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心音】来生缘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2052发表时间:2013-06-11 12:38:30 时间真的会像河流冲淡一切吗?包括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   有些故事似水草,在河底肆意招摇。河面的挽歌渐渐散去,哪里能找到你曾经留下的足迹?   人的生命很脆弱,竟不及树上一片树叶。   走过弯弯的河道,清冽的河水欢畅的像前方流去,而你昔日的影子一直在我脑海闪烁,那么清晰。或者我根本就不能忘记,不管生命的河流多么湍急,我的记忆留在了那里,任岁月侵蚀。   十六岁花季只开一次,席慕容的诗写得很美。在我十六岁的季节开出的绚丽的花朵。   关于爱情,我听了很多。然而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我不懂。爱情娇嫩得似一个瓷器,越是抓的紧紧的,越是容易失手坠落到地上。   你比我大一岁,有些早熟。稀稀的几根胡子留在嫩嫩的上唇,有点儿滑稽。偏偏你喜欢唱郭富城的歌曲,竟然学着郭富城蓄了长长的头发,弄了一个油光水滑的中分。   动不动就扭起了身子,甩开了膀子,一只指前,一只向后。   “对你爱爱不完……”   我对你起初没有特别的感觉,把你归类到了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那一级别。别人只知道我和你是一个村的,其他的一切似无人问及。   其实在这之前,我也不知道和你存在着亲戚关系。那些年,家乡尤其重视清族谱。以至于台湾的,香港的总有一些商家巨贾来寻亲访友。把原本寂静的村庄瞬间沸腾了起来。   谁知道你竟是我远房的一个舅舅,你跟我妈妈是五代出服的姐弟关系。   凭空掉下一个年轻的舅舅,我心里一阵暗暗窃喜。最起码在学校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欺负我了。谁不知道你是一个不好惹的主儿,自小儿就学什么梁山好汉,拉帮结派,劫富济贫。   谁敢太岁头上动土?我偏不吃那一套。想着你是才大我一岁的舅舅,总会变着法儿捉弄你。   你嘻嘻哈哈的,甩着好看的长头发。   “谁让我是你舅舅的?上辈子造的孽啊!”   高中离家很远,从县城坐了汽车到了镇上还要走十几里山路,在坐船过了一条河翻两座山才到。   夕阳总会在我们踏上山路就开始悄悄的坠入山崖。夜莺婉转的歌声在山林间流淌,一条不知从哪里蹦出的小溪一路欢歌笑语的奔来。   你似一个不知忧愁的孩子,在我面前蹦蹦跳跳的跑着,背上背着两个重重的书包,却显得十分轻松。   “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年年月月到永远……”你清脆的声音穿过了几道山梁,在山野回荡。   “别唱了,好吗?我累坏了。”我娇喘吁吁的道。   “在不走快点,那边的河就要停渡了,过不了河又得在河边过夜了,黑灯瞎火怪吓人的。那个草棚子连风都难以遮住,还有,那河里有水鬼,每天晚上都会出来寻替死鬼,以便转世投胎。”   “别说了,我走快了还不行吗?”我讨厌你在我面前说鬼呀,神呀的东西。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我不小心被什么绊倒了,一只脚像刀扎一般疼。我耍赖的坐在地上,在不肯起来。   “姑奶奶,快起来,再晚一会儿真的赶不上船了。”   “崴的又不是你的脚,你看看。”   “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说完又甩了一下头发,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我大哭了起来,在暮色笼罩的山林,显得格外阴森,让人毛骨悚然。   “你到底想怎样啊?”你挺下了脚步,回头望着我。   “我的脚真的崴了,好疼。”我便哭边说。   “女孩子就是事多。”你走回来蹲下看了看我的脚,果然肿了好高。   “你把书包拿着,我背你。”说完把我拉了起来,卸下了书包交到了我手里。   我乖乖的伏在你的背上,把头靠在你的颈上。你的头发被风吹向我的脸颊,一种痒酥酥的感觉。   夜风幽幽的,有点凉凉的感觉。四周的雾霭像罩子一样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天全然黑了,一轮月牙窜上了山腰,几颗星星零乱的洒满了天际。   你再没有力气唱那首《对你爱不完》的歌曲了,甚至连最经典甩头的动作也没有做一个。   不知走了多久,你一下子我我甩了下来。   “别白费力气了。现在再怎么感也赶不上了。”   “那怎么办?”   “在河边过夜,陪水鬼聊聊天。”   “还说?”我的泪又啪啪的落了下来。   “你哭什么呀?有我呢!