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如山的父爱

来源:哈尔滨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悬疑小说
摘要:时光,已进入暮秋,风,呼啸而过,岁月带走了往日枝头的繁茂,也吹皱了父亲曾经年轻的容颜。一季枫红,一腔的热情,终也敌不过季节的辗转,时光的更迭。流光最爱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而今,秋风又让百花凋,谢了浮华,落尽喧嚣。来的,去的,近的,远的,虽说是生命的必然,是时光中周而复始的过程,可面对这一季的凋零,这生命的流逝,谁又能真的做到不惊不扰,安之若素呢。唯愿时光佑他安好,风雨无伤,一直健康,也愿明天的阳光依旧在路上,一直照亮,一直光芒…… 父亲,一个称呼,它平凡而又伟大。父爱,厚重而深沉;细长而深远。如泉水如泰山;如天空又如大海。父亲用辛勤的劳动,努力不懈的汗水,抚养着我们姐弟长大,用宽厚的肩膀为我们遮风挡雨,用山一般的脊梁为我们撑起了温暖的家。父亲,给了我生命,给了我阳光,父亲,是我生命里永远的太阳,一直照亮,一直光芒……   ——题记   (一)   “讲啊!”   一阵“嘟嘟”音后,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电话那头,每次父亲的开场白总是这么一句:“讲啊!”   昨日,拿起手机,想要试下,父亲的手机是否又是关机,一阵盲音过后,手机里传来的是一阵长久的“嘟嘟”音,估计是父亲又把手机放在了房间里,而人却在客厅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到了最高音,正聚精会神地欣赏着他的抗战片呢。   挂断电话,重新拔打家里的座机。长长的一阵“嘟嘟”音后,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了父亲混合着电视中枪炮声的那句我熟悉的亲切而浑厚的男高音“讲啊”。   距离过年回家相隔半年,暑假再见父亲时,感觉他的身体状况已是一天不如一天。尤其是他的视力,比春节见他时,朦胧程度在一天天地加深,近在眼前的物体,他也看得模糊不清。还有他的听力,每次和他说话时总要把嗓音提高几倍。他的行动开始变得缓慢,记忆力也在一点点地减退,常常听完电话后却不记得把手机关闭,固话用后却不知道把它复位,以至于我的电话常常打不进去,除了这些,他常常还会忘记其它东西,比如眼镜,明明拿在手里,却还在满世界地找眼镜。   每每想到这一切,惊惶失措的我,就会心生内疚,觉得对不起他,出来工作这么多年,为了不影响我工作和学习,在我需要的时候,他总是用他已不再硬朗的身躯默默地为我遮风挡雨。而当我终于要停歇,想要享受家人的温暖陪伴时,蓦然回首,看到的却是皱纹已经堆满他的脸上,并在他的脸上写满了慈爱沧桑,他年轻时的那头乌黑的头发现如今已如严冬初雪落地,俨然是秋日的第一道霜。虽然我知道,随着岁月的流逝,父母的苍老会变成不争的事实,可面对他的健康日趋下滑的身体,我还是会感到措手不及,难过无比。   曲指算来,我一年能陪他的时间也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日,念及此,心里总是愧疚万分,并暗暗地叮嘱自己:只要有机会,只要情况允许,我一定要常回家去陪陪他们。   (二)   作为一名普通工人的父亲,除了兢兢业业做好他的本职工作的同时,他想得最多的我想应该还是他那些仍在乡下的我的伯父伯母以及父亲的侄儿侄女也就是我的堂哥堂姐们,因为每次他发了工资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们先寄一些回去,听母亲说,父亲这是在遵守着对已故去的母亲我的奶奶的承诺,因为奶奶临终前,交待过他,要照顾好他的哥哥弟弟们。   那年月,家里很穷,听父亲说他刚开始工作,每月只有18元的工资,然后到45元,再到60元,一点点的,蜗牛似地慢慢爬起来的,很难想象当时的父母是如何支撑着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为此,父母总是勤俭节约、紧缩开支,尽可能地多给家里攒点钱,以维持日常的生活所需。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一年到头都穿着铁路制服,极少为自己买新衣,添新鞋,更别说吃什么好吃的,或是买些营养品什么的给自己改善生活,于他,有一碗白饭一碟咸菜吃就够了,有什么好吃的,他总是留给我们吃。   记得我读小学三年级时,学校开运动会,老师要求统一穿白衣蓝裤白球鞋。刚巧,那时已到月底,正是青黄不接之季,上月工资已用完,下月工资还没发,母亲算了下,有了新衣没新鞋,有了新鞋又不能添新衣,这可难倒了平时精打细算的母亲。知道一向倔脾气的我最听父亲的话,于是,母亲便让父亲和我商量这事该怎么处理。