睡的文字之念由他而醒,这一次,这个念在我的生活里活得很久,他襁褓中的一点点进步,少小时的言行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一个个可爱又可笑的瞬间是我本子上的文字,他会翻身了,会走了,会叫妈妈了,会做事了,知道疼妈妈了,他每一点的进步都是我的快乐,我的文字就是会跳跃的音符,他跌倒了,他受伤了,他没有哭,我偷偷地流下了泪水,我的文字又多了点忧伤。我爱儿子,也爱上了属于我的平庸生活,我不再心浮气躁,不再怨天尤人,于是,我跟儿子在一起的生活尽是诗词不少歌赋。   那几年我痴迷得有点疯狂,在田里锄草,累了直了直腰,汗水从周身的汗毛孔里流出,一首古韵打油也随着汗水流淌了出来,得意地吟诵了两遍,一低头忘了几个字,我怕活干完,那些字也都忘在了地里,急忙拿起锄头,登上破自行车飞奔回家在我的小本子上记好。记完了,满意的再骑上车子奔回地里继续“锄禾日当午”去。我骑车看妈妈,十几分中的路程也觉得太长,恨不能插翅飞回到妈妈身旁,一首古韵打油又冒了出来,碎碎念的咕哝几回,不行怕一见到妈妈什么都忘了,下了车子,走进路边小卖部买个学生用本,借了笔写下来。如今买了手机的日子可方便多了。玩手机的人很普遍,一点也不用担心谁发现我的秘密。谁说我恋网、网恋的都无所谓。这里边的乐趣有谁懂得?我享受着呢。      我没有一直的坚持,中断多年养成看书、写字的生活习惯,是现实的残酷无情地打败了我,我只好习惯了麻木,我做到了无感,甚至不惜与街里大嫂子们一起闲看岁月淡耗青春,但我始终不曾饶舌去搬弄是非,混迹于市井多年,没让一句我听到的闲言以不光彩的方式流传。   午夜梦回常为自己的堕落疼了神经,这根神经也疼了母亲,母亲一直把我艰难的生活归罪于她自己。让母亲有这么沉重的负罪之念,我是不孝的女儿。   母亲不在了,我疯狂的捡起了文字。用伤心悔恨的笔墨诉说母亲所有的好,被我忽略的好。我枕着那些纸张疼痛着往昔的岁月。我希望母亲去的是天堂,天堂里没有烦恼忧伤,不会有又傻又笨的女儿一次次伤一个母亲幽幽的爱子情肠。   四十二岁,走不出思念之痛的女人走进了网络,是网络让我不再用眼泪怀念母亲,怀念岁月,我用文字忆念往昔,往昔成了我现在和以后的原动力。网络是只最简单又最复杂的笔。打开qq空间谁都可以舞文弄墨,指点江山,振臂一呼,谁都可以成为一方领袖。可是这里也四处充满陷阱和欺骗,需加了十二万分的小心,陷进去就是不归的迷途。   我相信自己有抵抗力,因为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最不屑于追求什么。我只默默的在网络里犁我自己的那一方田地。我拥有真心看我文字的网友,这就足够。网上我自娱自乐自潇洒。   第一个打乱我网络追求的人,是一个让我毕生都不会忘记的亦师亦友一如兄长的真正的作家。虽然我们如今已成陌路,我也念他曾经真诚的教导提点。他让我不要再写古体诗了,他说写小说写散文吧,这样才能更好的施展你的才能,也才有机会写出名堂。我没有底气,他说,没关系,他教我。我思思量量的说,我只是喜欢,没想过有什么发展。他说,人总要有个爱做愿做的事,总要有个志向这样才是人生。我受了他的感染,羞羞怯怯的同意。他用自己的文档帮我投了第一次正规的投稿。虽然失败了,但是我第一次知道了word文档,第一次感受到一篇铅字文的出产的艰难,第一次知道刊物的审稿制度,我也胆怯了,没再动过投稿的心思。但是却找同学学会了建文档,可惜久也不用,又弄得似是而非,想要做时,怎么也记不得要领,不是有十万火急的心思时还手到擒来了。后来这台电脑频繁的做系统,弄没了好多软件,其中最可惜的是word文档的消失。我和老师相处的两年多的时间,我们默契的都不再提起我投稿的事。他因为自己的一些变化恨毒了写作,却改不了多年养成的习惯。他不再刻意让我写作了,只是在我给他讲我的经历和见闻时,貌视不经意的说哪些适合写小说,哪些适合写散文,哪些又宜歌。他写了日志,得意时让我去看,发表了小说离线传给我,我知道他是用这样的方式指导我。我不想写作,但也会用心的欣赏学习。   我真的在不知不觉中把生活中的故事学会提炼分类了,用诗歌,散文,小说的形式摆放在我的空间里。其间,引来了一个无私的写作者,他认真的看我的文字,细心的指点,点评,很郑重的跟我说,投稿吧,我说我知道自己的水平,空间里自娱自乐已经足以。他规劝我一番,给我的感觉,他像是要拯救走了歧途的浪子。他见我终不肯回头,留下一句,无志者不与为谋。他走了。我随无志,但也并非无心。他离开了,我还一直记着。   混迹文学网络久了,一些有水平的文友多了,他们或真或假的肯定也给了我一点野心。其中有位记者朋友把我的两篇小文发在了他所供职的报纸上,他说他的面子有点,但是主编对我的文字认可还是主要的。这是不小的鼓励。   我心想我要好好的学习,然后也出去闯一闯。   我十分地珍视和老师的友谊,但是日久我总有这段友谊终将要失去的不安。我无法挽留,就有了迫切发表文字的愿望,回报老师和给过我那么多帮助的朋友,最想以这样的生活状态告慰母亲。   可是这条路有多么艰难啊,投稿纸媒太难了,纸媒对投稿的格式要求太严。我知道我就是换台新电脑我也不会把word文档运用的得心应手。我退而求其次,转变观念盯上了文学网站,。盛京文学网要求也很严格,但是他们还是很人性的,我钻了编辑不知不怪的厚道的空子投了四篇文字,各版编辑无一例外的都给了我下不为例的通牒。再投时不是不予理睬就是直接退稿。那时在群里,听有不会投稿的文友跟编辑商量可否通融,酌情照顾。编辑说可以。其实,我去说说也会得到照顾的。我虽不会看不起说小话示弱给人看,但我自己是不屑这么做的。既然路路不通,我便打道回府。在空间依旧陶然耕种文字的田。   一昔偃旗,那一时不安分的鼓自然就消停了下来。   接触江山文学网虽是偶然也是必然,文字痴迷者邂逅文字家园就是种必然。江山发文程序简单。我的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文字在这里找到了读者。很感谢靳军让我的文字有了家。   其实到今天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早已达到:哪怕只有一篇文章印制在报纸杂志上,我的全部文学目标都算实现了。   如今看来,我已超额的完成了给自己定下的任务。以后呢,我就随心的写我的心,不再为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所累,淡看得失。   但是我会把帮助过我的文朋诗友铭记于心,你们也是我文字的源泉与灵魂!   文字今生,不悔之爱!   小儿癫痫长大会好吗郑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武汉癫痫病医院有哪些武汉癫痫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