我带着火柴,一会生一堆火,在去逮一只山鸡,野兔什么的烤着吃,那味道才叫美呢!”   “你尽想好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山鸡,野兔让你逮着?”   “真有,我不哄你,这边的山路一到傍晚就会有人在路口下上夹野兔山鸡的铁圈圈,你不知道吧?刚才你就被当兔儿给夹住了。”   “你才是兔儿呢!”   河水悄悄的流淌着,隐约可以看见山林倒映的影子。几颗星星陪着月牙一同坠入了河里。   河边的渡口显得格外寂静,山风吹走了白天的人声鼎沸。一间小茅屋屹立在河边,不知在风雨中度过了多少岁月。早已是风雨飘摇,摇摇欲坠一样了。站在屋里可以清楚的听到四野的虫鸣,看见天空的星星。   是谁在里面放了几捆刚刚晒干的稻草,还带着一股浓浓的稻子清香。   你把我放在了稻草青岛哪里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上,重重的喘着气。   “老老实实的坐着,哪儿都不去,我出去碰碰运气。”   “别走太远了,我怕。”我楚楚可怜的看着你。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你走了,剩下孤零零的茅屋和我。茅屋外的河里时时有鸟儿飞起,我竟想到了你说的水鬼,泪伴着河水放纵的流着。   你满头大汗的跑了回来,衣服也被划破了。头发乱乱的,哪里还有郭富城那样漂亮的中分。   你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拿出了一只大大的灰兔。灰兔的一只脚受了伤,还有残留的血迹。大灰兔在你手上拼命的挣扎,凄惨的叫着,像婴儿的啼哭。   你在茅屋外点起了一对篝火,在这个渡口,总会有人留下干柴,以备留给不能及时过河的人作取暖之用。   这是一只怀孕的灰兔,大大的肚子沉甸甸的缀着。一双眼睛红红的,似乎含着泪水。   “怎么样?够咱俩饱餐一顿了吧?”你说着便笑了起来,样子傻傻的。   你把兔子交到了我的手里。   “好好捉着,我去河边磨磨刀,别让它跑了。”你从书包里掏出一把半尺多长的刀子。我们在山里走路,经常都带着刀子,以防碰见毒蛇猛兽还可以对付一下。   灰兔显然是受了惊吓,一点力气也没有。躺在我怀里,乖乖的像个孩子,暖暖的。   我来回用手摩挲着它身上的毛,绒绒的,有些湿润,可能是粘上了夜露的原因。两个长长的耳朵耷拉着,我摸着他滚圆的肚子,竟能感觉肚里是什么在蠕动着。   是小兔儿在她肚里调皮吧?   你在河边的石头上磨着刀,我的内心却倍受煎熬。灰兔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我怀里不安份起来,用脚使劲的蹬我。   我轻轻的把兔子放到了地上,兔子趴在地上居然没有马上跑走。茅屋的墙角有一个很大的洞,快到洞口的时候,兔子忽然回头看了我几眼。   然后优雅的钻入洞口,片刻就没有了声息。   你拿着明晃晃的刀子进了茅屋,用手擦拭了刀锋。   “兔子呢?”你问我。   “对不起,不小心让它跑了。”   我以为你会大发雷霆,你却大笑了起来。   “这回就别怨我让你饿肚子啊?是你故意放跑的。”   “你明明知道我心软,还让我捉住?”   “呵呵,那兔子是曹操,我作了个顺水人情罢了!”哈哈哈……你笑着,一脸的诡异。   我总以为你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性子,却不知道你有一颗柔柔的心。   我和你背靠背的坐在河边,看着悠远的夜空,说着话儿。   “你读完高中打算做什么?”你突然问我。   “我要继续读,考大学,然后找一份好工作,把爸爸妈妈接到城里去住。”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理想,家里穷,我准备退学了,去南方打工。”   “我不许你去。”我刁蛮的说。   “呵呵,你能不许我去就好了,我又不是你什么。”你永远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心没肺。   “你是我舅,你说要保护我的,怎么可以耍赖?”   “我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呀!傻丫头。”   “我不管,我就要你保护一辈子。”这句话一出口,我的双颊顿时绯红。   你未答言,只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一种朦胧的感情如月色一样,在夜里酝酿着。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你,那一刻你却真正走进了我的心里。   你却越来越霸道,竟然在同学面前也常以舅舅自居。   我讨厌你的自以为是,讨厌你的不解风情。   你说过的话永远都是斩金截铁般决绝。高二下学期,你真的退学了。   我最后一次和你一起回家,最后一次走在那条山风荡漾的小路上。