那天,父亲把我搂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向我说出了家里的环境,让我自己选择,是要新衣还是要鞋子,最后,我微笑着答应了父亲,只要新衣就行。记得那次我是穿着旧鞋子跑完了比赛,但照样得了200米年级第一,可最后照相时我却怎么也不愿坐在最前排,因为我觉得那双旧鞋子太不争气,我怕它会影响到了我的面子,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虚荣与自卑。   这么多年过去了,父亲一直保持着这种勤俭节约、紧缩开支的生活习惯,因为我长年工作生活在外地,极少给他买新衣,但小妹给他买的新衣和新鞋他总是舍不得穿,弟弟给他买的各类补品,他也总是舍不得吃。有好吃的,他总是留着等我们回去吃。有时候,很多吃的,等我们回去找出来时,都已经到了保质期,就在我们准备丢弃时,他却又马上让你给他拿过去,我知道,他是怕浪费。和年轻时一样,他总是把最好吃的留给我们,自己吃最差的。   记得去年过年时,亲戚家给了只羊,清洗干净后我把它分段分块放进了冰箱里,并交待母亲,天寒,他们吃些羊肉可以保暖。可是半年过去,暑假回去打开冰箱,那些羊肉原封没动地还在那里,质问母亲,为什么羊肉还在那里?母亲说,父亲说因为我爱吃,所以要她给我留着,当时,虽有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但我还是狠狠地斥责了父亲。那天,看到父亲佝偻着身躯弯腰帮我关上冰箱门时,看他转身走过的背影,鼻子一酸,泪水终是没忍住,哗哗地流湿了衣襟,强忍住心痛对父亲说:“你们年轻时受了那么多苦,为什么现在还要这样节约,你的退休工资已经够你们用了,就算不够,还有我们呢。”当时,父亲没有多说,可是,等我在沙发上坐下后,他又开始给我讲起了‘成由勤俭败由奢’的道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谨遵父亲的教诲,时时提醒自己由奢入俭难,由俭入奢易。但在内心深处,我不想有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悔恨,所以,对待父母,我总是忍不住地奢侈。   (三)   最近,不知道是坐得太久还是活动太少,总感觉头有些发晕,医院一查,医生告诫,轻度颈椎增生压迫神经导致头晕,要注意休息,多锻炼少坐电脑前。   群里,一声呼吁,便招来了好友们的诸多建议。   “尽量避免在电脑前久坐,起身后,可以用头做‘米’字,有助于缓解这个毛病,睡觉时不要用枕头,刚开始不习惯,可以慢慢调整枕头的高度。我以前也有这毛病,就是这样慢慢锻炼才康复过来的。”社团主编失落的草帽老师细心地给我说着过程与要注意的细节。   “记得看会电脑后,要站起来放眼远望,然后头向左右摆动,这样也可以缓解颈椎不好症状。”玉儿又追加了一句。   “多注意休息,不行就去看看医生吧。”梦婷不放心地叮咛着。   “吊头吧,应该是比较有效的。”自然也说出了她的建议。“我以前也是这样的症状,就是吊头吊好的,刚开始20分钟,慢慢可以把时间延长到30分钟,非常有效果的。”   “吊头?怎么吊?小时候洗头那样吗?”刚看到“吊头”两字时,我就在想象着各种“吊头”的方式,忽然间一股暖流暖入心间,于是我便明白了自然所说的“吊头”是怎么样的“吊”法了。   大多数孩子小时候,最怕的事情不是洗澡,而是洗头,因为洗头容易眯住眼睛,又会把耳朵里也弄到水。眼睛进水会痛,闭上眼睛又不能四处张望到处乱看东西。因为孩子对万物都好奇,所以他们一刻也不想闭上他们求奇的眼睛。   小时候,与所有的孩子一样,只要母亲说到要给我洗头,我总是会又哭又喊地躲得远远的。无奈的母亲,此时就会搬来救兵,于是,细心的父亲便和颜悦色地让我到他身边去。他说“不洗头头上会长虱子,长了虱子会很痒,痒了抓烂就会出血,然后又要吃药还要打针;如果头上有虱子,别的小孩知道了会嫌弃,别人嫌弃你就不会跟你玩了;不洗头,头上还会有气味,气味难闻夏天还会招惹蚊子;不洗头……”总之,在他的危言耸听下,我知道了很多不洗头的坏处,便乖乖地听了他的话答应要他给我洗头。   洗头前,父亲会先递给我一条小毛巾,告诉我如果他不小心把水弄到我眼睛里让我自己先擦擦。然后他会让我脱了鞋子,头朝床沿脸朝上躺在床上,冬天他会拿条毯子盖在我肚子上,夏天他会把风扇调到微风对着我。最后,他准备好一壶冷水和一壶热水放在床边后,便搬来一把木凳,把脸盆放在木凳上,先朝脸盆里倒进热水,再倒冷水,等到他把水温试到合适时,他才会用手把水轻轻地抄起淋在我头上。洗到额头时,他会小心翼翼地用毛巾一点点擦洗,生怕把水弄进我的眼睛。一边洗头,父亲会一边和我说着有趣的故事,听到开心处,他会按住我笑得前仰后合的身体,示意我不要乱动,不知不觉中,一次愉快的洗头就那么在欢声笑语中结束。   寒来暑往,四季更迭,从幼年到读书,整个少年时期,我的每一次洗头都是伴着父亲的故事,随着我的哈哈笑声在儿时的那张小床上快乐完成的。   