我轻轻的跟在你的身后。你背着你的行李,换了另外一种造型的头发。胡子越来越密,竟像挪威的森林那样神秘。   我故意放慢了速度,在你身后磨磨蹭蹭的踱着小步子。你不说话,只顾埋头赶路。   我知道你是想在天黑前赶到渡口,你哪里晓得我是想故意拖延到渡口的时间?   你和我无声无息的较着劲儿。甚至我会坐下来,暗暗垂泪。   “好端端,哭什么呀?”   “你说话不算数。”   “什么呀!我说不读书就不读了。”   “你在故意绕开话题,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过要保护我,不作数了吗?”   “此一时,彼一时。我家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那么穷,哪来钱读书?”   “你在找理由,你却不知道我的心思。”我幽幽道。   “你能有什么心思?”   “我喜欢你……”   你一愣,但马上镇定起来。   “呵呵,外甥女喜欢舅舅很正常的。”   “不是那种喜欢。”   “别胡闹了,那是不可能的,再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只当你是外甥女。你不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正规知道我爸爸吗?大男子主义十足,把家族血脉看得比性命还重要。”   我无语了,看着夕阳无情的泻下,泪如泉涌。   我们终于还是没有在日落前赶到渡口。你变得深沉起来,在没有听你唱过《对你爱不完》那首歌了。   可是那首《来生缘》被你唱出来更有味道,让人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   你和我坐在河边,肩并着肩。   彼此沉默着,你捡起一个个石子向河终于投去,击起了一串串水花。几只水鸟被惊飞了起来,扑扑的向山林飞去。   我把头靠在你的肩膀上,你向一边挪了挪。   “我好冷!”我打着哆嗦说。   “那去里面吧!”   你把稻草平平的铺开,然后打开了你的被子铺在上面。   “你睡被子,我睡在旁边的草上。”   “我怕!”我轻轻的说着。   “怕什么?有我呢!”   我最爱听你说这样一句话,有男子汉的气概。   “你也倒被子里来睡好吗?我好怕!”我恳求的看着你。   你犹豫不决。   “来呀!”我撒着娇。   你老老实实的躺在我的身边,根本不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敢碰我,始终和我保持着一点距离。你的规规矩矩和你平日里的嘻嘻哈哈大相径庭。   我能听见你深沉又急促的呼吸。   我不知道我到底想干什么?男女之间的事情朦朦胧胧知道一些。   我侧过身去,把一只手放在你的胸膛上,轻轻的抚摸着。学着书中的情节,把薄薄的唇送到了你的嘴边。你的胡须深深的扎疼了我……   你猛的抽出双臂,把我紧紧的抱住。男子汉的阳刚之气瞬间熊熊燃烧起来。   我们喘息着,深深的吻着对方。我能感觉你下身的变化,毕竟我们的身子贴得很紧,很紧。   也许,今晚我就要成为你的女人,心企盼着。   你突然推开了我,翻身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狠狠的抽自己的耳光。   我从背后抱着你,哭着。   “我答应过你妈妈,要好好照顾你。”   我和你轻轻的拥着,听着彼此的心跳。外面的河水呜咽着,似是我心里流淌的哭声。   谁会料到这一别竟是十六年。人生有几个十六年去挥霍?   大学毕业后我去了南方,你为了找到你的消息。听说你娶了一个外地的女人,在深圳认识的。除此之外,我对你的消息是一片空白。而那段往事却时时纠缠着我,成为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我在丈夫身上寻找你的影子,没想到他是一个容不得女人有半点瑕疵的人。他偷偷看了我少女时期的日记,包括那段温馨难忘的故事。   他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一夜我和你会简单得只去拥抱和接吻。甚至盼望着乱伦的场面能够精彩的上演。   我没有和他做任何解释,更重要的他给自己出轨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终于有一天我和他走到了婚姻的尽头,一个年仅八岁的女儿跟了我。   你的样子始终保留在十六前,只是更成熟了。   外婆去世的时候,我见了你。你一脸的忧郁,听说我回来,你打着赤脚骑着摩托车从你家撵了出来。   我抱着你,强迫着自己不哭出来。   你说,十六年了,我何曾不是日日夜夜在想你。   你的妻子得了绝症,已经到了晚期。   那日我在医院在次见到了你。你满脸憔悴,胡子拉碴的站在我面前。我心里被扎得生生的疼。 共 55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