知道风带走了夏,会匆匆地带走一季的繁华,知道雨打落夏花,会淋湿过往的温馨画面,也知道岁月会让父母与我们渐行渐远离,更知道生活中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无奈,让我们不是在奔波就是在奔波的路上,甚至没有权利选择要不要奔波,可奔波的结果又会让我们错过了生命中最美的风景和那些及时该做的事情,成为生命里的遗憾,比如行孝、比如感恩,因此,每每忆起远在家乡的父亲,我便再一次在心里暗下决心:只要有机会,只要情况允许,我一定要常回家去陪陪他们。   (四)   父亲,其实是个不擅言辞的人,在我们姐弟的心里,他一直是个不苟言笑的人,有时严肃得让人敬而远之,曾经那个年代,更别奢望他能对我们说一句爱你的话语。母亲总爱唠叨,但她的话没有任何的威力,父亲平时不大开口,但我们做错事时,他只要瞪瞪眼睛,我们便吓得不敢抬头与他直视,回避开他的视线,我会巧妙地判断他生气的程度,知道他非常生气时,我会乖巧地站在一边不言不语,直到他发话让我离开为止。通常,我们不是犯了太严重的错误时,他只是吓吓我们后,便会和我们分析原因,说清道理,从小到大,父亲似乎从没有严历地责罚或是打骂过我,其实,我了解,父亲严肃的面庞下深藏着一颗慈爱的心。   父亲和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都深深地爱着他们的每一个儿女,这份爱是无私的也是执着的,更是让我们终身难忘的。父亲用他瘦弱的身躯,并不宽厚的肩膀,同样为我们姐弟支撑起了一片天空,并为我们人生的路上铺上了一条厚厚的沙石,让我们一路走来,舒适宽敞。   父亲的管教是严格的,但他从不动手打我们,即使是淘气的弟弟犯了错,他也同样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和他那帮老同事们聊天时,父亲仍常说那句:“谁说棍棒下出孝子的。我家几个孩子从小到大没动过他们一根手指,这不照样孝顺得很吗,管孩子是要讲求方法的。”   每每遇到妹妹管教孩子,殴打小侄子时,父亲总是严历制止,并凶狠狠地训斥妹妹:“胡闹,哪有你这样管教孩子的,他才多大,他懂什么,想想你小时候,我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越大越没长进了。”然后,他会拉过妹妹的孩子,一边搂住他,一边给他讲刚才挨打的原因,并告诉他,哪些事能做,哪些不能做,三岁多的孩子,抹干眼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对他说:“姥爷,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这样做了。”每当这时,父亲就会得意地朝着妹妹笑笑,言下之意,便是,怎么样,还是老子我这招厉害吧。此时的妹妹,便也只好附和着说上句:“记得要听姥爷的话啊。”   正因为父亲的严历才能不断地敦促我们前进,也才能让我们在成长的路上不至于犯错,不至于走弯路。因为我头脑笨得要紧,尤其是遇到数字,我总是糊里糊涂地闹不清大小,分不清轻重。记得小时候刚学数数的时候,每次一数到十我就进不了位了,总是循环着一到十数来数去,走路时数,吃饭时数,就连上床睡觉时还在数,父亲看到我的倔劲上来了,就让我别数了,等到头脑清醒了再数。每二天,他下班回来买了一盒糖豆回来,擦干净桌子后,他倒出糖豆,让我一个一个地慢慢数,到了十他会告诉我十加上一个一叫十一,然后,又问我一过了是几,就这样,在父亲的耐心指导下,我学会了数数,学会了加法。   “孩子的教育不要急于求成,最重要的是坚持,你切记教孩子千万不要烦躁,一定要慢慢来,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孩子学会了你教给他的一切,这时候你的成就感足以抵消你付出的辛苦,时间会让你收获喜悦的。”三十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仍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父亲和母亲关于我们的教育问题产生争执时说过的话。   弟弟说,从小到大,在他的印象中,父亲脸上总写着两个字“严肃”,好像对他总是严厉过对我,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父亲和女儿比较亲的缘故吧,在我印象中父亲一直是慈祥的可亲的。父亲对我们表面上看似漠不关心,其实他心里却时刻牵挂着我们,如春风化雨,虽润物,但总是悄无声息。父亲那份不言不语的爱总会让我有一种无言的感动。   如今,岁月这把飞刀在父亲的身上雕刻出深浅不一的痕迹,当年精力充沛的父亲也被岁月侵蚀得憔悴不堪,就连曾经那头让他引以为豪的黑发也慢慢变成了银发。 陕西哪家医院能治好羊癫疯洛阳哪家医院能把癫痫病治好的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疗羊癫疯太原治癫痫病在哪好